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宠婚:蜜吻小〕〔撩一送二:总裁大〕〔修仙之重生仙帝〕〔魔法日记:魔伊传〕〔傲天弃少〕〔早安,龙先生!〕〔快穿:炮灰女配要〕〔剑鸣九天〕〔来自男主后宫的宠〕〔恋爱手册,萌妻掌〕〔喜劫良缘,纨绔俏〕〔韩先生,情谋已久〕〔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医杀手妃〕〔神医凰后〕〔慕川向晚〕〔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狂医废材妃〕〔国民男神是女生:〕〔创神纪:女王有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七十五章 那两个女人死了
    沈夫人看木九久顾不上理她,只好和木易非、木乃梁站在不碍事的地方看着。

    木九久则割开羊肠,用黏膜下层的黏膜做了两段羊肠线,用温水洗过又在烈酒里泡过。

    这是在特工训练营学的紧急处理措施,不知道行不行,但腹腔里面缝针不能用普通的线,只好赌一赌了。

    等杨御医处理好伤口,她就拿着针穿上羊肠线,对黄氏和杨御医说道“你俩帮忙把伤口对好,如果对不齐,缝出来的伤口不好看。”

    众人恶寒,伤口还管什么好看不好看啊?

    众人看着木九久熟练的用羊肠线把肚皮里面缝好,然后用棉线把外面表皮缝好。

    针脚细密均匀,真的很漂亮!伤口立刻就不那么恐怖了。

    “涂上外伤药,然后用干净的棉布包扎好,”这些交给随军大夫就行了,他应该最熟练,“这次来不及了,以后包扎伤口的棉布必须用热水煮过,经过暴晒才行。”

    随军大夫虽然想知道原因,但还是忍住没问,点点头应下。

    现在不是请教的时候,还是等大将军好了以后再说。

    木乃梁崇拜的问木九久“祖父可是没事了?”

    不知为什么,他看到姑姑镇定自若的神情就感到安心了不少。

    沈夫人也用希翼的眼光看着她。

    这~,她不是大夫,这里真的说不好啊。

    于是眼巴巴的看着杨御医,“我父亲没事了吧?”

    杨御医捋着胡子道“现在还不能说没事,肯定要发热,过个一两天才能确定。”

    是啊,没有无菌手术室、没有消毒器具、没消炎药、也没破伤风疫苗,真的很危险啊。

    看着她苦着小脸儿,杨御医说道“不过他现在能用汤药了,也能进些汤水,恢复有望。”

    随军大夫和府医已经合力帮木哲武包扎好伤口。

    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木九久对沈夫人说道“母亲,让人进来给父亲清理一下,换上干净的衣服,开窗换一下气。现在他不宜移动,等个三四天再抬回梧桐院。”

    沈夫人点头,施嬷嬷去安排了。

    有护卫、丫鬟端着温水、抱着干净的被褥、衣服,拿着洗浴的东西进来。

    留下随军大夫、府医和两个护卫照看木哲武,几个女眷回避。

    木九久嘱咐随军大夫道“如果发热,服药不能见效,就用白酒搓手心、脚心、腋窝、胸口这些地方。”

    药物降不了温,辅以物理降温是最稳妥的办法,“尽量不要直接用冰,会留下病根。隔段时间喂些水,水里加一点点盐。”

    沈夫人对随军大夫说道“顾大安你好好记下。”

    顾大安恭敬的点头,“是!夫人。”

    沈夫人握住她的手,“这次多亏九久了。”

    木九久觉得她的样子有些煽情,搞的她心里酸酸的,“母亲哪里话,那可是九久的父亲,这不是应该的么?”

    沈夫人眼底闪过一丝异样,忙敛下眸子出了屋门。

    有个护卫就急急跑过来,道“夫人,那两个女人死了,看起来是上吊自杀的。”

    呵、呵、呵!自杀的?骗鬼呢?

    木九久说道“我们去看看,晚了说不定就让人毁尸灭迹了!”

    黄氏阻止道“小姐还是换套衣裙再去。”

    木九久这才发现穿着没袖子的衣服,虽然里面还有长袖的里衣,但在这里也算衣衫不整了。

    黄氏早就命采诗、采荷娶了木九久的衣裙回来。

    她去换了身衣裙,把换下的衣物让采荷送回衔月庭,这里是外院,人多手杂,马虎不得,若是有心人拿了小姐的衣服搞些事情就麻烦了。

    再出来时已经焕然一新,只见她身穿豆青暗秀缠枝山茶花叶窄袖短襦,十二破的齐胸襦裙一直系到腋下,石榴红的丝绦在胸前系成一对同心结,留了长长的穗子,随软风飘荡。松松绾了个单螺髻,乌压压的发间珠翠全无。

    不施粉黛,娇嫩可人,却透着一种骨子里的威严和肃杀。两种气质有所矛盾却又让人觉得理所当然。

    院子里从战场上归来的士兵见到她都忍不住肃然起敬,觉得她的气势简直堪比少将军。

    到了关押那两个女人的柴房,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将正在查验现场。

    这是木九久的庶兄七公子木易衡,是个冷峻而不苟言笑的英俊帅哥,和五公子木易非都是赵姨娘所出。

    木九久问道“七哥哥,怎么样?”

    木易衡指着其中一具尸体道“这个脖子上明显有两条勒痕,第一道靠下的勒痕围着脖子成环形,在后颈处交叉,明显就是有人在死者背后用绳子勒死的。”

    木九久仔细查看,确实如此。

    木易衡又指着另一具尸体道“这人的勒痕是上吊造成的,在脖子处,斜向上在耳后消失。应该是自缢而亡。”

    “一个自杀,一个自缢?总觉得怪怪的。”木九久蹲下伸手转动自缢死者的脖子,捏开死者的嘴查看。

    木易衡惊讶的睁大眼睛,他都嫌这女人的尸体晦气,怎么这个木讷愚钝的妹妹竟然敢摸尸体?

    “这个女人也是被杀,”木九久示意木易衡看死者的嘴,“虽然她只有一条在耳后消失的勒痕,但她舌头没有卷曲或者伸直,应该也是死后吊上去的。”

    手仔细在她身上摩挲查探,最后在她头发里发现一根银针正插在死穴上。

    木易衡赞道“九妹妹真是心细如发,这都被你发现。”

    木九久拿出绢帕细细的擦拭手指,“这两个女人你打算怎么办?”

    木易衡对她镇定冷静和从容不迫的气质感到诧异,蹙眉道“烧了。”

    “烧了?”木九久表示对这个时空的法制观念真的很无语。

    木易衡垂眸,小声道“据目前看来,这二人应该是细作。已经派人去查她们的底细了。父亲出征期间纳妾本就容易落人口舌,如果让人抓到她们是细作的证据,只会给父亲带来麻烦。”

    所以就毁尸灭迹喽?

    这便宜爹还挺花,后院姨娘、侍妾得有二十几个,还不消停,现在招两个间谍回来也是活该自己打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