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职业圣殿〕〔伏天氏〕〔戏闹初唐〕〔冷酷男神的傲娇妻〕〔重生舞妃:锦绣嫡〕〔痴情摘心〕〔混蛋爹地妈咪要改〕〔重生之巅峰强少〕〔大争酣歌〕〔特种兵王〕〔重生之机甲大师〕〔僵尸玄学精通〕〔总裁,你家宝宝我〕〔奉孝夫人是花姐[综〕〔都市重生之修仙系〕〔一遇北辰,一世安〕〔我有祖宗十八代〕〔贴身军医〕〔踏天神王〕〔女总裁的特种保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一百零六章 带你装逼带你飞
    鬼医疼得脸色发白,断脚处的血流不止。

    “大约二十天前有个年轻女子来买慢性致命毒药,老夫给她拿了‘七日黄泉’。”

    木九久上前一步“谁?长的什么样?”

    “不知道,她带着帷帽,里面还蒙着面纱,穿了一身绿色衣裙。”

    韩潇拿着匕首,拍了拍他的裆部,“再仔细想想。”

    鬼医身体条件反射的微微一躬,哀号道“真的,她蒙的很严实,只有手露在外面。手很白嫩,一看就是不做粗活的,老夫还趁给她东西摸了一把,嫩滑的很。”

    说到这儿他眼睛一亮,“对了!她的左手背靠近手腕的外侧有一颗红痣,有米粒大小。颜色很鲜艳,在那白皙的小手上很显眼。”

    云沐风冷声问道“她是不是木府的人?”

    鬼医摇头道“不知道哇!那人是第一次来,木府的人来拿药都是那柳儿来,是太子的人介绍的。”

    云沐风看了木九久一眼,“还有何要问的?”

    木九久摇头。

    云沐风挥挥手,“把他带回去仔细审问!”

    鬼医哀号道“老夫都说了,为何还关老夫?”

    韩潇呵呵笑道“都说了?你卖出去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东西,不会就这几种吧?你有的是时间好好想!”

    另外两个黑衣护卫上前,一人挥掌把他打晕,另一人给他套上黑布袋,抗在肩上,飞身出了院子。

    韩潇用帕子把那只断脚拿出去处理。

    云沐风见木九久面色平静淡然,没一丝恐惧和紧张,不由得眼底泛起探究之色。

    这个小东西,真的很不一般!

    站起来握住她的手,“走吧,我送你回去。”

    木九久把手抽回来,给了采诗一个眼色,看了一眼蜡烛,先一步出了屋子。

    采诗落后一步,用帕子把那一截换下的蜡烛包起来,收入怀中。

    云沐风对一个黑衣人吩咐道“陆乘风,你带人把东西搜干净后,去跟木大将军汇报一下情况。”

    陆乘风拱手行礼道“是!”

    云沐风揽住木九久的纤腰就飞上了屋顶,几个起落没了踪影。

    “小姐!”采诗内力一提,刚要飞上屋顶,被人一把拽了下来。

    韩潇拽着她的衣袖呵呵笑道“采诗姑娘就不要去打扰主子们了!”

    “松手!”采诗面色通红,眼角扫过偷偷看过来的暗卫们。

    陆乘风在远处吹了个口哨,笑道“韩潇,也搂着飞啊!”

    采诗气的一拳砸向韩潇的面门,韩潇抓住她的小拳头,一扭一带就把她箍在怀里,提气飞上了屋顶。

    陆乘风又打了几个口哨起哄”该亲的时候亲啊!别客气!“

    木九久感觉身边冷风嗖嗖的,简直像做过山车似的。

    还是没系安全带的过山车,整个身子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箍在云沐风高大健硕的身体上。

    轻功真是太不科学了,没有翅膀,是怎么克服自身的重力在空中飞的?

    木九久仔细观察,发现云沐风并不是像鸟儿一样单纯在空中飞,而是隔上几息就在一些东西上借一下力。

    比如屋檐、墙头、树枝,甚至空中飞过的落叶和鸟儿。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一叶渡江那种原理吧。

    等木九久缓过神来,却发现不是去木府。

    她附在他耳边问“这是去哪儿啊?”

    “到了就知道了!”

    最后在一处楼阁的露台上停住。

    楼阁建在一片湖水中央,有三层,有一条蜿蜒的水上长廊通往岸边。

    长廊的廊檐下挂着宫灯,被风吹的摇摆不定,昏黄闪烁的灯光倒影在湖水里,给人一种梦幻而飘渺的感觉。

    露台上有一个小圆桌,上面放着一个酒壶、两只酒盏。

    桌旁放着两把椅子。

    云沐风把木九久放在其中一把椅子上,自己在对面坐下,“喜欢这里吗?”

    木九久看着水面上摇曳的荷花,“不错,春看荷叶、夏赏莲,秋收莲蓬、冬赏雪。”

    “就知道你喜欢,”云沐风执壶把两只酒杯注满,“以后我们就住在这里,楼下就是我们的新房。”

    “啊?”木九久恍然大悟,“这里是睿亲王府?”

    “以后你就是这里的女主人了!”云沐风拿起酒杯轻抿了一口,“住腻了这揽月阁,府里还有其他院子,你随便挑着住。”

    木九久拿起酒杯喝了一口,一股辛辣的味道顺着食道直到胃部,她还是第一次喝这个时代的酒。

    味道确实香醇,这可是没任何添加剂,纯粮食酿造的酒。

    时间真是个好东西。

    它可以让沧海变成桑田,也可以让念念不忘变成漠然相忘,还可以软化那锋利如刀的目光,让原来遥不可及的人,突地伸手就可以触摸到。

    木九久一口小酒下肚,人没醉,心却醉了。

    这万家灯火、一轮弯月、两个闲人、一壶老酒,即使一句话也不说,竟也是说不出的惬意。

    看着他手上的神女幽瞳戒指,心里竟然没有那么强烈的感觉了。

    在这里她有了父母、兄弟和疼爱自己的男人,她开始留恋这个地方了。

    “想什么呢?”他把椅子朝她挪进了些,伸开长臂把她揽入怀里。

    木九久把头靠在他的胸前,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轻声道“没什么,只是心里有些不安,不知道这样对不对。”

    云沐风以为她指的是来这里和他私会,吻了一下她的额头道“傻瓜,你都是孤王的人了,当然是对的。”

    木九久瞪眼“谁是你的人?”

    “好好好!”云沐风吻了一下她的嘴唇,“孤王是你的人,行了吧?”

    “呵!讨厌!”她轻轻捶了他结实的胸肌一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样子多么娇俏可爱。

    云沐风的眼神边的热烈起来,用大手挑起她的下巴,俯下头来吻向她的唇。

    可惜……

    “耶?有大鸟哎!”她的手指向了半空。

    云沐风目光一沉,顺着她的手遥望过去,咬牙说了一句“是暗卫。”

    顾小九眨着眼睛,脸上都是羡慕向往之色。

    “想学轻功?”云沐风眼中笑意点点。

    轻功是逃命必备,学了轻功再加上她防身的本事,定能大大提高战斗力。

    她早就对云沐风和暗卫们飞檐走壁的功夫心驰神往已久,听到云沐风的话,当即点头如捣蒜“嗯嗯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