刚刚更新: 〔鸿蒙雄主〕〔仙帝归来当奶爸〕〔言安希慕迟曜〕〔烽火佳人:少帅的〕〔放肆的那几年〕〔霸道总裁宠上天〕〔万界美食之神级餐〕〔至尊帝少的盛宠〕〔农家小寡妇:带着〕〔最强升级〕〔天龙武神诀〕〔女教师的贴身高手〕〔孕妻当道:总裁深〕〔重生成蛇〕〔近身妖孽兵王〕〔蜜爱娇妻:闪婚老〕〔南北杂货〕〔宠妻如命:霸道老〕〔妃倾天下:王爷请〕〔霸道老公宠妻上天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从课本走向历史 第一三九章 丢了魂的西门大官人
    听到西门庆的话,王婆暗自里撇嘴,什么叫落到狗嘴里?

    武大这样的人若是再配不上那妇人,谁还能配得上?能嫁给武大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男人家,又不是女子,长那般好看做什么?只要能挣钱能养家,家里不过得恓惶,知道为了这个家去拼杀,就够了。

    武大如今挣钱的本事,你一个不过开生药铺有些钱财的土财主,那里能比的上?

    人家半月挣得都比你一年多,哪来的脸在这里说什么好羊肉掉进狗嘴里。

    势利眼王婆在心里狂撇嘴,脸上却带着笑道:“自古道:‘骏马拖着痴汉走,巧妇常伴拙夫眠。’月下老偏生要是这般配合……”

    西门庆止住这个话头道:“王干娘,我少你多少茶钱?”

    王婆道:“不多,由他,歇些时却算。”

    西门庆又道:“你儿子跟谁出去?”

    王婆道:“却是有些羞于开口,跟着一个客人淮上去,至今不归,又不知死活。”

    西门庆道:“却不叫他跟我?”

    王婆心中冷笑,这泼才果然不是好人,指望用这些小恩惠来说动老身来为你勾搭良人?想瞎你的狗眼!

    且不说这妇人如今被武大收拾的服服贴贴,根本不会理会你,就是理会了,凭借武大现在的能力再加上一个打虎的都头做兄弟,谁人敢去招惹他?

    这厮不知死活,升起这份心思,谁还敢把自己的儿子往他身边送?不是赶着往事上凑吗?

    王婆心里这般想着,脸上带笑道:“若得大官人抬举他,十分之好,只是前些日子,老婆子已经为他找到了去处,就是武大的结拜兄弟处,唤作金钱豹子汤隆的。

    他在不远处开了一个铁匠铺子,手艺十分的好,老婆子就动了心思,自央了他同意。

    若是知道大官人这里的好去处,老婆子哪里还会费这功夫,白折了几顿好茶饭。

    只是如今已经在那里应承下了,也不好再反悔,但是辜负了大官人的一片心意。”

    王婆说这事倒是真的,其实她一开始是准备把自己儿子说去帮忙酿酒的,但这样的机密事情王庆怎会让他参与?后来左右想想,就把这事推到了汤隆处。

    看过原文的王庆知道,王婆当初帮忙给西门庆牵线的时候,曾经定下了十分计策,这十分里面只要有一分不成,那场轰动了几百年的事情就不会发生。

    仔细想想,这件事里每个人都有错,甚至于就连最终的受害者武大都脱不了干系。

    王婆的错在于为了一些小利益就去行这样诛心之事,西门庆的错在于管不住下面的家伙,潘金莲的错在于这山巴那山高,而武大的错,就在于没有理解什么人玩什么鸟这句话。

    现在王庆过来了,依靠着他的努力,武大本身和潘金莲已经被改变,隔壁的王婆本就是一个势利的人,以前武大那般的人她自然敢欺辱于他,现在做出了这般事业,即便是在给她一个胆子,也不敢如此行事。

