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小毒妃:邪皇〕〔绝品隐忍系统〕〔极品妖孽小神农〕〔报告总裁,影后驾〕〔DNF之直播阿拉德〕〔战国野心家〕〔穿越大封神〕〔穿越七零俏军嫂〕〔新世纪篮球狂潮〕〔燕堂春好〕〔安少宠甜妻〕〔太古造化诀〕〔从红楼世界开始〕〔大道本心〕〔我的系统全靠编〕〔重生空间:天价神〕〔我是大菩萨〕〔本港风情画〕〔诡世将星〕〔婚内燃情:老公,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九十一章 有故事
    表演过才艺的贵女们心里有些不服,她们卖力表现也没得什么赏赐,这木家姐妹还没怎么着就得了皇上和皇后的赏,简直真是太不公平了!

    木婉颖也未必是真的要替木九久出头,她只是抓住了这个让她即使表演不出彩也能给大家留下深刻印象的契机。

    木婉颖不光展示了才艺,还让在场的人认识到她的美德,还能让沈夫人从此更高看她一眼。

    木九久对她这样的小心机并不反感,毕竟没人有义务必须帮她,这样双赢的场面是最好的结局。

    宴会有了这个小插曲,顺利的结束了。

    最后太监宣布晚宴设在御花园,晚宴后会有诗会。离晚宴还有一段时间,大家可以去御花园游玩,也可到偏殿歇息等候。

    此时一个大宫女走到沈夫人近前,行礼道“大将军夫人,卫太妃请您带小姐们去一趟颐和宫。”

    卫太妃是外祖母卫老夫人的嫡亲姐姐,沈夫人的姨母。

    沈夫人带着几个女儿,跟着大宫女到了颐和宫,却在这里见到了熟人。

    安王世子云承睿正优哉游哉的摇着折扇,看着一个雍容华贵的老夫人和一个身穿蟒袍不到五十岁的男人下棋。

    几人进来,三人都看过来。

    沈夫人带着几人跪在宫女放在膝下的软垫上行大礼“臣妇叩见太妃娘娘、安王殿下、世子。”

    这个男人是安王?看这岁数不是皇子,难道是卫太妃的儿子?不是说皇上唯一的兄弟是睿亲王吗?

    卫太妃扔了手里的棋子儿,笑道“起来吧,都是一家人,别这么见外。”

    都是一家人?啥情况?

    许是看到几个孩子的疑惑,卫太妃面上闪过复杂的神情,耐心的解释道“安王是皇上的堂弟,自小没了父母,哀家又没有生养,因为他母亲和哀家是手帕交,就过继在膝下养着防老。”

    安王愧疚道“儿臣远在西南封地,快十五年没回京了,没在太妃膝下尽孝,倒是总劳您挂念了。”

    他眉目疏朗,还算英俊,留着短髯,看起来矜贵儒雅。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气息也不稳,像是久病的样子。

    “大家都平安就好!”卫太妃安慰他又看向木九久问道“九久看起来身子竟好多了,也要及笄了吧?”

    刚起身的木九久又上前屈膝行礼“回太妃娘娘,臣女七月十八及笄。”

    “过来!”卫太妃招手让她走到近前,抓着她的手打量,“你外祖母来信,千叮万嘱让我照拂你们母女,没想到让你受退婚这样的委屈。”

    “也是臣女福薄,不配做皇家的媳妇。”木九久也打量卫太妃。

    见她鹅蛋脸儿,弯眉凤目,肤白胜雪,虽然脸上已经有了岁月的痕迹,头发也已经花白了,但还是看的出年轻时肯定生的颇为秀美。

    她满意的一笑,“那可不一定,”拍着她的手道“哀家倒觉得你和睿儿有几分夫妻像呢。”

    纳尼?木九久心里咯噔一下,这是要乱点鸳鸯谱的节奏?

    “咳咳!”云承睿也惊得咳嗽了两声,“老祖宗是不是眼花了?我和这丫头哪里有夫妻像了?”

    沈夫人的脸色有些苍白,也笑道“太妃说笑了。”

    安王捏着棋子的手有些发抖,探究的望向沈夫人,但沈夫人只低垂着头。

    木九久忙也说道“是啊、是啊,太妃真爱说笑。”

    卫太妃正色道“哀家眼可没花,”另一手拉过云承睿,“捂住二人的额头、眼睛,看看这鼻子和嘴,像不像?”

    “啪”的一声安王手里的棋子落在棋篓里,俊逸的脸立刻变得毫无血色,呼吸也急促起来。

    云承睿立刻拿出一粒药丸,送到他嘴里,“父王可是不舒服?”

    卫太妃和沈夫人也都慌张的起身查看。

    旁边伺候的宫女道“奴婢去宣太医?”

    安王摆了摆手,“不用,老毛病了,吃了药就没事了。”

    卫太妃心疼的道“你呀!就是不爱护自己!”转头捶了云承睿一下,“还有你,也不省心!”

    云承睿一脸怨念,“这也是孙儿的不是?”

    见安王服药后,确实没事了,众人这才重新落座。

    卫太妃白了他一眼,“都二十了连个正妃也没有!今日必须给我找个孙媳妇。”说着眼睛有意无意的望向木九久和木婉颖。

    云承睿嘻嘻笑道“没正妃我也没耽误事啊,侧妃和侍妾可都给给安王府添了好几个子嗣了!”

    那天在归去来第一次见到木九久后,他回去就向安王说想娶木九久为正妃,安王当即反对,只说一切由皇上做主。

    果然安王喝了口水说道“咱们这样人家的孩子,婚姻哪有自己做主的。若不是等皇上的意思,睿儿的正妃也早过门了。”

    卫太妃叹气道“其实你们在西南封地,不必在意这些,你太小心了。”

    木九久无意间看向沈夫人,见她望向正捡着棋子的安王,恰好安王正不着痕迹的望过来,二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撞,又迅速分开。

    这是?这是有故事的节奏?

    皇子所的宁馨院里,宁王坐在假山边的树荫下的藤椅上,眯着眼睛假寐。

    这是他出宫以前住的地方,因为他得皇上宠爱,一直为他留着以备他进宫时休息落脚。

    斑驳的树影映在他俊美到人神共愤的脸上,大红的衣衫在绿树掩映中像盛开的花朵那样显眼,一副夏日美人小憩图。

    树影婆娑,一阵轻微的沙沙声后,左通如鬼魅般落到宁王身边,单膝跪地行礼道“爷,木九久和公孙慧、肖雪莹果然在更衣的路上起了争执。”

    简略的把过程说了一遍。

    宁王一动不动的听完左通的汇报,唇角微弯,“她心太软了,一时的仁慈会带来以后无穷无尽的麻烦。”

    左通垂首说道“木九久自小病弱,被宠着长大,那些个女人间的手段怕是应付不了,要不要提醒睿亲王派人保护啊?”

    宁王不以为然,冷笑道“她若连这两个蠢货也应付不了,也太没用了,以后做了睿亲王妃,岂不是给我们扯后腿?”

    左通一想也是,王府和后宫的手段可是杀人于无形的,若是太没用了,也不配在睿亲王身边。

    宁王懒洋洋的闭上眼睛,“就看那臭和尚能不能说动本王那多疑的父皇,给他和木九久赐婚了。”

    如果父皇反对,这么有意思的丫头让她做宁王妃也不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天骄战纪〕〔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八零:媳妇有〕〔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