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宠婚:帝少老〕〔穿越六十年代之末〕〔御房有术〕〔极品女上司〕〔火影之大美食家〕〔重生八零之极品军〕〔次元法典〕〔女总裁的贴身特种〕〔源起幻想乡〕〔万灵大天敌〕〔导演有点皮〕〔上帝时刻〕〔我的青春不在线〕〔唐时烟雨〕〔无限婚契,枕上总〕〔傲骨狂兵〕〔谋取君心〕〔绝色狂医:魔神大〕〔女总裁的特战兵王〕〔聘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一百零五章 鬼医鬼相
    韩潇道“现在只能围住他,我家王爷已经配置了专门对付他的解毒药,马上就要到了。”

    木九久道“你也说鬼医有保命的本事,云沐风行不行啊?”

    “爱妃不信孤王?”一个清越冷然的声音从身后飘来。

    云沐风一袭墨衣,背负双手站在她身后。袍角猎猎,衬得他白若冠玉的脸庞更加的冷峻,眉头微锁,往昔那熠熠生辉的凤目此时也沁满了冰霜。

    “呵呵!”木九久忙狗腿儿的笑道“不是、不是,我是担心你的安全。”

    毒这种东西,她真的没办法应对啊。

    怎么她一个王牌特工,来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反而成了废物了呢?

    唉!伤自尊啊!

    “那还差不多,”云沐风唇角微勾,拿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药丸喂给她,“吃了。”

    她听话的张嘴吃了。

    他把瓷瓶扔给韩潇,“给围着的人一人吃一粒。”

    韩潇接住瓷瓶,倒出一粒也喂给采诗。

    采诗甩了他一记眼刀,一把夺过药丸扔进嘴里。

    木九久蹭到云沐风身边,用胳膊肘捅了一下他,八卦的朝韩潇努了努嘴。

    云沐风一脸淡然,给她把面巾戴上,揽着她的腰,两个起落到了药铺后面的小院内。

    他凝神一听,朝最中间的一间屋子走去。

    “谁?”屋内传来冷喝。

    云沐风把木九久挡在身后,掌上运气内力朝房门拍去。

    木九久乖乖站在他身后观望,她的内力值还约等于零,一定是她的气息惊动了里面的人。

    “轰”的一声,房门碎裂。

    但里面并未有人出来。

    后窗处传来箭矢和打斗的声音,肯定那人想从后窗逃走,被埋伏在那里的暗卫堵住了。

    一声惨叫,有人中箭。

    紧接着从破碎的房门里窜出一个佝偻的人影,看到堵在门口的几人扬手洒出一包药粉。

    一阵花香味儿袭来,木九久觉得头有些晕,但立刻恢复了清明。

    云沐风挺立如松,单手扣住腰间的玉带,另一手优雅一甩,数道寒芒射向那人。

    那人闷哼一声,仰倒在地上,用苍老的声音说道“你是谁?如何能解我鬼医圣手的毒?还能对付老夫的移穴**?”

    韩潇跑上去,只听几声惨叫,已经利落的废了他的武功。

    从怀里掏出什么东西,捏开他的下巴塞了进去,并点了他喉间的穴道,强迫他把东西咽了下去。

    鬼医干呕两下,毫无作用,“你给老夫吃的何物?你究竟是何人?”

    韩潇嘿嘿笑道“当然是好东西!你的东西可没少用在我家主子身上,现在不过还你一点点罢了!”

    云沐风道“把他弄到屋里去!孤王要和他好好叙叙旧!”

    暗处闪出两个人影,把鬼医像拖死狗似的拖进已经没门的屋子。

    云沐风又吩咐道“把这药铺搜一遍,所有的东西都运回府里,注意暗格、密室、密道之类的隐秘场所。”

    暗影里有人应答“是!”

    呃!这睿亲王还是个财迷!

    云沐风拉起木九久的手进了房间。

    房间内已经点上了蜡烛,鬼医像没骨头似的瘫在地上,韩潇和另外两个黑衣人背着手站在他身边不远处。

    鬼医不愧是鬼医,长的比鬼还难看。矮个子、大罗锅,贼眉鼠眼,满脸疤痕,两排大黄牙,嘴唇都掩不住。

    云沐风眉毛一蹙,凌厉的目光扫视了房间一眼,最后落在蜡烛上,淡淡吩咐道“换蜡烛!”

    鬼医脸色一变,惊诧道“你到底是谁?”

    韩潇另外找一根蜡烛,让云沐风看过,然后把烛台上的蜡烛换下来。

    云沐风淡淡道“奇怪孤王为何这么了解你?因为孤王多次中的你的招,只好给恩师写信,劳驾他老人家费心专门研究了对付你的方法。”

    “你是?慧明大师?!”鬼医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你还俗了!”

    云沐风冷冷道“玉竹寺那晚你亲自出马,也没弄死孤王,是不是很后悔?”

    怪不得那晚他受了那么重的伤,原来是中了毒!

    木九久不知道是不是该感谢这鬼老头儿,如果不是他的毒,她就找不到“解药”,找不到解药她就死翘翘了。

    鬼医苍老的脸上闪过绝望,“都是太子让老夫做的,你应该去找他!”

    太子?!

    木九久冷声问道“那些媚药也是出自你的手?”

    “呵呵呵呵!”鬼医一阵阴恻恻的鬼笑,“好像跟我要过,但宫里那种东西也不少。”

    木九久眼中闪过肃杀,“今天木府的柳儿来,买的什么药?‘七日黄泉’是谁买的?”

    鬼医呲着大板牙阴笑道“老夫为何要告诉你?”

    云沐风冷冷的给韩潇一下眼色。

    韩潇会意,抬手捏住鬼医的脚腕,只听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

    “啊!~”鬼医面部狰狞的惨叫,让人毛骨悚然。

    木九久好心的提醒道“他是鬼医,这样他会不会有一天自己接好啊?”

    韩潇崇拜点头“不愧是女主子,果然聪慧!”从靴子里抽出一把匕首。

    鬼医怪叫道“毒妇!你、你要干嘛?”

    韩潇笑的大眼睛眯成一条缝,抬手干净利索的把他另一只脚剁下来。

    鬼医连叫的力气也没有了,骂道“最毒妇人心!”

    木九久故作天真无邪的笑道“这就叫毒吗?如果您老人家还不想说,我还建议把你削成人棍呢!”

    韩潇在鬼医的衣服上擦着匕首上的血,好学宝宝似的问道“人棍是何物?”

    木九久笑的甜蜜,“人棍啊,就是把鼻子、耳朵、嘴唇、胳膊、腿,还有那个地方,所有突出的地方都削下去。”

    云沐风脸色黑了黑,轻咳一声提醒她注意言辞。

    鬼医大骂“你个毒妇!贱人!”

    “想做人棍就成全你!”韩潇举起匕首就朝他的胯部戳去。

    “不要!不要!”他老头子还没后呢,“我说!我说!今天那个小丫头买的也是‘七日黄泉’。”

    木九久“她买过几次‘七日黄泉’?”

    “就这一次。”

    木九久蹙眉问道“半月内有谁还来买过‘七日黄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修行在万界星空〕〔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