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游之秒杀天下〕〔总裁的麻辣小妻子〕〔我的绝色冰山总裁〕〔萌宝上线:爹地,〕〔帝火丹王〕〔阴缘:鬼夫难缠〕〔都市妖孽神豪〕〔我真是良民〕〔大明钉子户〕〔女总裁的最强兵王〕〔嫡女涅槃:王妃,〕〔神帝归来〕〔穿越之我的多情王〕〔穿越小王妃〕〔总裁娇妻太撩人〕〔冷酷王爷:倾城娇〕〔总裁佳妻惹不起〕〔名门婚宠:半路娇〕〔爱你个人好难〕〔末日之无限逃杀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六十九章 取消赐婚
    皇上冷飕飕的免了皇后的礼,给太后行礼,“母后。”

    太后虚扶了一把道“皇上不必多礼,王老夫人的诰命不能削啊。木老爷子曾是三朝元老,他去世不到两年,皇上就削了他夫人的诰命,这样会让一些老臣心有芥蒂的。”

    哼!是担心你那老妹妹在木家站不住脚吧?

    皇上背负双手道“可是朕旨意已下。”

    太后慈祥的说道“这不是还没拟旨么?”

    木九久小声嘀咕道“口谕也是圣旨!”

    皇后怒道“大胆!没让你说话竟然扰乱圣听!”

    沈夫人磕头道“皇后娘娘恕罪,小女没见过此等场面,一时心直口快而已。”

    皇上心中不快,冷冷说道“难道皇后认为她说的有错?”

    皇后连忙惶恐的跪地磕头道“臣妾不敢,臣妾不是这意思。”

    太后见皇上神色渐冷,知道他心意已决,柔声劝道“皇上还是得顾忌一下朝中老臣的感受。”

    皇后见太后只字不提太子和木九久的婚事,咬了一下嘴唇道“皇上,太子和木九久的婚事如果废了,怕是对九久的声誉不好。被皇家退婚,以后婚事艰难啊,不如让她给太子做个侍妾或者侧妃,不是正妃想必也影响不到太子的运势。”

    喵了个咪!没这么作践人的!

    木九久冷冷一笑,冲皇上磕了头道“ 臣女只听皇上的,皇上是这天下的主,金口玉言说此后臣女和太子婚嫁各不相干,臣女的婚事又怎会艰难?皇后实在是想的太多了!”

    她把‘太多’字咬的重重的,重的砸到皇上的心上皇后无非是舍不得木哲武的兵权!

    皇上被木九久的奉承也很受用,“太子和木九久的婚事就这么决定了,至于王氏,就将为三品诰命吧!”对殿内伺候的太监使了个眼色。

    太监立刻会意,去上书房让拟旨官拟旨去了。

    太后见皇上好歹也给了她面子,没再坚持,阴恻恻的瞪了一眼沈夫人和木九久。

    木九久和沈夫人出了宫,上了马车。

    木九久得偿所愿踹了太子那渣男,心中的欢呼雀跃自不必说,但想起那玄风道人的死相不由得又担心起来。

    “母亲,那道士怎么突然倒在油锅里?我当时看到似有一道银光闪过,应该是银针之类的暗器。”

    沈夫人蹙眉“此事我也不清楚,但愿仵作不会发现。你又是怎么让那些恶心东西爬到老太太身上去的?”

    “嘻嘻,女儿除了让人在沿途撒了那些药粉,还让采诗一早把药粉洒在那老太婆衣服上。”

    “我猜到了,所以才命人用水浇她。”沈夫人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母亲为我消灭了证据,”木九久被她摸的心里暖暖的,“那巫蛊娃娃的说法是不是刘监正胡扯的?”

    沈夫人脸色微红,垂眸道“是,是我找了位故人帮忙。”

    故人?什么样的故人让沈夫人脸都红了?

    大长公主府的颐养堂,所有的下人都被遣出了颐养堂,大长公主在屋内和一个黑衣男子已经密谈两个时辰了,午饭都没用。

    几个得到消息的子孙都关心过来查探,但被大长公主的心腹嬷嬷挡在了颐养堂外。感觉到肯定有大事要发生,他们也不敢离去,默默的在院子里等候。

    终于颐养堂的大门打开,大长公主一脸的疲惫从里面走出来,对定远侯说道“博儿你进来,让其他人都回去吧。”

    其他人虽然纳闷,也只好压下汹涌澎湃的好奇心乖乖回去。

    公孙博进了屋,先扫视了一圈儿,连个影子也没有。外面有不少护卫家丁,这人来去自如,想必是个高手。

    大长公主说道“你拿着本宫的信物去京兆尹走一趟,让路青妥善处理木家的案子,务必让木九久母女全身而退。”

    公孙博疑惑的等着大长公主给他解释原因,但她并没解释的意思,挥挥手道“你去吧,本宫要进宫一趟。”

    “是!”公孙博也不多问,从她贴身嬷嬷的手里接过一块玉牌,躬身退出。

    大长公主换了朝服,匆匆进了宫。在太极殿和皇上密谈了两个时辰,直到天黑才回府。

    夜色渐浓,云沐风如期而至。

    木九久正握着冰心魄匕首在练习,见他穿窗而入,立刻欺身上前,直刺他的咽喉。

    “今天玩儿的挺大啊?”他唇角微勾,轻而易举的化解了她的杀招。

    她手下不停,紧接着又出一招,“你怎知道?”

    她的招数很杂,既有现代特工训练的招式,也有他教的那十二招。穿插运用,看来毫无章法,却招招带着杀机。

    他对她进步感到惊奇,连退数步,赞道“你果真有习武的天分!”

    木九久想起什么,停了手质问道“那银针是你打的?”

    “呵!”云沐风轻笑,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他要烧我的女人,难道不该死?”

    木九久想说他只是杀人未遂,够不上死罪。但还是聪明的没跟这老古董浪费口舌,“你不知道这样会给我和母亲带来麻烦啊?就不能等他出了大将军府再动手么?”

    “你知道他接下来还有什么阴招?出了大将军府,他还不知怎样往你身上泼脏水。放心吧,善后的事我已经安排好了,”他一把抱起她,往上举了举,“你现在是自由人了,就等着做我的新娘吧!”

    艾玛!这是举高高儿吗?

    木九久大囧,虽然这具身子还没发育,可她骨子里可是现代二十八岁的大龄剩女啊!

    不对,撤销赐婚的圣旨估计最快明天才能传下来,他是怎么知道的?

    她搂住他的脖子,“你怎知道我踹了太子了?”

    “不告诉你!”他的头拱了拱她的飞机场。

    她这才发现他竟然像抱小孩子似的,她搂着他的脖子,坐在他坚实的手臂上。

    天哪!简直真是太……

    她脸色爆红,身子一动就要跳下来。

    他铁臂箍的更紧,把她放到床上,不由分说,含住她的唇,大手伸进她的衣襟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