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朽凡仙〕〔明日传奇〕〔都市之最强狂兵〕〔一念原罪〕〔透视小神棍〕〔重生神豪奶爸〕〔修真狂医在都市〕〔超人末日未来〕〔我的老公是条蛇〕〔霸道老公宠妻上天〕〔异界升级成神〕〔阴间商人〕〔乡野小神医〕〔夜游记〕〔凡人修仙之仙界篇〕〔超级神医在都市〕〔神医小萌妃:帝尊〕〔嫁给暗恋我的路人〕〔我在聊斋做鬼王〕〔纨绔子科举生存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五十九章 给五公子一个面子
    木九久将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原主就是遇到一次又一次的这种情况,才变得越来越沉默,越来越自卑。

    而她虽然自小在训练营长大,没接受过义务教育、没参加过高考,没上过大学,但该掌握的知识可一点都不少,甚至多的多。自己做不出精词佳句,古诗词还是能记得几首的。

    她把点心咽下,喝了一口茶,说道“我倒是得了一首。”

    肖雪莹冷笑一声“呵呵!那木九小姐赶紧把你的大作念出来让大家见识一下!”

    木婉云对太子柔柔说道“太子,说起来臣女自小还没见过九妹妹作诗呢,今天倒是沾了太子殿下的光了。”

    云承睿见木九久黑而亮的大眼睛里是自信和宠辱不惊的镇定自若,不由得期待起来。

    木九久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吟出自己最喜欢的李清照的词“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 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 惊起一滩鸥鹭。”

    公孙漠眼睛一亮,赞道“有静有动,好词!”

    云承睿也点头“有情有景,好句!”

    太子刮目相看的看了一眼木九久,提笔就要往画上写。

    木婉云娇笑着阻止道“太子,云儿觉得这首词和这画的意境不符呢。”

    公孙慧也说道“画上是白日,不是傍晚,也不是夜里,确实不符。”

    肖雪莹轻蔑道“莫不是知道来这里会吟诗作画,临来请人做的吧?”

    大家都知道原主不通文墨,此时大多数人露出了然的神情。

    木婉宁嘻嘻笑道“九妹妹不如再想一首。”

    木九久轻笑,淡淡的又吟出一首白居易的诗“菱叶萦波荷飐风,荷花深处小舟通。逢郎欲语低头笑,碧玉搔头落水中。”

    “天哪!都把荷花写活了!”

    “太有意境了!”

    “妙啊!”

    众人哗然,露出震惊欣喜的神情,有的公子忙让自己的小厮准备笔墨,记录下来。

    木婉云几个的脸色难看起来,那又恨、又妒、又拿她没辙的神情让木九久心情大好。

    她灵动的大眼睛里露出璀璨的笑意,又念出一首“袅水芝红,脉脉蒹葭逋。淅淅西风淡淡烟,几点疏疏雨。草草展杯觞,对此盈盈女。叶叶红衣当酒船,细细流霞举。”

    好多人顾不得惊讶,连忙记下这精美的诗句,老怕错漏了一字半句。

    “怎么?难道这也是我找人事先做好的?”木九久把玩着茶盏,红唇微启,“毕竟此湖五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太子的眼中迸射出欣赏的光,“九久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木九久不置可否的一笑“太子对这几首可还满意?不满意的话我这儿还有呢。”

    千万别说不满意,老娘就能背出这么几首囫囵的荷花诗。

    她没想到的是这几首诗将被南月众多的才子广为传诵,出现在各种画作、扇面和工艺品上。

    公孙慧急忙说道“午膳时间到了,太子哥哥,咱们还是去竹楼用膳吧。”如果这蠢货真的还有,今天就更出风头了。

    木婉云闻言眼睛一亮,也说道“那里很凉快呢,房间也多,用了饭正好在那里小憩片刻。”眼神飞快的在木九久脸上掠过。

    木九久捕捉到她不怀好意的目光,心中冷笑难道她们还有后招?放马过来!姐手都痒了!

    公孙漠侧头对身边的小厮小声吩咐了一声,小厮带着远处的几个护卫先一步去了竹楼的方向。

    公孙慧和肖雪莹的脸色像吃了死老鼠一样,木婉云脸色沉了沉,眼底掩饰不住失望之色。

    不光她们失望,木九久也失望,她今天可是想以牙还牙的,谁知半路杀出个公孙漠。

    不过虽然觉得他多此一举但这个人情还是要记下的,在公孙家的别院里就给公孙漠一个面子,放这几个小碧池一次。

    既然如此木九久也不想和这些人在这里周旋,用过饭,歇息了一会儿就告辞回城。

    马车上,黄氏说道“小姐,刚才吃饭前,婢子看到三夫人的娘家侄子端木海被公孙家的护卫带出了竹楼。”

    小桃一惊,说道“端木海纨绔好色、不务正业,公孙五公子绝对不会请这样的人的,肯定是随八小姐来的。”今天太子对小姐的态度明显大转弯,一定要卖力做事,让小姐看到自己的价值。

    “莫不是她们把端木海事先藏到竹楼里,想做些什么勾当?”黄氏有些后怕,对公孙漠更加感激起来。

    木九久不置可否,“谁知道呢。”这具身子虽然弱,但一个纨绔少爷她还是能对付的了的。

    怕就怕遇到会武功高强的,所以恢复战斗力、提高武力值是重中之重。

    其次就是把戒指弄到手,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至于小非墨,还是顺其自然吧。她虽然喜欢他的形象气质,但也仅此而已。再说他喜欢的是原主,不是她。

    确定了目标,木九久毫不懈怠,并突发奇想把内功心法的吐纳功夫和瑜伽结合在一起。

    晚上云沐风从窗子里翻进来时,看到木九久正背对着窗子,单腿着地,一只胳膊伸着保持平衡,另一只手从头上抓着另一只脚形成一个圆形。

    唇角微勾,他继续敛着气息,径自坐到桌子边。

    “想好了?”木九久缓缓放下手臂和腿,然后换成另一条腿和胳膊做相同的动作。他一进来,木九久就用眼角的余光发现了。

    他对她的警觉性略感诧异,拿起茶壶自己倒茶,“想好什么了?”

    装蒜?木九久缓缓吐出一口气,“怎么让你高兴,然后把戒指借我看看呀?”

    “哦!”他优雅的放下茶壶,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今天没加料。”

    木九久一个站立不稳,差点儿就摔个狗啃泥,站定了才愤愤的问道“你昨晚来过了?”

    他面无表情的说道“是啊,不过发现你用我的东西来对付我,坏了心情,所以就走了。”

    木九久和他隔桌而坐,自知理亏,转了话茬子道“说吧,怎么才能把戒指借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