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火影之医者日记〕〔在现实中开BOSS〕〔武欲封元〕〔矿世英雄〕〔从励志到丽质[重生〕〔1胎2宝:墨少,别〕〔诱宠鲜妻:老婆,〕〔帝妃临天〕〔神医小萌妃:帝尊〕〔99次逃婚:顾少,〕〔超时空微信〕〔都市之无上医仙〕〔隐婚蜜宠:傲娇老〕〔武逆焚天〕〔三界微信群〕〔热血仕途〕〔极品狂医〕〔特战之王〕〔玄学天师的开挂日〕〔蔷薇色的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五十八章 这丫头不傻
    公孙漠淡淡看着木九久端起酸梅汤,缓缓放到嘴边,手紧张的握成拳,但眼神里带着不确定。

    木九久突然想起什么,又把酸梅汤慢慢放到桌子上。

    肖雪莹的眼神也随之暗淡下去。

    公孙漠嘴角微勾,骨瘦如柴的手端起热茶,轻抿着。

    木婉云眼底失望之色一闪而逝,微笑道“九妹妹,肖小姐如此诚心,你就不要生气了,把酸梅汤喝了表示一下。”

    木婉宁一脸的漠不关心,走到一个小姐身边,品评她案前的画。

    木九久淡笑道“不是以茶代酒么?我喝酸梅汤好像不对,应该喝茶。”说着端起手边的茶盏。

    木婉云有些失望的看像肖雪莹,见她嘴角带着一抹嘲讽,眼底闪过势在必得,暗暗松了一口气。

    木九久眼角的余光将她们的表情收入眼底,手一动茶盏掉落在桌子上,“哎呀!茶水太烫了,我没拿稳。”

    木婉云失望之余有些脑怒,嘲讽道“九妹妹不想接受肖小姐的道歉就直说,何必糟蹋东西?”

    公孙漠轻咳了一声,嘴角带笑的说道“无妨,天气热,茶水凉的慢,九小姐一时失察也是有的,”又对身边的小厮吩咐道“清风,你去把九小姐的桌案收拾一下。”

    清风带着一个小丫鬟过来,把木九久桌子上所有的东西都撤下去,擦干了水渍,重新换了一套茶具、点心。

    肖雪莹的脸色垮下来,暗暗瞪了公孙漠一眼,也不再纠结木九久是否喝茶,起身转头靠在栏杆上赏荷去了。

    木婉云则扭着腰肢、迈着莲步走到太子跟前看他继续作画。

    木九久端着丫鬟新斟的茶远远的冲公孙漠举了举,意有所指的说道“谢五公子体恤。”看样子他知道了公孙慧几人的猫腻儿。

    公孙漠淡笑着点头回应,这小丫头不傻嘛,看样子自己拖着病体过来有点多余了。

    宁王慵懒闲适的靠在椅子上,侧头对云承睿低声说道“这还是个小狐狸,有意思。”

    云承睿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折扇,斜了他一眼,“你别打她的主意,她可是你未来皇嫂。”

    宁王冷睨了他一眼,“本王府里美女如云,可不会对这样的柴火棍儿感兴趣。“

    云承睿看着木九久,神色莫名。

    公孙慧换好衣服回来,看到木九久若无其事的吃点心、喝酸梅汤,疑惑的眉头皱了皱。不是说好把东西下到茶具上吗?怎么她还好好的坐在这儿?

    肖雪莹见她过来,和她对视一眼,微不可查的摇摇头。

    公孙慧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然后抱歉的对木九久笑笑,“九小姐,我听奴婢们细说了刚才的情况,的确是我不小心。是我错怪了你,对不住了。”说着还福了福身。

    你是不是刚才脑子进水了?你自己是不是不小心还让丫鬟告诉你呀?木九久淡笑,“没关系,都怪我力气小,没拉住你。”

    “木九小姐果然大度,”公孙慧好似松了一口气,“你第一次来这芙容别院,不如我带你到处转转,这里曾是皇家别院,景致美不胜收呢。”

    木九久正要接招儿答应,只听云承睿说道“本世子也是第一次来,也一起去游览一番。”轻摇折扇,惬意又潇洒。

    她只想带木九久去!公孙慧眼中闪过失望和怨怼,神色微僵,进退两难。

    佯装赏荷却注意这边动静的肖雪莹说道“太阳这么大了,还是这里凉快,十表姐还是不要去了。木九小姐身子弱,若是中了暑气,你这东道主可就难辞其咎了。”

    公孙漠淡淡的说道“肖小姐言之有理,惠儿还是安分点儿,别忘了母亲那天的话。”话里带着警告的意味,苍白的脸上却清雅淡然、无波无澜。

    公孙慧的脸色白了白,咬牙福了福身说道“谢五叔叔提点。”因为寿宴那天的事,大长公主对她好一顿训,罚抄的两部经书还没抄完呢。

    太子的画作已经完成,两个太监小心的拿起画纸举起来让大家鉴赏,不必说,自然引来几个小姐和公子的大加赞叹。

    画的就是眼前的荷塘,两只乌篷小舟穿行其中。荷花上落着几只蜻蜓,水里除了几只不知名的水鸟还有一对戏水的鸳鸯。

    木九久暗自点评一般,若是能带回现代还能值几个钱。

    木婉云一脸的崇拜,笑道“太子画的真传神。”

    公孙慧不屑的白了她一眼,“这鸳鸯肯定是太子和太子妃吧?还真是恩爱。”虽然她们暂时结成了同盟来对付木九久,但并不代表她能容忍这狐狸精在她面前勾搭太子。

    木婉云的笑容僵了僵,委屈而幽怨的看着温润浅笑的太子。

    太子看向木九久,木九久侧过头去假装欣赏满池的荷花。

    木婉宁嘲讽一笑,看热闹不闲事儿大的说道“和太子鸳鸯成对的自然是太子妃了,太子这画上还没题字,不如让九妹妹题上一首诗岂不是完美之作?”

    木九久天生蠢笨,字倒是会写,吟诗作赋做梦她也做不出。

    木婉云眼睛一亮,“七姐姐言之有理,九妹妹不如作诗一首,太子这幅赏荷图也有意义了。”

    她自小病着,没上过几天家学,最多做个打油诗贻笑大方而已。

    太子为难的看向木九久,说道“罢了,还是孤自己随便写一首上去。”

    这明显的维护,激怒了木婉云和公孙慧。

    木婉云撒娇道“太子自己题诗哪有未来太子妃题的有意义呀。”

    公孙慧斜睨着镇定自若的吃点心的木九久,嘲讽道“莫不是木九小姐腹中毫无点墨?”

    肖雪莹掩嘴笑道“连首打油诗都做不出么?做不出请十表姐代劳也行,十表姐可是才女呢。”

    公孙慧被她恭维的很受用,立刻摆出了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既然被五叔叔搅乱计划,让她当众丢人现眼也不错。

    公孙漠轻轻蹙着眉毛,他可以不让她在这里受到人身伤害,但眼前的情况他真的帮不上忙。

    太子觉得很没面子,眼底浮起一丝羞怒,她心无点墨,的确不配太子妃之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首席律师〕〔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重生八零:媳妇有〕〔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