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宠婚:帝少老〕〔穿越六十年代之末〕〔御房有术〕〔极品女上司〕〔火影之大美食家〕〔重生八零之极品军〕〔次元法典〕〔女总裁的贴身特种〕〔源起幻想乡〕〔万灵大天敌〕〔导演有点皮〕〔上帝时刻〕〔我的青春不在线〕〔唐时烟雨〕〔无限婚契,枕上总〕〔傲骨狂兵〕〔谋取君心〕〔绝色狂医:魔神大〕〔女总裁的特战兵王〕〔聘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九十二章 这个蠢货
    公孙慧和肖雪莹跪在偏殿内,大长公主脸阴的能拧出水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临川公主坐在一边优雅的吃着婢女剥好的葡萄,“大姑姑不要生气了,她们两个也是性情所致,小孩子的好胜心罢了。”

    大长公主冷笑一声“你别装模作样,今天能来的人有几个傻子?这点手段也太拙劣了些,真是丢尽了公主府的人!”

    临川公主轻笑“谁管他们怎么想?天下是皇家的天下,就是知道是怎么回事,谁敢说什么?皇兄不是也没说什么?”

    大长公主眼底闪过一丝厌恶,“天下是云家的天下,不是公孙家的,也不是肖家的。你这么多年还是那个心性,也难怪皇上连个大公主的封号也不给你,难怪肖云卿的心一直不在你身上!”

    这可触了临川公主的逆鳞,一拍桌子站起来,像只发怒的母狮,怒道“大姑姑这是守着小辈戳我的痛处么?肖云卿的心一直在那个贱人身上怨我么?我绝对不会放过她!”

    大长公主冷笑“你还怕小辈知道你的丑事?肖雪莹若不知道你的烂事,怎么会一直撺掇慧儿出头针对那丫头?”

    “大姑姑!你不把我当侄女就罢了,何必还要羞辱与我?!”临川公主暴走,怒气冲冲的冲出了偏殿。

    肖雪莹爬起来追着跟出去。

    大长公主狠狠的瞪了一眼还跪在地上的公孙慧,“笨!让个小丫头当枪使!”

    公孙慧缩了一下身子,嘤嘤嘤的哭道“孙女受了气,还被人打了,祖母不为孙女出头就罢了,为何还要责罚?”

    大长公主恨铁不成钢的道“活该!应该让你受些教训了!”

    公孙慧忽的站起来哭道“祖母一点都不心疼慧儿,慧儿去找皇后姨母做主!”

    大长公主揉着额角,“这个蠢货!”

    公孙慧跑到凤仪宫跪在皇后面前哭诉,皇后神态安然的听着,自顾喝着参茶。

    直到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事情说完,才幽幽的说道“今天是你太不懂事了,在全南月的贵族世家面前丢了皇家的脸面。”

    公孙慧吃惊的抬起泪眼,不可置信的问道“姨母你怎么也这么说?”

    皇后欣赏着自己手上的丹寇,淡淡的说道“以后不要叫本宫姨母,本宫是皇后,纵容的你都忘了自己的身份。”

    公孙慧吃惊的瞪大了眼睛,继而落寞受伤的垂下头,低低的说道“是,臣女谨遵娘娘懿旨。”

    皇后对这效果十分满意,脸上露出笑容,“起来吧,那个自持有点聪明的小丫头不是不该教训,只是你选择的场合不对,明白麽?”

    不把她的人放在眼里就是打她这个皇后的脸,初生牛犊不怕虎,那个小丫头是该好好教训教训。

    公孙慧一听这话,眼睛一亮,又恢复了斗志“臣女明白!”

    皇后笑的慈爱,“看你这哭花的小脸儿,去好好洗洗、梳妆一番,晚上还有诗会呢,好好表现,博得太子的欢心最重要。”

    公孙慧脸色黯淡下来嘟着嘴说道“太子哥哥不是已经有木婉云了么?”

    皇后幽幽的说道“木婉云会入东宫,不过以侍妾的身份,以后有没有命活下来,还不是看你的心情?”

    她宁愿让这个没脑子的外甥女登上皇后之位,那样后宫只会一直是她的天下,别人再蹦跶也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

    公孙慧喜笑颜开的跟着宫女去净面上妆,准备晚上一展才华。

    颐和宫内,

    木婉颖、木婉灵几个在给卫太妃讲宫外的见闻,许是被困在宫里太久了,卫太妃听的津津有味。

    沈夫人眼角眉梢挂着温柔的笑意,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听着,似不经意间和安王的目光接触再迅速分开。

    二人的神色如常,面上没有丝毫变化。

    室内一片其乐融融,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有个太监弯腰走了进来,跪地行礼“木太妃宫里来人请大将军夫人过去。”

    卫太妃的脸色明显的冷下来,“哼!宁安宫的那位现在还跟哀家做对!”

    沈夫人尴尬的笑笑“木太妃想必是思念娘家人了。”

    卫太妃酸不溜秋的说道“也罢,好歹她是你的姑婆婆,跟你那婆母又自来不对付,好多事得仰仗她呢,去吧。”

    这话怎么听怎么像在自我安慰呢?

    沈夫人安慰道“再有不到两个月就是皇上大寿,到时定还有机会和太妃相见。”

    卫太妃叹息道“还是你又懂事又得体,深得我心。”

    沈夫人眼底一丝落寞一闪而过,行礼道“那臣妇告退。”

    木九久几个女孩儿也跟着行礼。

    卫太妃吩咐大宫女把几人送出颐和宫,看着她们的背影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感慨的说道“当年若不是宁安宫那老东西跟哀家做对,她早就是哀家的媳妇了,怎么轮得到木哲武那个武夫!”

    安王老脸不由的一红,尴尬道“都二十六年了,母妃还提那些做什么?儿臣早忘记了。”

    年份都记得这么清楚?还说忘记了?

    云承睿摸了一下鼻子神色古怪的轻咳一声,在他面前说这些不太好吧?

    怪不得那天他说想让她做他正妃,父王想也没想就驳回,看样子两家的恩怨颇深呐!

    卫太妃白了他一眼道“咳什么?你母妃生前就是不得哀家的心!还生了你这么个不省心的孽障!今日皇上若不指婚,你觉得木九久、木婉颖那两个孩子怎么样?”

    看着卫太妃那可怜巴巴求肯定的眼神,安王无奈的摇头,“睿儿是世子,皇上定有安排。”

    卫太妃眼里的神色黯淡下去,叹息道“哀家何曾不明白,只是苦了你们了。”

    安王也神色恹恹的若有所失。

    云承睿嬉皮笑脸的撒娇哄道“老祖宗这么喜欢那几个丫头,是不是不喜欢睿儿了?”

    卫太妃啐他一口,斥道“你个不知羞的,一个劲儿的拈酸吃醋!”

    安王捻着胡须笑道“还不是太妃惯的他。”

    颐和宫恢复了其乐融融的气氛,宁安宫里气压却比较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修行在万界星空〕〔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