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宠婚:蜜吻小〕〔撩一送二:总裁大〕〔修仙之重生仙帝〕〔魔法日记:魔伊传〕〔傲天弃少〕〔早安,龙先生!〕〔快穿:炮灰女配要〕〔剑鸣九天〕〔来自男主后宫的宠〕〔恋爱手册,萌妻掌〕〔喜劫良缘,纨绔俏〕〔韩先生,情谋已久〕〔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医杀手妃〕〔神医凰后〕〔慕川向晚〕〔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狂医废材妃〕〔国民男神是女生:〕〔创神纪:女王有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六十五章 要烧死她
    木九久大喜,“谢谢!”双手捧着他的脸,“啪唧!”在他嫣红的薄唇上狠狠的亲了一口,然后坐起来满眼期待的等着。

    云沐风感到有些后悔,但已经答应了,只好抿了抿唇,迟疑的从修长的手指上褪下戒指,递给她。

    她两眼放光的双手接过戒指,激动的手指都有些发抖。

    哈哈哈!终于可以回去了!

    伸出如同葱白的小手,紧张的咽了一下口水,缓缓的把戒指套向左手的无名指……

    谁知一只大手在眼前一晃,戒指就回到云沐风的手里。

    卧槽!不带这样玩儿的!

    她眼里的光彩如浮光掠影般褪去,大眼睛里盛满失望和哀怨,咬了一下嘴唇说道“试戴一下而已,你怎地这么小气?”

    他缓缓戴回到自己的食指上,抬手一弹灭了烛火,“看也看了,睡吧。”

    刚才她要戴戒指时眼里的狂喜和决绝让他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感觉她戴上肯定会发生让他后悔终生的事。

    “嗯!”她假装乖巧的点点头,躺在枕头上。

    能够让他主动把戒指摘下来给她,就算离成功近了一步。已经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用着急了,慢慢来吧。

    快二十天了,也不知二十六世纪的身体怎么样了,是植物人还是冷冻在太平间里了?或者干脆已经火化装到骨灰盒里了?那样她回去该怎么办?能再占据一个身体么?

    如果回不到原来的时空而是穿到别的地方可怎么办?一不小心到了原始社会可就麻烦了,茹毛饮血,浑身长毛,不要太恐怖!

    她走了,这具身体会怎么样?原主还能回来么?如果死了,沈夫人肯定会受不了的吧?

    胡思乱想了一阵,终于睡着了。

    黑暗里,云沐风缓缓睁开眼睛,探究而疑惑的看了看怀里的小人儿,复又闭上眼睛。

    第二天醒来,想起昨晚的事,木九久还气的咬牙切齿。

    练完功,正在院子里跑步,就见小桃从外面回来,脚步虽然不急不缓但眼底带着焦急和恐惧,暗中给了木九久一个眼色。

    木九久吩咐道“小桃,叫人准备热水,伺候我沐浴。”

    小桃点点头,去了净房。

    木九久又跑了两圈儿,也进了净房。

    小桃等送热水的粗使婆子出去,焦急道“刚才柳儿来找婢子,说老夫人和三夫人急眼了,要在老爷和少爷们回来以前把小姐名正言顺的烧死。”

    “名正言顺的弄死本小姐?”木九久坐进浴桶内。算算日子,木哲武和几个哥哥确实也快到锦城了。

    “她们说小姐性情大变,定是邪魔附体,”小桃从怀里拿出两样东西,跟木九久耳语了一阵。

    木九久挑眉,“就凭装神弄鬼就能置本小姐于死地?”

    桃红对她的不屑一顾表示很无语,“小姐,如果她们得逞,不烧死您也会把你用铁链锁起来囚禁的!”

    木九久神色凝重起来,这里的人都很迷信,必须把现代人的思维完全抛开。所谓适者生存,左右不了这个世界,就只能融入。

    只听小桃又说道“木婉云以玉竹寺那晚的晴天霹雳说服了太子,明天三老爷会约请太子、钦天监的人和一些官员过府欣赏珍惜鸟兽。听柳儿的意思,即使她们的计策不成,钦天监的人也能有理由把小姐给……”

    “让我好好想想办法,”木九久把运动后的汗洗掉,出了浴桶,接过小桃递过来的麻布巾子擦拭身上的水珠。

    小桃的眼底闪过不安和犹豫。

    难不成木婉云给了她画了更大的馅饼,她不知吃哪一个了?木九久锐利的眸子眯了眯,“不要妄想再背叛我!你找个借口出府去,打听一下那神棍的手段。”

    小桃的手哆嗦了一下,“婢子不敢!”拿过衣服,伺候她穿衣。

    吃过早饭小桃就出府了,木九久则带着黄氏和采诗去了梧桐院。

    这个局有点大,必须获得沈夫人这个当家主母的协助才能彻底拔了那老虔婆的爪牙。

    沈夫人听了气的猛拍了一下椅子扶手,“真是欺人太甚!以为大将军府只有女人就任她们作怪了么?”

    木九久连忙给她拍背顺气,“母亲莫气,女儿有信心对付那神棍,但钦天监的人女儿左右不了。”

    沈夫人沉吟了一会儿,眼底闪过一抹异色,“母亲会想办法,你回去吧。”

    木九久前脚出了梧桐院,后脚施嬷嬷就拿着沈夫人的亲笔书信出了府,避开大路,七拐八拐的出现在安王府的后门。

    翌日一早,云沐风还没走木九久就醒了,正要起床,就被身边的人箍在怀里,“怎么如此早?有事?昨晚练功你就有些心不在焉。”声音带着初醒的暗哑。

    木九久不耐烦的推开他,“今天老娘若被人烧了,你就死了心,以后抱别人睡去吧!”

    “哦?谁这么大胆,敢烧我的女人?”云沐风睡眼朦胧的眼底闪过摄人的暗芒。

    木九久下了床,“还不是那些没本事只知算计自家人、窝里斗的傻x!我得提前做好准备,不然真要被她们搞死了。”

    沈夫人今天也请了京中的贵妇、贵女过府赏那些京城很难见到的珍稀鸟兽。一时大将军府门口车马如云,园子里游人如织。

    王老夫人听说,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觉得哪里不对,但也说不出究竟哪里不对。但箭在弦上,现在收手已经来不及了。

    在大将军府花园的一大片草地上,架着一口大锅,锅里不知是什么东西,锅下架着木柴,烧的正旺。前面不远处摆着一张桌案,上面摆着香炉、符咒、桃木剑、降妖铃等物。

    一个仙风道骨的道士站在桌案后,微眯双目,双手合十的念念有词。

    那道士头戴紫阳巾,身穿八卦衣,手持佛尘。鹤顶龟背、凤目疏眉、面色红润、神态飘逸、气质非凡。好一副超然出尘的仙风道骨!

    这架势立刻引得游园的官员、公子和贵妇、贵女纷纷围过来看热闹。太子带着一个身穿青色锦袍、蓄着山羊胡的中年男子也围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