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庭最牛系统〕〔盛世独宠:黑帝的〕〔千亿宠妻〕〔邪王独宠:纨绔异〕〔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甜妻逆袭,霸道老〕〔Hello,小甜心〕〔民调局异闻录之勉〕〔飞穹剑〕〔重生九七之锦绣人〕〔萌宝来袭:总裁爹〕〔重生之乖乖做上将〕〔七实姐的日常旅程〕〔刻写永世爱你的碑〕〔仙野纪〕〔楚臣〕〔剑鸣九天〕〔99亿闪婚:豪门总〕〔雷霆之主〕〔吾道多情之众里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七十九章 被惦记与被嫌弃
    云沐风对她警觉防备的样子弄得心里闷闷的,眸色微沉道“全锦城的人都知道木大将军重伤归来,你不顾……,那个,大义救父的事。”

    喵了个咪呀!那些人还真是死性不改!

    木九久拍了一下云沐风搂着自己的手,示意他放开,“传的很难听吧?我这样名誉受损的女子,你还是远离为妙。”

    云沐风不为所动,继续在她耳边哼哼道“才不要,你是我的女人,那些事我会处理的。”

    “哦?”木九久扬了扬眉,“那我父亲受伤的事你也查查呗?”

    他的身份应该不一般,他姓云,这是南月皇族的姓。

    云沐风夸张的道“谨遵夫人之命!不过”他把头埋在她的颈间,深深吸了一口她好闻的体香,“我要盖章。”

    “你不管,我也会自己查出来的。”木九久霸道的推开他的头,才不妥协。

    或许不久后她和顾非墨就定亲了,想到这儿,郑重道“我母亲已经给我物色了合适的人,你以后还是不要来了,这样对彼此都好。”

    云沐风身子一僵,周身寒意四起,冷冷问“是谁?顾非墨?”

    木九久有些心虚的道“我不、不知道。”

    云沐风伸手在她的额头上弹了一下道“不知道?你怎么心虚成这样?”

    “我哪有心虚?”木九久自然不会承认自己是有那么一点点心虚的,“这里婚姻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吗?自然得听父母安排,我不想伤害你那颗小心脏。”

    “放心吧,那样的事不会发生!你只能是我的!”说着他一把抱起她,开始强行印章,除了脖子等露在外面的部位,其他每一寸肌肤都细细密密的印下他的痕迹。

    次日一早练完功沐浴的时候,木九久都不敢让人伺候,看着浑身清浅不一的痕迹,咬着牙问候了那色和尚祖宗八辈一通。

    顾非墨一早给木慧翎请完安,被她单独留下说话。

    木慧翎坐在主位上,带着打趣的目光看着立在下手的顾非墨、

    顾非墨被母亲这样的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微红了脸道“母亲留下孩儿可是有事要说?”

    他心里猜个大概。

    木慧翎挑眉,浅笑着问道“九久被皇家退婚,你怎么看?”

    顾非墨低下头,羞赧的说道“太子不是良配,退婚是好事。”

    木慧翎叹了口气道“被人退婚,以后她的婚事怕是艰难啊。”

    “当时那么多人在场,都知道她是被外祖母陷害,变了八字运势才被退婚的,怎么可以怪到她身上?”顾非墨有些着急了。

    木慧翎“扑哧”一声笑了,“这还没进门儿呢,就开始维护媳妇了?以后我这母亲怕是要被抛之脑后喽!”

    顾非墨纵使有心里准备,此时也非常惊喜,“母亲!真的要为儿子定下九久么?”

    木慧翎点头,“不过你父亲和顾家族老那里怕是不会同意你定一个被太子退婚的女子。”

    顾非墨跪倒木慧翎面前,磕头道“多谢母亲,咱们母子齐心,定会说服他们!”

    皇宫,昭华宫。

    皇贵妃嗑了一颗瓜子用贝齿咬着送到皇上嘴里,皇上含过瓜子仁的同时,重重的亲了她的唇一下,把那娇软玲珑的身子搂在怀里。

    皇贵妃像条蛇一样立刻缠上去,嗲嗲的在皇上耳边轻唤“皇上~,您又不去早朝,臣妾会被言官弹劾的。”

    皇上看着她那倾城倾国都不足以描述的绝色容颜,感觉着她紧致如二八少女的肌肤,一股热气从丹田升起,一把抱起那香软的身体向软塌走去。

    宫人们都识趣的退出去,白日里干这档子事,在这昭华宫是常事。

    一件件衣物从帐子里扔出来,男人的低吼和女人的哼哼声伴随着呼吸声传出来,透过纱帐可以看到皇贵妃那曼妙的躯体像蛇一样扭动,空气中弥漫着不可描述的气息。

    许久之后,随着一声餍足的喟叹,玄德帝瘫在软成一滩水的皇贵妃身上,“宁王还没正妃、侧妃,皇贵妃觉得木九久怎么样?”

    皇贵妃用那如莲藕般的玉臂缠上他的脖子,扭了扭身子,用婉转的声调儿道“皇上~,太子退婚的人,怎么能抛给阿离?”

    “阿离不喜欢镇国大将军的势力?”皇上被她扭动的又一阵心痒难耐。

    皇贵妃含住皇上的耳垂,呢喃着说道“臣妾和阿离有皇上的宠爱就足够了。”

    玄德帝对这样的回答很受用,很快就又来了兴致,哑着嗓子说道“朕不会亏待你们母子。”

    语毕又雄风大振,随着皇贵妃的一声轻呼,像脱缰的野马纵横驰骋起来,仿佛精力无穷。

    这种仿佛年轻很多岁的感觉是在其他嫔妃那里没有的,这也是皇贵妃入宫二十年来圣宠不衰的缘故。

    也是宁王如何不务正业、暴虐胡闹也不会受到责罚的缘故。

    琉璃宫里,

    顾贵妃一身紫色华服,正看十公主作画,不住的无声点头。

    顾贵妃是顾非墨的姑姑,生了瑞王。

    十公主手持狼毫,穿着品红对襟上襦、领口露出一抹牙色绣牡丹花诃子,在白宣纸上如行云流水般泼墨挥洒。

    待到一副花鸟图完成,顾贵妃才拍手赞道“桦儿琴棋书画无所不精,当我顾家主母会不会委屈了?”

    十公主娇美的小脸儿上飘起红云,但没有像一般闺秀那样掩面而去,而是大大方方的说道“非墨表哥相貌非凡、才贯四方,当得起天下最好的女子,桦儿怕表哥嫌弃呢。”

    顾贵妃坐到锦凳上,宫女上了茶,“本宫已经宣家兄、家嫂择日进宫了,到时就和他们谈此事。”

    十公主立刻施礼谢恩,“谢母妃成全。”

    “桦儿为何如此见外?”顾贵妃示意宫女为她捶腿,“你虽然不是本宫亲生,但自小养在这琉璃宫里,本宫视你如己出,自然给你最好的。”

    南月的宫妃如果位分不够生了孩子是没资格自己养的,只能交给高位的嫔妃养。

    “桦儿也当母妃为生母,身家富贵都和琉璃宫息息相关,知道该怎么做,”十公主大方得体,一点也不矫揉做作。

    顾贵妃满意的点点头。

    “母妃,那木九久和太子退了亲,不如让她给瑞王兄做个妾室,毕竟她父亲可是镇国大将军,”十公主为表忠心献策。

    顾贵妃摇头,“那样木哲武会觉得受了侮辱,说不定会适得其反。你嫁给了顾非墨就什么都解决了,他母亲木夫人和木哲武的关系可是亲厚的很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