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1号宠婚:军少追妻〕〔绝境逃生〕〔雷神皇〕〔蔺先生,一往情深〕〔盛世为凰:暴君的〕〔萌妻不服叔〕〔医痞农女:山里汉〕〔盛宠皇妃:夫君,〕〔惹火狂妻:邪帝,〕〔逆天千金之制霸豪〕〔重生悍妇〕〔国民男神是女生:〕〔娇娃联盟:小妻超〕〔重生之全能男神:〕〔先婚后爱之独宠世〕〔首席独宠:军少的〕〔尸王噬宠:妖女要〕〔绝色毒医王妃〕〔绝世符神〕〔我的姐姐很弟控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一百二十一章 睿亲王和宁王的关系
    回到大将军府,木哲武刚从兵部议事回来,听说几人在回城路上遭到刺杀,不由得蹙紧了眉头,眼底寒气汹涌。

    确定几人都没受伤后,挥手对木九久道:“你回去休息吧,此事为父和睿亲王会处理。”

    云沐风安抚的笑笑道:“去吧。”

    “是!”木九久乖巧的回衔月庭。

    采诗试探的问:“小姐,你说会是三老爷和三夫人吗?”

    木九久思索道:“八九不离十,不过也不排除有人栽赃陷害。”

    三?三老爷?三夫人?三公子?三王爷?.

    真的会是三房的人吗?

    会不会有人因为木婉颖和木婉云都成了太子的人,而离间两家的关系,防止太子完全掌控木家?

    思索间回到了衔月庭,黄氏一边帮她更衣一边禀报道:“小桃死在地牢了。”

    “死了?不是七日才毒发吗?怎么死的?”

    黄氏道:“听说是用刑的时候吓死的。”

    木九久虽然为她如花的年纪而惋惜,但俗话说自作孽不可活,她也算罪有应得了。

    木九久好好洗了个澡把一身的血腥腐臭之味洗去,用了晚膳,练完瑜伽,开始修习内功心法。

    云沐风来的时候,她正要休息。

    他二话不说把她拥在怀里,吻着她的脖子道:“刚才吓到了吗?”

    她闻到他一身的酒气,推开他问道:“喝酒了?”

    “嗯,陪着老丈人喝了几杯。”

    木九久心里又暖又酸,前世,这样温馨正常的日子她是想也没想过的。

    有人爱、有人疼、有人护的感觉真的很好!

    手无意间摩挲到他手上的神女幽瞳戒指,她发现已经舍不得离开了。

    ……

    “滚开!”躲到床里,“今晚的事是谁干的?”

    他没像往常那样赖上来,而是侧卧在枕头上醉眼迷离,把她的小脚丫握在大手里摩挲着,“太子和木哲霖。”

    木九久被他痒的恨不得一脚踹向他的鼻子,“太子?他跟你有仇?为何总是和你过不去啊?”

    木哲霖一家恨毒了她,倒是不意外。

    他轻笑,“不是跟孤王过不去,是跟宁王过不去。”

    手指挠了她的脚心两下。

    “啊!”木九久痒的惊呼一声,把脚缩回来,“难道你支持宁王?”

    云沐风拽着她的脚腕,像拖小猫小狗一样,把她拖到怀里,“是他怕孤王支持宁王。”

    木九久就势往他怀里拱了拱,小心的问道:“你和宁王还有别的关系?”

    那妖孽长得如妖似仙、雌雄莫辨的,云沐风长的英俊威武、气宇非凡,莫不是.?

    这么想着看向云沐风的眼神就暖昧起来。

    云沐风的俊脸黑了黑,咬牙狠狠的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道:“小脑袋瓜儿想什么呢?”

    木九久痛呼一声,捂住酸痛的鼻子。

    云沐风俯身过来,咬了她的嘴唇一下道:“你不觉得我们长的有相似的地方么?”

    木九久仔细一想,二人的五官确实有相像的地方,尤其是眼睛和嘴。

    “你们是叔侄,长的像,没什么奇怪的呀。”

    “他母亲和孤王的母亲是亲姐妹。”

    木九久恍然,然后惊愕道:“我记得皇贵妃是前北月国的亡国公主,那你母妃岂不是也是……?”

    北月国原来在南月以北,皇上登基后,御驾亲征灭了北月,形成了如今南月的广阔版图。

    云沐风点头,弹了她的额头一下,“连你相公的身世经历都不了解,你这小脑袋瓜里整天想的什么?今天那些安置伤兵的计策你是怎么想到的?”

    “啊?”木九久吃惊,这思维跳跃的也太快了吧?

    云沐风捏住她的下巴,目光灼灼的望着她有些心虚的眼睛,“嗯?”

    声调微微上扬,磁性的声音像焦尾琴一般动人心弦。

    “呵呵呵!”木九久干笑道:“我在一本游记上看到过,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嘛!”

    说完她就往前探头……

    “嗯,”他惬意的哼了一声,眯着眼睛享受起来。

    木九久心中腹诽:这就是传说中的美人计和将计就计?

    云沐风眼底笑意点点:不管她为何如此特别,这个宝贝女人是孤王的!

    接下来的几天,木九久除了习武练功、调养身体,就是把可以想到的里衣和睡衣的款式统统画下来,交给卫氏和王氏。

    她们在上面加上这个时代的一些绣花和元素,演变和衍生出许多花样。

    里衣店已经开业,这些新款式将陆陆续续的上架,木九久只等着数银子就是了。

    云沐风似乎也忙了起来,来的比平时晚了许多,甚至有时好几天不见人影儿。

    朝堂之上也是暗潮汹涌,几个皇子拉帮结派,明争暗斗的好不热闹。

    木哲武的退路也开始秘密的准备起来,木易辰辞去了军职,带着一些心腹随从,南下经商。

    不管外面风云如何变幻,木九久的日常主题没有变,就是强壮身体、努力赚钱。

    转眼间,进了七月,木九久的及笄礼和婚礼开始紧锣密鼓的准备起来。

    顾非墨和八公主的大婚也近了。

    奇怪的是,手背上有红痣的女子却一直没找到。

    施嬷嬷借着发月钱,将府里的丫鬟、婆子的手看了个遍,也没结果。

    采诗纳闷道:“莫不是咱们查的方向错了,那人根本不是这府里的丫鬟?”

    木九久蹙眉:“难道是府外的人?” 黄氏道:“会不会是那鬼医记错了?要不要再向他问问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