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职业圣殿〕〔伏天氏〕〔戏闹初唐〕〔冷酷男神的傲娇妻〕〔重生舞妃:锦绣嫡〕〔痴情摘心〕〔混蛋爹地妈咪要改〕〔重生之巅峰强少〕〔大争酣歌〕〔特种兵王〕〔重生之机甲大师〕〔僵尸玄学精通〕〔总裁,你家宝宝我〕〔奉孝夫人是花姐[综〕〔都市重生之修仙系〕〔一遇北辰,一世安〕〔我有祖宗十八代〕〔贴身军医〕〔踏天神王〕〔女总裁的特种保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七十三章 大将军负伤归来
    木九久用匕首把小盆里的冰弄碎,取出一碗,放上糖、水果丁、干果、牛乳。

    “姑姑,姑姑,”小包子扯着木九久的衣角,大眼睛亮晶晶的,可怜巴巴的像个求投喂的小狗。

    “等一下哈,”拌匀了分到几个小碗内,让大家都尝尝。

    “可以用一些模具,放上竹棍,冻成冰棍来卖,也可以像这个样子放各种水果,有很多花样的!”看她们眯着眼睛惬意的样子,木九久得意道“怎么样?这是不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想想把造火药的神物用来凉快,木九久就觉得好浪费,只是,火药这东西,暂时她还不想折腾。历史有它发展的规律,火药会改变历史进程的。

    再说这种事情,大约显摆的越多,死的越快。解决生活的小事,发点小财尚可,显摆大发了就危险了。

    卫氏惊奇道“我还以为妹妹是开玩笑呢,原来竟真做出了干净的冰。我陪嫁的铺子有地段好的,这就让人腾出一间来。”

    王氏提出质疑道“冰品只有夏天卖的好,其他季节难道要关门?”

    木九久道“我还会做一种叫蛋糕的点心,松软可口,香甜软糯,老少皆宜,也可以做出很多花样,和冰品搭配着卖肯定会火。”

    卫氏笑道“无妨,不行撤了就是,只要妹妹开心,不要胡思乱想的。”

    艾玛!原来是拿个铺子让她转移注意力来了?

    原主虽然愚钝了些,在家里的人缘还不错!

    接下来的几天,除了日常练功,就是画各种图纸各种模具、手动碎冰机、桌椅、装修倒是忙的不亦乐乎。

    这天她正在厨房和黄氏几个做蛋糕,就听一阵急促纷乱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梧桐院的大丫鬟明月慌慌张张的跑进来,来不及行礼带着哭腔道“小姐,快去前院吧,大将军回来了,受了重伤,怕是……”

    木九久等人大惊,“到底怎么回事?前几天不是还收到家信么?”忙洗了把手就往前院跑。

    前院的正房前已经跪满了男男女女的人,里面有各房的姨娘、庶出女儿和孙女和一些身着戎装的兵士,都低着头或大哭或饮泣。

    门口守着的施嬷嬷看到木九久过来,立刻招手,把她迎进屋内。

    屋内或坐、或站、或跪的都是人,木九久认出跪在地上的是她的庶出兄弟及侄子们。

    没人说话,只低声哭泣。

    木九久扫了一眼,王老夫人坐在椅子上神色凝重,但眼里没有半点悲伤焦急之色。

    里面的床上躺着一个人,沈夫人坐在床边哭泣,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流着泪站在她身后,是长孙木乃梁。

    两个不知身份打扮妖娆、穿红戴绿的女人站在稍后一步。

    施嬷嬷小声说道“九小姐来了!”众人都看向她。

    沈夫人立刻哭泣着喊道“九久!快来让你父亲看你最后一眼!”

    木九久本来心里除了惋惜以外没什么沉痛的感觉,此时不知是被气氛感染了还是这身体的原本感情,竟为那个素未谋面的人感到悲伤。

    床上的人面色青灰,眼睛紧闭,确实是将死之人的面色。

    沈夫人拉过她的手,对着木哲武哭道“老爷,看看女儿,你看她一眼啊。”

    周围的哭声大了起来,木乃梁更是哭的厉害。

    木九久看到他胸前还有轻微的动静,往前走了一步,伸手翻开木哲武的眼皮,看完一只去看另一只。

    沈夫人立刻止住了哭声,不解的看着木九久的动作,其他人也看过来。

    手指摁在木哲武脖子的动脉处,木九久对沈夫人说道“这不是还有生命迹象么?怎么不救?”

    木乃梁抽噎着说道“御医们都说没救了。”

    沈夫人又哭起来。

    看木哲武的脸应该很瘦,但腹部却高高鼓起,中间有道像香肠一样的勒痕。木九久猜测应该伤到腹部,或者肠道梗阻。

    “伤到哪里?”木九久说着去解木哲武的外袍。

    周围的人被她的动作吓呆了,沈夫人抓住她的手,瞪圆了眼睛吃惊的问道“九久这是做什么?”

    这个时代就是父女在女儿七岁以后,也不能有肌肤接触的。

    王老夫人更是怒道“成何体统!败坏门风!”面上露出鄙夷之色。

    黄氏却说道“听说致命伤在腹部,当时肠子都流出来了。现在汤药喂不进去,只靠含着参片吊着命。”

    她知道木九久不是以前的木九久了,玉竹寺里也曾为自己缝好那道膜。

    木九久心里松了一口气,如果没伤到内脏应该还有救。看腹部这么胀应该是肠道的问题。

    木九久握着沈夫人的手说道“母亲,我想检查一下父亲的伤。”

    “岂有此理!男女授受不亲,你怎如此不知廉耻?”王老夫人怒喝。

    木哲霖也责备的说道“九久莫要胡闹,你想让你的父亲去的不安心么?”

    一旁那个穿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尖声说道“大将军的尸身岂能让人亵渎!”

    另一个妖娆的女人冷哼道“大将军的女儿怎地如此不堪?”

    木九久看二人没有半点悲伤之色,衣着花哨,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不禁怒从心头起,“你们是何人?”

    最先说话的女子仰着下巴说道“我们是大将军的宠妾,这几个月都是我们贴身伺候大将军。”

    麻淡!肯定是哪个官员送的玩意儿。

    “放肆!既是贴身伺候,怎么大将军受这么重的伤你们却毫发未伤?大将军看这样子受伤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二人还穿红戴绿!”木九久声音不大却充满杀气。

    两个女人一愣,随即惊慌的互看一眼。

    木九久冷声说道“我要检查大将军伤口,你们竭力阻拦,难道你们不希望大将军好?还是大将军受伤本来就跟你们有关系?”

    言外之意是在场的人谁再反对就是不希望大将军好,都给我乖乖闭嘴!

    沈夫人给木乃梁一个眼色,木乃梁上前去解木哲武的外袍。

    谁知一个女人推开木乃梁趴到木哲武身上哭起来,“大将军!妾好委屈啊,你尸骨未寒就有人容不下妾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