    所以说,男人强大一些还是很有必要的。

    其实也不止是男人,每个人都要自身强大些,才是最好。

    王庆原本才到这里的想法是不理会王婆,甚至心里还存在着只要她敢招惹自己,就一定会让她生死两难的打算。

    但随着接触的增多以及仔细分析那件事情之后,他觉得王婆这样的人其实很好操控,也就改变了主意。

    事实证明他的想法是很正确的,至少再次遇到相似的事件时,王婆表现出了与文中截然相反的反应。

    西门庆听王婆这般说,不由的有些气恼,但心里挂念着那个令他心动的妇人,还有用得着她的地方,因此上也不好发作,只当作不明白王婆话里的意思,寻思一下,又开口道:“干娘年纪也不小,不知道可曾置办下送终衣衫?若是没有时,我这里刚好有些银钱,干娘拿去自置办些意料,也好防备后事。”

    王婆现在是铁了心不去得罪王庆,虽然对西门庆说出的条件有些意动,却还是笑道:“让大官人挂念了,这衣衫老身两年前就已置办下,倒是辜负了大官人这份心意……”

    两人明里暗里说了许久,这西门庆见王婆终究是不肯松口帮自己,这种事情他又不好明说来强迫,只得吃了一碗茶怏怏的离去。

    但自此就像是中了毒一般,想要寻到狮子楼里吃酒,那二锅头已经断了好几天货,吃别的酒,只觉得如同喝水一般,没有丝毫滋味越吃越是心烦。

    回到家里把自己婆娘按到来上一阵,只觉得索然无味,每次都是草草了事。

    心里的一团火气没出发,每日里不知觉的就往紫石街里寻摸。

    潘金莲也是一个极为聪慧的人,当日初见时就觉得这人不光彩,后来又听王婆含蓄的说了一些,这几日里她也从窗子缝隙里瞧见这人老在这里走动,更是气恼,心里倒更是想起王庆来。

    只道大哥在家时,来到这阳谷县后,还不曾遇到这样的浪荡子,如今不过离家月余光景,就有这样的人前来纠缠,果然是欺负自己屋里没男人!

    自从王庆走后,她寻常就不出门,如今更是打定了主意,不和这人分说,只待王庆到家后再做理会。

    汤隆也将这件事看在眼里,本想要出言警告或者是将这人打上一顿,但一来王庆武松二人都不在家他一个外乡人没有太多的根基。

    二来这西门庆每日只是在这里寻摸,并没有真做出什么事情来,道理上也说不过去,因此也就一直冷眼旁观,只待这人做的出格了就出手。

    紫石街的人自从王庆来到这里发迹之后,就没少受到王庆照拂,如今说起武大来,更是没有一个不称好的。

    有心想要对西门庆说些什么,但一来自己势弱,又跟武大家没有直接的亲属关系,二来众人也惧怕这西门庆是个泼皮,人有钱,又在县衙里有不少关系,本身又不是个善茬,因此上倒也是不敢撩拨虎须。

    但暗地里的帮助还是不少的,比如这几日的潘金莲的吃食就是街坊家的妇人送过去,根本没让潘金莲出门。

    而每次只要这西门庆一来,这些街坊们就会自觉不自觉的往门边凑,不论是走路还是说话办事,都比平日里大上好多,特别是间壁开银铺子的姚文卿姚二郎,更是把小锤敲得叮叮作响。

    西门庆对此是深恶痛绝,却又无可奈何,只得忍住心里的焦躁,去王婆店里吃茶。

    对于这些事情,王庆从孟州回来的晚上,就都知晓了,谢过诸位街坊的好意,晚上好好的折腾了一番潘金莲后,抱着恬然入睡的妇人,王庆看着黑黑的帐子顶,不由的无声冷笑起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回流大时代〕〔大唐颂〕〔我有奈何桥〕〔超级鉴宝师(风乱刀〕〔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逆天炼丹师:妖神〕〔一生为你空欢喜〕〔重生之娇宠小军妻〕〔龙裔的轨迹〕〔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妖娆炼丹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