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火影之医者日记〕〔在现实中开BOSS〕〔武欲封元〕〔矿世英雄〕〔从励志到丽质[重生〕〔1胎2宝:墨少,别〕〔诱宠鲜妻:老婆,〕〔帝妃临天〕〔神医小萌妃:帝尊〕〔99次逃婚:顾少,〕〔超时空微信〕〔都市之无上医仙〕〔隐婚蜜宠:傲娇老〕〔武逆焚天〕〔三界微信群〕〔热血仕途〕〔极品狂医〕〔特战之王〕〔玄学天师的开挂日〕〔蔷薇色的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八十二章 陌生的父亲
    木婉宁已经把眼泪擦净,道“诗词歌赋、舞蹈、乐器,总得要准备一番的,尤其九妹妹今年没了太子的婚事,更得好好表现才是。”

    木婉颖羞涩道“是啊,到时适龄的贵族公子都会到,说不定,好姻缘就来了呢。”

    木婉颖、木婉宁又闲话了一会儿往年百花会上的趣事,然后就告辞了。

    木九久总觉得今天木婉宁太反常,就是受了刺激性格变了,这反差也太大了些。

    事出反常必有妖!但想不出个所以然,也不再纠结,梳洗了一番去探视木哲武。

    木哲武已经被抬回梧桐院,屋里屋外都跪满了人。木哲武的姨娘、侍妾听说木哲武回了梧桐院都来侍疾,有儿女的还带着儿女。

    前两天在前院,因为女眷不能随便出入,除了木哲武刚回来报病危的时候她们去过,也只能在自己院子里听消息。

    有眼尖的丫鬟看到木九久来了,进内室回禀。一会儿就出来替她撑起帘栊说道“九小姐请进。”

    屋内站几位姨娘,木九久发现都是生了儿子的,其他的姨娘、侍妾都在外面跪着呢。

    这时代也太重男轻女了,男人都把自己当播种机,把女人当成生育机器,子嗣多多益善。如果他们知道有一天要计划生育,是不是要惊掉下巴?

    木哲武半躺在床上,后背下垫着靠枕,苍白而虚弱。

    看到木九久进来他咧嘴笑了笑,虚弱的说道“九丫头,过来。”

    木九久走到床前,清了下嗓子,艰难的叫道“父亲!”

    这是她第一次说出这个称呼,心里非常别扭。

    木哲武的眼眶红了红,“半年未见,九久都成大姑娘了,这次多亏了你,不然父亲现在都进棺材了。”

    姨娘们七嘴八舌的开始夸木九久。

    木哲武皱了下眉头,显然是嫌吵闹,对在默默垂泪的沈夫人说道“让她们都回去吧。”

    沈夫人拿帕子拭了拭泪,对众姨娘说道“你们先回去吧,明日开始按照施嬷嬷的安排,每半天来一人轮流在老爷床前侍疾。”

    真是模范老婆!

    这是每人都给机会的节奏啊。

    每半天一个人,轮过一遍也要十天多。晕死!

    等姨娘们都退出去,木九久说道“父亲可醒过来了,这两天母亲衣不解带的在您身边伺候,你再不醒来,母亲都要垮了。”

    得为沈夫人争取好感,至少为他做的这些得让他知道才行。

    “呵呵呵,”木哲武一笑扯了伤口,立刻停住笑,皱起了眉头。

    沈夫人忙不迭的坐到床边,担忧的问道“怎么了?伤口痛了?”

    木哲武靠在枕头上喘了几口气,微笑道“这丫头不光长个儿了,心眼儿也长了呢。”

    沈夫人微红了脸,“她不懂事,为妻会好好教导她的。可要吃些东西?”

    木哲武摇摇头,“喝口水吧。”

    大丫鬟春杏,立刻倒了杯水递给沈夫人。

    木九久为他加了个靠枕。

    木哲武看了看木九久,对沈夫人道“长得越来越像你年轻的时候,倒没像我的地方。”

    沈夫人手抖了一下,碗里的水差点洒出来,忙道“有些烫,小心。”

    木哲武忙接过茶碗,“可烫到了?”

    “没有,哪有那么娇气,”沈夫人垂下眼帘,掩去眼底的复杂。

    木九久看到二人的互动,看起来相处的很融洽,但总觉得少了点儿什么,也许这就是古代所谓的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吧?

    心里更加佩服沈夫人了,如果她的男人有别的女人,她不阉了他也会踹了他去找下一段幸福。

    木九久杵在那里觉得挺尴尬,还没适应和母亲相处,又来了个陌生的父亲。

    自小是孤儿的她,真心不知道该以什么方式相处,于是默默的退出内室。

    施嬷嬷见她出来,神神秘秘的把她拉到一边,眼中闪着打趣的光小声道“大姑奶奶让人捎信,请九小姐明日去郊外顾家的马场骑马呢。”说完还眨了眨眼睛。

    看她这八卦的样子,就知道肯定顾非墨也去。

    幸亏晚上云沐风没来,不然她真担心自己露出要会奸夫的心虚和忐忑不安来。

    翌日一早,经沈夫人安排让木乃梁护送她去,木九久坐在马车里,后面拴着一匹草原小白马,带着一众丫鬟、婆子、小厮、护卫,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看这架势,木九久偷偷摸摸去会奸夫的感觉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谁干着不要脸的事还带个保姆团的?

    到了目的地,木九久下了马车,发现还真是个好地方。

    一大片绿油油的草地,不知名的各色野花在微风中摇曳生姿。

    草地一边是山脚,另一边是郁郁葱葱的树林,一会儿太阳大了,可以去树林边乘凉休息。

    顾非墨老远就迎上来,笑的满面春风,“九久,一会儿我教你骑。”

    呃!木九久在脑子里鄙视自己太污,竟然听成了九久,一会儿我叫你骑!

    木九久忙尴尬的扫视了周围一眼,没见到木慧翎,“大姑姑没来么?”

    “母亲和父亲被贵妃娘娘请进宫叙话了,”顾非墨牵过那匹小白马,摸了摸它的脖子。

    小白马虽然个子矮,但通体雪白,没有一根杂毛,煞是威风好看。

    木九久也摸了摸它的脖子,采诗扶着她上了马。

    其实她完全可以自己一跃而上的,但在这么多外人面前还是正常些比较好。

    顾非墨为她牵着缰绳,正要往前走。

    一个低沉而磁性的男声传来“学骑马自己掌握要领才重要。”

    循声望去,安王世子云承睿穿着石青色窄袖骑装骑着一匹白色良驹缓缓而来,他经常摇的折扇插在后脖领处。

    他怎么来了?木九久居高临下的以眼神询问顾非墨。

    顾非墨幽怨的摇摇头,今天他是打算和九久二人世界的。当然那些下人在主子们眼里都是背景,不算数。

    木九久蹙眉“安王世子怎么来了?”来当灯泡啊你?!

    听说来到京城后经常流连各种风月场所,可别把她的小非墨带坏了。

    云承睿用手里的马鞭柄敲着掌心,桃花眼笑的眯成一条缝,“不是那天在归去来说好了么?难不成大公子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首席律师〕〔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重生八零:媳妇有〕〔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