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1号宠婚:军少追妻〕〔绝境逃生〕〔雷神皇〕〔蔺先生,一往情深〕〔盛世为凰:暴君的〕〔萌妻不服叔〕〔医痞农女:山里汉〕〔盛宠皇妃:夫君,〕〔惹火狂妻:邪帝,〕〔逆天千金之制霸豪〕〔重生悍妇〕〔国民男神是女生:〕〔娇娃联盟:小妻超〕〔重生之全能男神:〕〔先婚后爱之独宠世〕〔首席独宠:军少的〕〔尸王噬宠:妖女要〕〔绝色毒医王妃〕〔绝世符神〕〔我的姐姐很弟控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四十九章 真是个禽兽
    木九久一阵窒息,感觉肺部的空气都被身上的家伙吸空了,这具身体太弱了,她所有的挣扎都是白费力气。

    感觉到她似乎没了呼吸,他忙松开她的唇。她条件反射的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慧明轻笑“那天我就是这感觉,你真的差点弄死我。”

    呃!木九久气结。

    气喘吁吁的说道“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好不好?你知道我那时候中了药,根本没意识,只是求生的本能而已。”

    “可是我有意识,”他开始亲吻她的脖子。

    她浑身一阵颤抖,强忍着不轻吟出声,羞怒道“所以舒服的是你,我才是吃亏的那一个,你别懒着我了!”

    慧明闻言身体一僵,周身寒气四起,抬头怒视着她,眼里似要甩出冰碴子来,牙齿咬的嘎嘣直响,“你怎么如此不知羞耻!”

    “你知道羞耻,当时怎么还让我得手了?还几次三番半夜跑到我房里来?是不是也去过别人的闺房呀?”木九久毫不示弱。

    慧明说不过她,低头用唇堵住她的嘴,带着怒气和执着,粗暴而热烈。

    木九久被他吻的又喘不过气来,忍不住哼一声。

    这一声像一支燃着的火柴掉到汽油上,慧明觉得“轰”的一声,浑身就淹没在火海里,呼吸更加急切粗重。

    木九久感觉到他身上炽热的温度,不可描述的地方慢慢的膨胀,最后抵在她的大腿上。

    不好!木九久张嘴狠狠咬住他的嘴唇,他因精虫上脑分了神,一个躲避不急被咬了个结实。

    “嗯!”他痛的闷哼一声,一股甜腥的味道充斥了整个口腔,拉回了他的理智。

    他像被针扎一样跳下床,闪身到了窗前,悄无声息的跃了出去。又羞又怒在夜风中疯狂奔跑,渐渐散去身上的热气。

    木九久保持着那个姿势仰躺在那里,平复了一下心绪,才咬牙骂道“真是个禽兽!这具身子还是个干瘪的小女孩儿,这都能起反应!”

    她此时完全忘了那晚就是这具干瘪的身子像只女色鬼一样疯狂蹂躏折磨人家的事了。

    被他这么一闹,完全没了睡意。只好起来锻炼身体,一边练瑜伽一边想,明天得做个沙袋,尽快提高体能。

    寻找戒指的事也刻不容缓,这里虽然有她做梦都没梦到过的亲情,有让他砰然心动的美男表哥,不过还不足以让她心甘情愿的留下来,她还是想回到那个文明发达的时代。

    不过从哪里入手呢?首饰店?珠宝行?她是在古墓里得到那枚戒指的,有没有可能在古董店?

    翌日一早,给沈夫人请过安就带着黄氏、小桃、采诗上了街。

    除了逛首饰店、珠宝行和古董店,当然也顺便逛了其他店铺。

    这里对女子的行为限制的很苛刻,觉得穿男装出来很方便,又去了成衣铺子买了里外好几套男装。然后又买了些男子的发冠、发簪等配饰。

    觉得这里做菜的调味料太单调,就是些葱、姜、蒜,八角、花椒、辣椒、孜然等还没应用于烹调,就在杂货铺、药铺里把调料买了个七七八八。

    黄氏看着马车上大大小小的包包,疑惑的问道“这些香料能做吃食?”

    “当然!”木九久的厨艺一般,她虽然自小接受了非常系统而全面的特务训练,野外生存倒是常年训练的科目,但唯独没有厨艺这一项。

    不过民以食为天,这生存第一大事,耳濡目染的也能应付自己的生活需要。

    黄氏诧异“小姐是如何知道的?”小姐自小哪里进过厨房?这些事是连问也没问过的。

    木九久心里一惊,但面上保持着平静,“书上看到的,我前几天看地理志,上面记载有个地方的美食就用这些做佐料。”

    突然透过车窗的绡纱看到街道对面一个熟悉的欣长身影,她眼睛一亮,放柔了声音喊道“非墨表哥!”

    顾非墨站在一个酒楼前,听到声音施施然回过头。

    春日的阳光暖融融的洒在他身上,干净而透澈,仿佛连日光都为之失色。特别是那双温润柔和的墨玉色眸子凝望而来。被那样的双眸凝望,直教人心情也跟着愉悦柔和起来。

    当看到她戴着帷帽从马车下来时,那双黑眸略微一愣,瞬间绽放出明亮欢喜的色彩,整个人都洋溢着一种由内而外的喜悦,连周围的气息都变得欢快起来。

    “九久,”顾非墨看到木九久确实很愉悦,使得他身上的气息越发的隽秀和煦,如清风明月拂过心头,泛起丝丝涟漪。

    木九久对自己加速的心跳感到恼怒,竟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样不淡定。她可是在血和汗里摸爬滚打出来的王牌特工啊,从记事起就镇定自持、冷漠寡情,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今天这是怎么了?。

    木九久忙转移注意力,看了一眼富丽堂皇的的酒楼,“表哥是在此会友么?”上面的匾额上写着‘归去来’。

    “约了个老友叙旧,”顾非墨不舍的看了木九久一眼,他现在想和她一起吃饭,但是早约了人也不好推,更不想让木九久和外男同桌而食。

    木九久明白他的想法,体贴的说道“没事的,你忙吧。”

    顾非墨个子很高,垂下眼帘看着她微笑道“你也在这里吃吧,另外找个雅间,我请客。”

    “嗯,”她微仰头看到他长长弯弯的睫毛忽闪忽闪的,脸上几乎能感觉到他的呼吸。那秋水般澄澈的目光对上她的目光立刻移开,她看到他慢慢发红的耳根。

    这货竟然害羞了!太可爱了!如果被她狠狠蹂躏一通,他会是什么样子?

    顾非墨被她火辣辣的目光烧的脸红起来,轻咳道“进去吧。”

    竟对这么纯净的人动那么邪恶的心思!木九久在心里鄙视了自己一番。

    “吆!非墨的脸怎地这么红?”一道浑厚悦耳的声音传来。

    循声望去,一个身穿月白色暗绣流云纹锦袍的英俊公子施施然而来。

    他金冠束发、肤白圆脸、墨眉桃花眼,高鼻梁薄唇,眉宇间含了三分书卷气,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手里摇着一把折扇,自有一番风流公子的气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