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星之勋〕〔神级强者在都市〕〔报告长官:夫人在〕〔重生小俏娘:摄政〕〔重生蜜宠:景少,〕〔大道朝天〕〔惹火萌妻:总裁老〕〔娇妻入怀:霸道老〕〔临时老公,吻慢点〕〔北宋大表哥〕〔蜜捕成婚〕〔锦堂归燕〕〔生存进度条[穿书]〕〔绿茵风暴〕〔残王嗜宠:透视小〕〔歆底沉千念〕〔王者荣耀之超级召〕〔报告妈咪:爹地要〕〔都市之时间主宰〕〔替嫁小妻有点甜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九十六章 七日黄泉
    天彻底黑了下来,夜空如黑丝绸一般,零星分布着几点繁星,夜幕下的一切显得格外苍茫。

    烛光闪动着,几道剪影映照在纸窗上。

    安王坐在榻上,微微眯着眼睛,苍白瘦削的手指轻轻转动着一串黑檀木佛珠,好像在转动着红尘中的无奈和悲凉。

    房门打开,他忽地睁开眼睛。

    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太监匆匆走了进来。

    “小豆子?如何了?”没等小太监说话,他就迫不及待的问。

    小豆子恭敬道“沈夫人醒了后又晕厥了几次,有太医守着。九小姐还没消息,睿亲王要了很多珍贵药材,想必定在全力救治。”

    安王眼底闪过伤痛,“可知中的什么毒?”

    小豆子道“睿亲王说是一种罕见的叫‘七日黄泉’的毒,中毒后七日毒发,应该不是在宫里中的毒。现在世子正在协助太子把宾客送出宫,请王爷先休息。”

    宁王挥挥手,“你去宁馨院那里守着,有消息速来禀报。”

    “是,”小豆子应声退下。

    安王咳嗽了一阵,缓了一口气,叫道“凌云!”

    一个黑衣劲装的男子应声而入,抱拳道“王爷!”

    “咳咳咳!”安王又咳嗽了几声,“你去查一下,睿亲王为何突然还俗返朝,他和木九久是如何相识的。”

    “是!”

    “还有,查一下‘七日黄泉’的来历,既然是罕有的,定不容易得到。这事好办,找人盯着睿亲王的人就是了,他肯定要从此下手找到凶手的。”

    “是!”

    他似已耗尽了力气,软绵绵的挥了挥手,“去吧。”

    凌云退出房间,他靠到软塌上拿着帕子捂着嘴轻咳起来。

    宁馨院里,云沐风盘腿坐在榻上,正在给木九久运功避毒。

    大手抵在她瘦小的后背上,缓缓输入真气护住心脉。然后顺着她的筋脉将毒逼到手指上。

    十个手指都被割开了小口,有黑血不断的滴出来。

    如此反复,直到窗子里透出丝丝缕缕的晨光,他收回手,单掌翻转聚集内力,拍在木九久的后心处。

    “噗!”的一声,一口黑血从木九久的嘴里喷出来,在对面的白墙上形成恐怖的图形。

    云沐风缓缓收回内力,让木九久靠在他怀里,对门外道“把药端进来。”

    脸色有些苍白,声音带着疲惫。

    韩潇应声而入,手里端着一只药碗,焦急而关切的问“王爷,如何了?”

    云沐风拿起碗里的瓷勺就着韩潇的手从药碗里舀了一勺药汤,“命保住了,幸亏她服过解毒丹,虽然晚了些,但还是缓解了毒性。”

    捏开木九久的嘴巴,将药灌下去,手拂过她的喉咙迫使她把药咽下去。

    韩潇松了口气,乖乖的端着药碗,“听采诗说女主子进宫前怕公孙慧和肖雪莹算计,提前服了一颗解毒丹。”

    院内一阵纷乱急促的脚步声,木太妃、卫太妃、沈夫人、顾非墨带着一群侍从进了小院。

    在院子里等了一夜消息的采诗立刻迎上去行礼。

    木太妃蹙着眉道“行了,免礼吧,如何了?”

    守在门口的陆乘风,上前行礼道“启禀太妃,性命保住了,不过王妃损了心脉,恐怕要几天才能醒过来。”

    顾非墨焦虑的脸黑了黑这就王妃了?没没成亲呢!

    沈夫人松了口气,念了句佛偈“阿弥陀佛!”

    卫太妃道“我们进去看看。”

    推开门就进了屋子,大家也跟着涌进去。

    云沐风还在给木九久喂药,众人进来只淡淡看了一眼,继续喂。

    “九久!”沈夫人扑到床前,看到木九久身上、床上,墙上的血,又晕了过去。

    随行的太医忙过来救治。

    顾非墨看到木九久靠在云沐风的怀里奄奄一息的样子,五味杂陈,心中酸痛的红了眼眶。

    卫太妃道“既然一时半会儿醒不了,在皇子所多有不便,还是去哀家那里调养吧。”

    木太妃闻言,立刻把目光从沈夫人身上收回来,挺了挺背脊道“去也是去哀家宫里,怎么能打扰你个外人!”

    卫太妃冷哼“外人?哀家是九久的姨祖母!”

    木太妃毫不退让“哀家是姑祖母,她可是姓木!”

    卫太妃的声音开始拔高“你!你这是……”

    “行了!”云沐风喂完了药,打住她们的争吵,“孤王要亲自照顾她,在后宫不方便,回大将军府!”

    沈夫人幽幽醒转,听到这句话,虚弱的吩咐顾非墨,“你舅舅定会进宫来的,你派人送信别让他来了。”

    顾非墨出去安排,在门口碰到被人搀扶而来的木哲武。

    “如何了?”木哲武一夜未睡,双目通红。

    顾非墨搀住他另一只胳膊,道“没生命危险了,但还没醒。”

    几人往屋内走,木哲武问道“你舅母可好?”

    顾非墨道“没有大碍,不过……唉!”

    木哲武加快了脚步,木太妃从屋内出来,见到他心疼的道“哎吆!你这还伤着,怎么来了?”

    后面的卫太妃嘲讽道“女儿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不该来么?你还是最心疼侄子!”

    木太妃回怼道“难道让他伤口裂开?没了他……”

    木哲武额头落下三根黑线又来了!

    云沐风抱着木九久从屋内出来,沈夫人被搀扶着跟在后面。

    见到木哲武,沈夫人的眼泪晃了晃。

    木哲武心疼道“回府再说。”

    一行人出了宫,在宫门口遇到正要回府的安王和云承睿。

    木哲武身子一僵,瞳孔一缩,眼底闪过寒芒,复又露出胜利者的微笑。

    安王的目光淡淡的落在云沐风怀里的木九久身上。

    云承睿问道“睿亲王殿下,九小姐如何了?”

    云沐风道“命暂且保住了!”说完抱着木九久跳上了马车。

    木哲武不咸不淡的上前行礼“末将拜见安王殿下!”

    云承睿忙托住他下拜的身子。

    安王淡笑道“木大将军为国负伤,不必多礼。”

    木哲武也没想真拜,当下直了身子道“安王回京,近日末将不便,不能为您接风,还请恕罪。”

    安王温和浅笑“无妨,木大将军还是处理好自己的家事吧。”

    这话说的无波无澜,但众人却听出意味深长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重生八零:媳妇有〕〔首席律师〕〔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