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庭最牛系统〕〔盛世独宠:黑帝的〕〔千亿宠妻〕〔邪王独宠:纨绔异〕〔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甜妻逆袭,霸道老〕〔Hello,小甜心〕〔民调局异闻录之勉〕〔飞穹剑〕〔重生九七之锦绣人〕〔萌宝来袭:总裁爹〕〔重生之乖乖做上将〕〔七实姐的日常旅程〕〔刻写永世爱你的碑〕〔仙野纪〕〔楚臣〕〔剑鸣九天〕〔99亿闪婚:豪门总〕〔雷霆之主〕〔吾道多情之众里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六十章 要废了臭和尚
    云沐风深邃明亮的眸子探究的打量着她,“你为何这么想要这戒指?”

    呃!这个问题不能告诉你。

    木九久自己倒了杯水喝了,很不耐烦的说道“我喜欢,就这么简单,借还是不借,给个痛快话!就在你面前看一下,又不要你的,真是墨迹!”

    往手上一套,姑奶奶走了,这戒指还是你的!

    云沐风轻笑一声,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斜睨着她道“你这是求人的态度么?戒指是我的,我借你是情分,不借是本分。”

    “云沐风!”木九久拍了一下桌子站起来,咬碎了银牙,“本小姐还不稀罕这劳什子了,你以后也不要出现在这里!我不想再见到你!”

    她算看明白了,自己越表现的重视,他越拿一把儿,为今之计只有先消除他的戒心,徐徐图之。

    他似笑非笑的挑了挑眉,“哦?你这是恼羞成怒了?”

    木九久毫不让步,居高临下的瞪着他,“是又怎么样?”

    她身材还没长开,单薄的中衣下一马平川,娇俏的小脸因为愤怒泛出红云,清澈的大眼亮晶晶的,像有星芒在闪动。

    云沐风目光一滞,视线在她脸上停留了一下,慢慢移开,缓缓站起来,高大的身形立刻把她笼罩阴影里,伸手去搂她娇小的肩膀。

    木九久眼底寒芒一闪,左手抓住他的肘部,右手抓肩,扎稳马步重心降低,放低右肩,左侧拧腰,垂直向下发力,摔!

    但这基本的过肩摔路数并没奏效,云沐风脚上像生了根一样,任她使出全身的力气他还是纹丝不动。

    尼玛!这种挫败感让木九久愤怒,她干脆松开手,手肘撞向他的腹股之间,今天就废了这个臭和尚!

    云沐风脸色一黑,“你想守活寡么?”

    身形后退,大手握住她的肘部,她就势转身,抬腿又踢向他下半身。

    云沐风不慌不忙的握住她的脚腕,像提小鸡子一样把她提起来,她另一只脚踹向他的腋窝,他松手后退,她趴到地上。

    见他只防御不还手,不由得更加恼羞成怒,这是瞧不起她啊?

    利落的翻了个身,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起来。抬腿踢向他的膝盖骨,拳头则冲他的面门招呼过去

    看着发疯的小野猫一样的木九久,云沐风更加确定这戒指对她非常重要,不慌不忙的接招,偶尔漫不经心的还击几招,引导着她把自己原有的招数和新学的那十二招反复的用了好几遍。

    直到她累成了狗,才捉住她的手腕轻轻一带把她拉入怀里,大手伸到她的衣里,“没二两肉,以后我和孩子要挨饿了。”

    这个色和尚!木九久暗暗咬牙,她累的连喘气的力气都快没有了,经过这一番发泄,也已经冷静下来。

    无力的翻了个白眼,“就这样你还爱不释手呢!”

    作祟的大手一顿,在她的腰上打了一下,“胡说八道!”

    她身体一僵,又羞又气的一口咬在他健硕的胸肌上,没办法,想咬他下巴,无奈和他身高落差太大,够不着。这货目测得有一米八五,而这具没发育开的身子还不到一米五。

    谁知这货的胸肌太硬,她竟然没咬到肉。

    “嗯!”他的身体抖了一下,发出一声痛哼,大手更是抱紧了她。

    情况不对!“放开我!”她松开嘴用最后的力气拼命挣扎。

    “别动!”他的声音暗哑里带着克制,身体里不可控制的起了反应。

    她感觉到这种变化,脸竟火烧火燎起来,捶了他一拳道“禽兽!对着一个孩子都能有想法!”

    他羞愤的咬了咬牙,“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不是孩子了!”嘴上发着狠,但手上的力道已经松下来。

    她趁机挣脱他的怀抱,大剌剌的坐到椅子上,灌下一杯水说道“我可是未来的太子妃,不是你的女人!”

    他大手不着痕迹的理了理身上的衣服,红着脸坐到椅子上调息平静心绪。

    木九久撇嘴脸皮越来越厚了,那晚他还羞得落荒而逃,现在竟坐下了,下次是不是就在她面前自己解决了?

    脑补了一下他自己解决问题的情景,差点被水噎到。

    片刻后他缓缓吐出一口气,说道“未来太子妃而已,一切皆有变数。”

    木九久白了他一眼,“你一个和尚有办法让太子退婚?”明明知道不可能,但她心里还是隐隐升起一丝希望。

    云沐风还有些润的凤目微眯着斜睨着她,薄唇微启“我相信你自己就能办到。”

    “滚!”木九久感到一丝失望,“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太子妃可是未来的皇后!干嘛要退婚?”

    他站起来弯腰把她从椅子上捞起来,抱向大床,“夜了,歇息吧!”

    木九久自知挣扎无用,任他拥在怀里睡去,临睡前在心里盘算着等他睡着了就把戒指偷过来,谁知许是累坏了,竟一觉到天明。

    练了一会儿功,洗了澡,在黄氏的帮助下给羞羞处拆了线。

    黄氏一直悬着的心彻底落回了原地,自内而外的露出轻松欣喜的神情,“小姐简直像换了个人似的,不过婢子很喜欢这样的小姐。”若不是她看着木九久长大,对她的特点太熟悉,不然还真以为换了人。

    木九久穿上里衣淡然说道“再不聪明些,恐怕只有等死的份儿。”

    黄氏替她系上里衣的带子,“确实是这么个理儿。”

    采诗端着梳洗用水进来,“小姐,沙袋已经做好,按你的要求吊在大槐树上了。”

    桃红捧着皂角豆跟在后面,好奇的问“那东西做何用?”

    木九久走到盆架前洗脸,“等给老夫人请安回来再演示给你们看。”

    今天是五月十五,是全家给老夫人请安的日子。在全家人面前,老太太倒没为难她,闲话了一会儿就让大家散了。

    在门口木婉云拉住她“九妹妹,听说园子里新来了一些珍禽鸟兽,咱们去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