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1号宠婚:军少追妻〕〔绝境逃生〕〔雷神皇〕〔蔺先生,一往情深〕〔盛世为凰:暴君的〕〔萌妻不服叔〕〔医痞农女:山里汉〕〔盛宠皇妃:夫君,〕〔惹火狂妻:邪帝,〕〔逆天千金之制霸豪〕〔重生悍妇〕〔国民男神是女生:〕〔娇娃联盟:小妻超〕〔重生之全能男神:〕〔先婚后爱之独宠世〕〔首席独宠:军少的〕〔尸王噬宠:妖女要〕〔绝色毒医王妃〕〔绝世符神〕〔我的姐姐很弟控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五十三章 看你表现
    木九久像在沙漠里断水断粮了十天见到绿洲似的,两眼放着蓝光儿的看着慧明食指上的蓝宝石戒指,急切的抓住它就往下撸。

    可是,摘了半天,戒指还好好的在他手指上是怎么回事?

    她困惑的抬眼看着他此时看起来更加英俊的脸庞,突然咧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大师?可不可以把它摘下来让我看看?”

    只要摘下来,往手上一套,然后就回去了!

    海边别墅!豪车!巨额存款!二十六世纪的文明时代,她要回来啦!

    她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渴求的看着他,还紧张的吞了一下口水。

    他疑惑的看着像只求投喂的小宠物般的木九久,她把他的手抱着胸前,一只手保持着撸戒指的姿势。

    他忽的一笑,“我不叫大师,叫云沐风。”

    “哦!好名字、好名字!云沐风,沐风!”她识相的很狗腿儿的笑着,“沐风,可不可以把它摘下来让我欣赏一下?”

    云沐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在我手上看不行么?”

    这个戒指对她意义不一般,她见过?可是这是他母亲的遗物,他从来没离身,她又怎么见过?

    “不行、不行!”木九久继续努力撸戒指,他手指微微勾着,就是摘不下来,她嘟着嘴,用雾蒙蒙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他,“沐沐、风风,小云云!就摘下来让人家看看嘛~”

    她开启撒娇、卖萌模式。

    她一向是彪悍炸毛的样子,此时的样子真的很可爱。他的心被她看的软成一滩水,“好!”

    她眼睛蓦的一亮,松开他的手,搓着手等着他摘下戒指给她。

    “不过不是现在,要看你表现,让我高兴了,别说看就是送给你也有可能。”看她眼里的亮光慢慢黯淡下去,脸也随之垮下来,他眼中的笑意更大了些。

    木九久拉着脸很认真的问道“你怎样才能高兴?”不会让老娘诱惑你吧?

    他也很认真的想了想说道“我自幼出家,一向无欲无求,得好好想想才能回答你。”

    我呸!去你大爷的无欲无求!那些整人、害人的毒药是谁配出来的?谁特麽对老娘又亲又啃的?昨晚谁特麽有反应了?

    不过现在不是发作的时候,把戒指拿到手最重要,她深吸一口气,淡淡道“那你想好告诉我,”靠在软塌上,拿起那本书,“慢走不送!“

    云沐风看着前后态度急转弯的木九久,咬牙道“真是个狠心的小妖精!”伸手又挠了她脚心一下,暖昧的缓缓道“晚上等我!”

    “滚!”木九久抬脚就踹,却踹了空,他已经闪身翻出了窗子。

    有武功了不起啊?会轻功了不起啊?早晚老娘把你的手指头剁下来,把戒指拿到手!

    黄氏端着燕窝进来,把燕窝盅放在茶桌上,看到上面放着的锦盒和手镯,她拿起手镯打量着,“这手镯倒是精美,金和玉成色都极好,这是哪里来的?”

    木九久的贴身东西,黄氏都清楚,知道瞒不了她,木九久说道“刚得的,你把这盒子和镯子收好,不要让小桃知道。”

    黄氏虽然心里纳闷,没见有人来,怎么就多了两样东西。但见木九久不想说,也就不再追问,拿着东西进了内室。

    宁王府的漱玉阁。

    宁王从奢华的浴池里站起身,不着丝缕,线条完美的躯体泡的有些发红,头发完全束起,显得那张俊美到人神共愤的脸更加魅惑众生。他在氤氲的热气中如同上帝刚刚完成的一件得意作品般赤足缓缓走出。

    一个头发不到寸许的英俊男子坐在池边的木床上,棱角分明的脸庞被室内的蒸汽熏得有些发红,剑眉微皱,薄唇微抿,凤目轻蔑的看着从弥漫的蒸汽中走出的美男子,“就不能遮一下吗?”

    宁王勾唇一笑,露出浅浅的梨涡,斜卧到木床上,姿势非常撩人,“不是出家人四大皆空么?怪不得赫赫有名的慧明大师要还俗,原来六根不清净。”

    云沐风冷哼一身站起身,“躺好!”

    宁王乖乖躺好,如玉的躯体伸展开来,微红的脸如桃花一般娇艳欲滴,一副任君蹂躏的样子,“都说我长得像你呢。”

    “施主如此雌雄莫辨,哪里像贫僧这般阳刚英俊,”云沐风打开一个药盒,把药膏涂到他身上,慢慢按摩,药膏被已经蒸开汗毛孔的肌肤迅速吸收。

    “呵呵呵,”宁王笑出声,胸腔剧烈起伏,“你脸皮这般厚,佛祖知道么?”

    云沐风把针包打开,取出一根寸许长的银针,找准位置迅速刺下去。

    “啊!”宁王一声惨叫,住了嘴。

    云沐风迅速的把一根根银针刺入穴道,不一会儿宁王就成了闪着银光的刺猬。他咬着鲜艳欲滴的红唇,指甲陷入床板,浑身的剧痛让他浑身颤抖,细密的黑血从银针根部渗出来,“得多长时间?”

    云沐风盘腿坐到一个蒲团上调息,“每天半个时辰,辅以汤药,至少二十天。以后还要继续服药半年去除余毒。这蚀髓毒都快二十年了,不是几帖药的事。”

    蚀髓毒发作起来,就像骨头寸裂一样痛彻心骨,一开始一月发作一次,后来发作的时间间隔越来越短,最近一年来一天发作三四次。再忍一个月就能摆脱这生不如死的痛苦,心里真是畅快。

    “幸亏智空大师找到了解毒方法,不然我大限也到了!”宁王咬着牙关忍着如虫蚁咬噬般的疼痛,“莫要浪费了这一池的珍贵药材,你也泡一会儿吧。让你跟我一起泡还不乐意,年纪一大把了像个毛头小子一样扭捏,好像我要把你怎么着一样。”

    云沐风冷冷说道“一会儿起针时你就知道对我不敬的后果。”

    “本王看咱俩不光长的像,这睚眦必报的性子也像,”宁王痛的额头出了一层薄汗,“念段经文静静心,我痛!”

    云沐风垂下蝶翅般的睫毛,薄唇微启,清越如钟磬般节奏分明而又平缓的读经声如同天籁之音,让他慢慢的入神,忘了疼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