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庭最牛系统〕〔盛世独宠:黑帝的〕〔千亿宠妻〕〔邪王独宠:纨绔异〕〔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甜妻逆袭,霸道老〕〔Hello,小甜心〕〔民调局异闻录之勉〕〔飞穹剑〕〔重生九七之锦绣人〕〔萌宝来袭:总裁爹〕〔重生之乖乖做上将〕〔七实姐的日常旅程〕〔刻写永世爱你的碑〕〔仙野纪〕〔楚臣〕〔剑鸣九天〕〔99亿闪婚:豪门总〕〔雷霆之主〕〔吾道多情之众里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九十九章 不是她们
    云沐风晚膳是在前院和木哲武、木哲霖等人吃的,还喝了酒。

    一回来就抱怨木哲武过河拆桥,明里暗里的要赶他走。

    说什么衔月庭是后院,他和他的护卫都是外男,长此以往,影响大将军府女眷的声誉。

    木九久暗笑,木哲武是怕云沐风几个给他和哥哥们戴绿帽子吧?

    云沐风也没反对也没生气,反正每天晚上他都会来的。

    翌日一早就告辞回皇上新赐给他的睿亲王府了,临走给木哲武和沈夫人撂下一句话“过几日孤王会来下聘,家师算过,七月二十八大吉,婚期就定在那日吧。”

    智空大师是谁啊?神州大陆有名的得道高僧,据说至少三百多岁了,他说是吉日,谁敢说不是?

    现在刚进六月,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虽然时间紧点但还来得及。木九久七月十八及笄,也不算坏了规矩。

    于是礼部、睿亲王府、大将军府都开始忙碌起来。

    木九久虽然生活能自理了,但汤药还没断,伤了内脏,后期调养恐怕得有好长一段时间。

    但她也忙起来,倒不是绣嫁衣。亲王妃的嫁衣是礼部来准备的,只让人量好尺寸就是了。

    她除了平时的锻炼和练功还要忙于应付那些来探望的人。

    原来她昏迷着,又有云沐风的人把门,都吃了闭门羹。如今她好了,又是睿亲王妃,借着探病,巴结讨好之人如过江之鲫。

    好在沈夫人、卫氏、王氏都是世家嫡女出身,也是见过世面的,处理的妥妥当当,只把一些木九久有必要见的人放进了衔月庭。

    这天木九久在衔月庭门口刚送走了宫里木太妃派来的人,就见一群花花绿绿的女子朝沁茗轩走来。

    领头的是三夫人端木氏,她衣着华贵,浓妆艳抹,头上插满了名贵的簪子,那些头饰首饰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亮瞎了众人的眼。

    一看这打扮就是个浅薄之人。

    她旁边的是容貌妖冶、已有少妇风韵的木婉云和另外一个刚满十一岁的三房庶女木婉清。

    端木氏异常的和蔼可亲,老远就笑道“九久可算是大好了,来来来,让婶母看一看是不是廋了。”

    木九久不由心中冷笑,真是个虚伪、臭不要脸的恶妇!

    木婉云脸上带着嫉妒和鄙夷,“我看倒没瘦,有睿亲王日夜守护疼爱,九妹妹这气色倒是越发好了。”

    端木氏瞪了她一眼,冲木九久笑道“这次真是凶险,九久真是福大命大,这也能逢凶化吉,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说话间几人走到了近前,木九久并没让她们进去的意思,环着双肩靠在门框上道“我是福大命大,多少次被人算计都没死成。三婶,有何贵干?”

    端木氏神色一僵,继而笑道“这不是听说你好了,带着你的姐姐和妹妹来看看你么?”

    木九久挑眉,“那多谢三婶好心了,看到了,没死,请回吧!”

    都已经明着开撕过了,还尼玛猫哭耗子,真是不要脸到家了!

    端木氏的脸色像吃了屎一样,木婉清窘迫的躲到她的奶娘身后。

    木婉云冷哼一声,冷嘲热讽道“木九久,我们好心来看你,你这是何态度?难不成以为你当了睿亲王妃就眼高于顶了不成?”

    木九久冷笑“妹妹哪敢啊,睿亲王妃哪能跟八姐姐这未来太子妃相比啊?不知我晕迷期间,册封姐姐为太子妃的圣旨到了没有啊?”

    木婉云脸色一黑“你!你这个……”

    木九久目露寒光,逼问道“我这个什么?我当然不如你有本事,就是太子对你始乱终弃,好歹还有端木海接着呢。你们不是还想把我和端木海送做堆么?看样子只能留着你自己用喽!”

    木婉云羞红了脸,嘲讽道“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也是个早就破了身子的!你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哦?我破了身子?谁看见了?你和端木海的赤身肉搏全府的人可都看见了。”木九久往前逼近一步,“你敢让宫里的嬷嬷来验身么?就是你让太子也上过,不是完璧之身也休想进太子府!”

    木婉云气的两眼通红,嘴唇颤抖,“你在玉竹寺的后山就让乞丐糟蹋了!”

    “你胡说八道!”木九久提高了嗓门,“污蔑未来亲王妃,你活腻歪了!”

    木婉云气的语无伦次,“我才不是胡说八道,那乞丐就是……”

    “你住口!”端木氏立刻打断她的话,一掐腰道“木九久!你别不知好歹!你以为你成了亲王妃就了不起啊,亲王府的后院可不会只有你一个女人!我本来好心想让婉清去亲王府帮你,看样子是我太心善了!”

    卧槽!原来如此啊!给她男人送女人,还让她感恩戴德不成?

    木九久呵呵两声,“呵呵!你是不是心善自己清楚!你干嘛不让木婉云把话说完?做了亏心事,心里有鬼吧?”

    “你你你……”端木氏心气得脸色泛红,话都说不清楚。

    木九久往前逼近了一步,“我我我,我怎么了?睿亲王府后院的事就不劳三婶操心了,您还是管好你自己房的事吧!别总是做些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事!”

    端木氏一副气得快晕倒的样子。

    木九久悠悠一笑,道“您老脸色有点差啊,一定要小心身体啊!尤其是脑子里别总是进水,做白日梦!”

    说完头也不回的进了衔月庭。

    木婉云气的咬牙道“我说不来吧,你非要来,这个小贱货就是被邪魔俯身了!”

    木婉清红着脸扯着奶娘的衣角,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端木氏瞪视着木九久悠闲的身影,眼中满含怨毒,手紧握成拳,尖细的指甲深深的戳进肉里。

    “好你个木九久!我们走着瞧!”

    木婉云咬牙,自言自语的道“不知哪个笨蛋,下毒也不多下点儿,竟没弄死这个蠢货!”

    背后怨毒的眼神,木九久毫不在意,虽然她内功修为很低,但木婉云咬牙切齿的话还是落入她的耳中。

    毒不是她们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