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宠婚:蜜吻小〕〔撩一送二:总裁大〕〔修仙之重生仙帝〕〔魔法日记:魔伊传〕〔傲天弃少〕〔早安,龙先生!〕〔快穿:炮灰女配要〕〔剑鸣九天〕〔来自男主后宫的宠〕〔恋爱手册,萌妻掌〕〔喜劫良缘,纨绔俏〕〔韩先生,情谋已久〕〔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医杀手妃〕〔神医凰后〕〔慕川向晚〕〔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狂医废材妃〕〔国民男神是女生:〕〔创神纪:女王有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九十七章 劫后余生
    云承睿见状,忙打着哈哈道“父王,你身子不好,快上马车吧。”

    扶着安王上了马车,云承睿对木哲武拱了拱手“大将军请!”说完自己也上了马车,马车缓缓驶出。

    木哲武对身后一直低眉敛目的沈夫人道“上车吧!九久的车都远了。”

    声音异常柔和,沈夫人眼底闪过诧异和不安,被丫鬟扶着上了马车。

    早有护卫快马回去报信,衔月庭里人心惶惶,为木九久担心是其一,怕被怀疑下毒是其二。

    黄氏哭的两眼红肿,等在衔月庭门口翘首以盼,见到一个身穿紫色蟒袍的人抱着木九久疾步而来的时候,手帕捂住了嘴,身体有些摇晃。

    跟在云沐风身后的采诗上前扶住她道“姑姑!”

    云沐风抱着木九久迈过门槛,快步上了回廊。

    黄氏不可置信的问道“他就是睿亲王?慧明大师?”

    怪不得小姐有慧明大师的药方,这二人定是早就相识的。看着他不到两寸的头发,按时间算,莫不是那晚的人?!

    采诗道“是啊,现在是小姐的未来夫婿了,别愣着了,快进去。”

    云沐风轻车熟路的进了卧室,把木九久放在床上,为她盖上薄被,然后坐在床边拿过她纤细的手腕为她把脉。

    黄氏带着采诗、采荷端着热水等物进来。

    众人先跪地行礼“婢子们拜见睿亲王!”

    睿亲王把完脉,冷冷的观察几人的神色,片刻道“给她擦洗身子吧,孤王要检查她所有能接触到的东西。”

    黄氏道“婢子是小姐的贴身嬷嬷,让婢子带睿亲王去。”

    “嗯!”睿亲王站起来,走出房间。

    从吃喝到用度把木九久可能接触到的东西都检查了一遍,都没发现什么问题。

    睿亲王道“东西都没事。”

    “人的事,臣妇定会彻查。”沈夫人和木哲武走了进来。

    木哲武道“睿亲王还需要什么,可告诉黄氏去准备。”

    “不用,孤王的人会准备妥当,”话音刚落,韩潇带着几个小厮,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到了。

    沈夫人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这是要住在这里的意思?不妥吧?

    不过人家是睿亲王,如今木九久还生死不明,她也不能赶人。

    睿亲王看出她的意思,淡淡道“木大将军有伤,沈夫人也惊忧过度,还是回去休息吧。”

    他这是要赶人了?

    木哲武冷峻的脸上出现一丝裂痕,讪讪道“那末将等告退。”

    这是谁的家啊?谁的家?

    木九久仿佛漂浮在无边的黑暗里,一切都好似虚无,只要一口气就能被吹散一般。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么?

    话说不是上天堂或者下地狱么?

    难道是因为她游走在正义和邪恶边缘的特工身份,哪里都不收她?让她成了游魂野鬼?

    突然,一阵温暖的气流在四肢百骸流转。她似乎有了重力,缓缓落了地,远方似有光影朦胧。

    木九久颤颤巍巍的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张英俊憔悴的脸,漂亮的凤目下有一层青黑,完美的下巴上带着青青的胡茬。

    “小东西!终于肯醒了?”云沐风勾了勾唇角,眼底波光潋滟,映着烛火的微光,似有柔情流转。

    木九久迟滞的转了转眼珠,发现睡在自己的床上,“我没死?”许是很久没说话,声音有些艰涩。

    “本王没答应,想死可没那么容易!”云沐风起身倒了一杯水,把她抱起来靠在他身上,喂给她。

    她就着他的手喝了,才找到劫后余生的感觉。

    “妈的!竟然中招了!老娘要揪住那人,弄死他!”她的声音虚弱,但字字带着杀机。

    云沐风脸色黑了黑,“弄死谁?”亲了一下她的耳垂吹气道“你只能弄死孤王!”

    呃!木九久差点又晕过去。

    他把茶杯顺手放在床前的小桌上,“你好好养伤,不要瞎操心,一切有孤王在。”

    这句话让她的心震动了一下。

    不管多苦多难她向来一个人抗,从来没人跟她说过这样的话。

    不得不说,这句话在她心里比任何情话都动听。

    看她的神色柔和下来,他眼底浮上欣喜,抬手弹灭了烛火,抱着她躺下,“再睡一会儿吧,离天亮还早。”

    许是太虚弱了,她很快就又沉沉睡去。再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接近黄昏。

    云沐风斜靠在床边看书,看到她醒来,放下书,弯下身子轻轻亲了一下她的睫羽,“醒了?”

    他已经刮了胡子、换了衣裳,神清气爽的样子。

    “嗯。”她微微点头,心里某处已经不知不觉的在融化。

    他冲门外道“把药端进来吧。”

    韩潇端着药进来,眉开眼笑的对木九久道“女主子,你可醒了,你都昏睡了五天了,再不醒,主子又要回去当和尚了。”

    云沐风瞪了他一眼,拿起勺子要喂木九久。

    木九久摇了摇头,欠起身想坐起来。

    云沐风忙放下勺子,在她后背下垫上一个靠枕。

    她躺好,伸手去拿药碗,“我自己喝。”

    云沐风抓住她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一下,“还是孤王喂你。”

    这!木九久老脸一红,忙抽回手。

    宫宴上那个高冷孤傲、矜贵超然的睿亲王是不是假的?

    韩潇嘿嘿直笑,这几天木九久的汤药都是他亲自过手的,对云沐风一副妻奴的样子已经见怪不怪了。

    当了二十年和尚,没见过女人呗!

    采诗进来,见到木九久醒了,眼睛一亮,“小姐醒了?”

    木九久喝了一勺药,点头,“你一直跟在我身边,可知我何时中的招?”

    采诗困惑摇头“不知道,那两天大将军刚回来,小姐给大将军治了伤,一直在衔月庭,没和可疑的人接触啊。审问了小桃,也没问出什么。”

    木九久眼睛一瞪,夺过药碗,一口喝了,“你说什么?我不是在宫里中的毒?”

    “你中的毒叫‘七日黄泉’,应该是在府里中的招。”云沐风从床桌上的盒子里,取了一块蜜饯放到她嘴里。

    她把蜜饯当成敌人,狠狠嚼着,眸底暗潮汹涌,“奶奶滴!府里还能有谁?不过是那几个老少碧池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