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能红包群〕〔名门暖婚:陆少,〕〔美漫从超人开始〕〔子昭传之体坛大佬〕〔回流40年〕〔贼行诸天〕〔腹黑娘亲爆萌宝:〕〔暖婚似火:顾少,〕〔漫威里的农药系统〕〔道门入侵〕〔海贼之十日横空〕〔金牌特工:腹黑王〕〔超维之道〕〔都市之活了几十亿〕〔谍影〕〔农家绝世俏医妃〕〔我在香港修文物〕〔时尚大佬〕〔高冷教官:媳妇,〕〔快穿之妇仇攻略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七十八章 我也要盖章
    木九久闻言神色一凛,神色凝重起来。

    男人窸窸窣窣的整理衣衫,“上面来命令,取消刺杀木哲武的任务。”

    女人娇嗔道“怎么会这样?那我们怎么办,难道要继续过这种日子?孩子过几个月就要落地了,难不成让他管别人叫爹!”

    男人小声道“上面让我们待命,我也没办法啊,如果上面知道咱们有私情,咱们都得死!耐心等等,我会想办法的!”

    一个身穿军服的人从假山后面出来,左右看了看,几个起越朝前院方向去了。

    既是兵士,有可能是跟着木哲武回来的,“采诗,你跟上他,查清他的身份,不要打草惊蛇,把事情告诉夫人,就说顺藤摸瓜。”

    “是!”采诗循着那兵士的方向追去。

    采荷扯了一下她的袖子,小声说道“出来了。”

    一个身穿桃红色广袖对襟上襦,下系丁香色留仙裙的妇人扭着腰肢从假山后走出来,她假装扶了扶钗坏朝四周望了望,那张脸精巧细致,透着风情无限。

    正是木哲武怀孕五个多月的小妾刘氏。

    刘氏看四下无人,扶着腹部,袅袅娜娜的朝她自己的院子走去。

    没生养的小妾是没有自己的院子的,只能几个小妾住在一院子里。

    许是不方便,才出来打野战的吧。

    等她走远了,木九久从花丛里出来,“此事不要声张,明白吗?”

    采荷忙点头,“婢子明白。”

    木九久没有直接回衔月庭,而是去了梧桐院,和陈嬷嬷说了此事,让她派靠得住的人盯住刘侍妾。

    府里竟然有间谍,木哲武绿云罩顶倒是小事,反正那么多女人,有几个耐不住寂寞很正常,若是威胁到一家老小的安全就严重了。

    回到衔月庭,采诗也回来了,“已经办妥了,那人竟是大将军的亲卫队的士兵。”

    木九久倒吸一口冷气,幸亏幕后人取消了计划,不然还真是危险。

    不过他们为何要取消计划?和太子妃的位置有没有关系?

    宁王府,

    云沐风为宁王取了针,他随意的披上一件朱红色外袍,前胸白皙的肌肤半掩半露,悠闲而慵懒的赤着脚走出浴室,笔直雪白的大腿在红色外袍间若隐若现。

    有个侍从提着两个食盒进来,“爷,这是玲珑夫人和牧夫人送来的。”

    宁王一动不动,只有又浓又长的睫毛轻颤着,过了两息,幽幽的说道“让那臭和尚看看,有没有加料。”

    云沐风从浴室内出来,冷飕飕的说道“再对我不敬,小心我给你加料!”

    宁王立刻换上嬉皮笑脸的神情,像优雅的豹子缓缓的歪在榻上,声音有些慵懒惬意,“这不是显得咱们亲密无间么?”

    云沐风最瞧不上他这德行,白了他一眼,把食盒内的东西检查了一遍,“这个食盒内的糕点里有少量赤星草的汁,不足以致命,但若积累多了,会让人逐渐疯癫暴虐,最后心脉爆裂而亡。”

    宁王支起胳膊托着腮,“左通,这是谁送来的?”

    提食盒进来的侍卫道“玲珑夫人。”

    “太子!”宁王咬牙。

    云沐风坐到椅子上,优雅的端起茶杯,“玲珑夫人虽然是太子的人,但东西不一定是她下进去的,还是查清后再做论断。”

    宁王斜睨着他道“他和皇后屡次派人杀你,你还替他说话?”

    云沐风轻抿了口茶,“那还不是因为你?若不是我能解你的毒,若不是我们的关系,他们会像水蛭一样盯着我不放么?”

    韩潇匆匆进来禀报道“爷,大将军府传来消息,木哲武脱离危险了。”

    “本座都没办法,是谁医术如此高?”云沐风缓缓放下茶杯,姿态慵懒而高贵,还带着方外修行之人的超脱淡然。

    接到木哲武受伤的消息,他在半路找了机会查看了他的伤势。

    “是……”韩潇看着某人白皙如玉的脖子上的新鲜牙印儿,眨了眨大眼睛笑道“木九小姐。”

    “她?”云沐风和宁王齐声问。

    韩潇重重的点头,兴奋道“听说她把木哲武的肠子都掏出来清洗了一遍,然后又塞了回去,还用羊肠子做的线缝上了伤口。不过……”

    他气愤道“现在外面都在传她不知羞耻、伤风败俗,看父亲的身子。”

    宁王嗤笑“这木家是要没落了,这时候还落井下石。左通,你去命人颂扬木九久抛弃世俗偏见,大义救父。”

    云沐风轻启如点胭脂的薄唇,“谢谢了!。”

    宁王邪魅一笑“别客气,咱们早就荣辱与共、息息相关了不是么?”

    韩潇脸色一黑“宁王殿下,您说话能不这么含蓄么?若让女主子听到,会误会的。”

    宁王的目光流转在云沐风的脖颈处的牙印上扫过,打趣道“是得注意点儿,那个小狐狸可会咬人。”

    这次轮到云沐风脸黑了,这是那晚惹毛了木九久的结果,晚上非得告诫那小东西,不能咬人,至少不能咬露在外面的地方。

    于是云沐风见到木九久的第一句话就是“看看你做的孽!”手指了指脖子上的牙印儿。

    木九久的目光在他手指上的戒指扫过,嘻嘻笑道“这才说明你是有主的人了嘛,这叫盖章。”

    云沐风笑嘻嘻的凑近她道“我的小狐狸,我也要盖章!”

    “哼!”木久久轻哼了一声,“谁说我是你的?你不要自作多情!”

    “嗯?”云沐风一把拽住她的手腕,手上稍一用力,她便从凳子上被拽起,强行拉到他的怀中。

    他低头附在她耳边哄劝道,“好好!你不是我的,我是你的,这总行了吧?”

    云沐风那温热的气息熏染着木九久,让她的耳垂、脸颊不由渡上一层红晕,一股醉醺醺的感觉不知从何处漫出。

    想起今天木慧翎和沈夫人的意思,是要撮合她和顾非墨的,她非常喜欢顾非墨这样的类型,是以乐见其成。

    但到时这货怎么办?

    不能再给他希望了,忙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云沐风心中有些不踏实,哪里肯依,复又把她拥在怀里,“今天吓坏了吧?”

    “嗯?”木九久挣扎了一下警惕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难不成这府里也有你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从姑获鸟开始〕〔第一强者〕〔重生军嫂有点甜〕〔一品道门〕〔君临星空〕〔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凌天至尊〕〔大完美主播〕〔大千劫主〕〔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