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宠婚:蜜吻小〕〔撩一送二:总裁大〕〔修仙之重生仙帝〕〔魔法日记:魔伊传〕〔傲天弃少〕〔早安,龙先生!〕〔快穿:炮灰女配要〕〔剑鸣九天〕〔来自男主后宫的宠〕〔恋爱手册,萌妻掌〕〔喜劫良缘,纨绔俏〕〔韩先生,情谋已久〕〔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医杀手妃〕〔神医凰后〕〔慕川向晚〕〔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狂医废材妃〕〔国民男神是女生:〕〔创神纪:女王有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一百一十九章 献策安置伤兵
    好用?这是几个意思?周围听到的人都落下一脸的黑线。

    “来、来、来,”木九久狗腿儿的扯着脸色有点尴尬的云沐风的袖子,让他坐到一边准备让他休息的椅子上,“快坐下歇歇,忙了这半天定然累了。”

    云沐风强压着上扬的唇角,一本正经的坐到椅子上。

    木九久笑嘻嘻的说道:“王爷,小的还有一个要皇上出钱的点子,不过只是初期投入些钱,以后好处可是大大滴。”

    那一脸讨好的谄媚样儿,夸张的让人一看就是假的。

    木易峰扶额,“行了,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

    这妹妹的性子怎么变的越来越让他不认识了。

    “哎呀!小孩子无妨,让他说说嘛!”云承睿打哈哈,那意思说错了就是童言无忌,不必在意。

    周围一些将领和可以行动的伤兵也支棱起耳朵听着。

    “嗯,说说看,”云沐风淡笑着点头,他很想知道她到底有什么好点子。

    “睿亲王殿下不光容貌惊为天人而且如此英明神武,”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刚才小的听那些断胳膊断腿的伤兵说他们退役后只有二十几两的抚恤金,这些银子花光就没有了。”

    云沐风往椅子背上一靠,挑了挑眉毛,一双凤眼中波光流转,唇角戏谑的上弯,“多少银子花光也没有了呀,难不成朝廷要每月发银子养着他们到死不成?”

    木九久被他的目光晃得有些眼晕,这特麽也太没天理了,一个男人长这么好看,这让众女子情何以堪啊?!

    “咳、咳,”木易峰在一边轻咳提醒正在犯花痴的木九久。

    呃!木九久咽了一下口水,说道:“那样当然也是办法,不过太为难皇上他老人家了。”

    在现代伤员按月领抚恤金很正常的好不好?

    只听她说道:“有句话说的好,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也有人常说,救急不救穷。小的觉得与其每月给伤兵救济,不如给他们找个好活计,自己赚工钱,总比领救济自在,也能实现他们的自我价值。”

    木易峰和木易衡互相看了一眼,他们自束发起就跟着上战场,自问爱兵如子。

    木哲武也是想尽办法为士兵争取好的待遇,从来没出现贪墨军饷的事情。无论是军饷和抚恤金都是南月的军队里最高的。

    他们认为做到这样已经实属不易,如今听木九久提出这样的建议,倒是感到好奇。

    安王世子摇着折扇,漫不经心的说道:“你倒说说如何安置伤残兵卒,即让他们衣食无忧又能实现什么自我价值?” 木九久理了一下思绪说道:“这里老百姓往外地亲人捎信带东西大都拜托商队帮忙,花费多不说,还不一定找到人帮忙,十分不便。若是朝廷挑头儿成立一个递送部门,规定好价钱。到时每村或者每镇分派

    一个伤兵做递送员,负责收拢信件、发送信件,每月领工钱,岂不是一举两得?”

    这是搬用现代的邮局和快递理念。 “还有那些官路常年无人维护,坐马车能颠散了骨头,听说是由官府统一召集各村乡亲出徭役修补,有损毁的地方不能及时处置,更别说平时养护了。如果各村乡亲多交几斤粮食免去徭役,让退役的伤兵平

    时养护官路,我想他们是很乐意的。” “再有城里的各条街道也多无人清扫,只有商户打扫自家门前,还时常为此起口角之争。没有商铺的地方常常脏乱不堪。若是给伤兵们设个清扫的职司,一条街道两人或者多人,每日打扫岂不干净规整许多

    ?商户们每月多交十几文铜钱就能免去麻烦想必也不会反对。”

    木九久一边来回走着,一边打着手势,想着现代那些拥军政策,不由的越说越快。

    “如果这样还安排不下所有伤兵,那就用减免上税的方法,鼓励商户或者作坊雇用伤兵做些力所能及的活计,或者干脆朝廷开办拥军作坊、拥军农场,专门收纳伤兵和退役的兵卒……”

    说到这儿,又想起没受伤的退伍兵。 “啊,对、对,不只是伤兵,打完仗退役回家的兵卒,衙门的捕快、村里的里长这些职位要优先录用。有在役的兵士或者烈士的人家要减免赋税。这样没有了后顾之忧,若再有战事,征兵令发下去,怕是年

    轻后生会蜂拥而来,作战杀敌时也更勇猛……”

    木九久说的兴奋,根本没注意在场的人望向她的眼神,已经不是简单的赞同欢喜,神色里有疑惑和震惊。

    屋内、屋外都静悄悄的,只有她甜美而又抑扬顿挫的声音。

    苏文清站在门内望向她的目光渐渐灼热起来。

    采诗心惊肉跳的扯了扯她的袖子:您别再得瑟了,不然就被当成异类了。

    木九久意识到一时忘形说多了,大眼睛骨碌碌的转了几圈儿,心里有些后悔,干咳了两声说道:“那个,我瞎说的、瞎说的,不知这些有没有用。”

    云沐风用惊喜和探究的目光望着她,手习惯性的去揽她的腰。

    “咳咳!”木易峰察觉到苗头不对,干咳道:“还有个参将,问题比较复杂。”

    云沐风忙不着痕迹的把手收回来。

    木易衡冷峻严肃的脸上,也出现一丝裂痕,“腿部受伤,一只箭镞卡在膝盖的关节处,因为周围血管和经络较多,随军大夫取不出,也不敢取。”

    习惯真是太可怕了!云沐风脸上泛起一丝红晕,起身道:“去看看!”

    参将伤在腘窝处,真个膝盖周围已经发黑溃烂,箭镞如果再不取出来就得截肢了。

    “这个位置血管和神经,呃,就是经络都非常丰富,所以选择切口的时候要绕开,不一定在创口处下刀,”木九久用手比划了一下,“可是对于脉络我并不熟悉。”

    “孤王来!”云沐风挽起袖子,韩潇立刻上前为他拢袖子。 那参将一听睿亲王要给他治伤,受宠若惊的要起身跪地行礼,被云沐风制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