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星之勋〕〔神级强者在都市〕〔报告长官:夫人在〕〔重生小俏娘:摄政〕〔重生蜜宠:景少,〕〔大道朝天〕〔惹火萌妻:总裁老〕〔娇妻入怀:霸道老〕〔临时老公,吻慢点〕〔北宋大表哥〕〔蜜捕成婚〕〔锦堂归燕〕〔生存进度条[穿书]〕〔绿茵风暴〕〔残王嗜宠:透视小〕〔歆底沉千念〕〔王者荣耀之超级召〕〔报告妈咪:爹地要〕〔都市之时间主宰〕〔替嫁小妻有点甜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一百二十三章 约会
    木九久望着自己莹白无暇的玉手,唇角泛起一丝了然的冷笑,“是她!”

    卫氏狐疑问道:“是谁?”

    木九久伸着手问一旁的采诗道:“你还记得,木婉云突然转性那天么?她的护甲刮破了我的手指。”

    采诗立刻明白,“小姐的意思是她那天给您下的毒?”

    卫氏神色一凛,思索道:“她的贴身丫鬟春草,好像就在那几天赎了身嫁人去了。”

    她和王氏帮沈夫人打理家务,这些事自然知晓,“母亲身边的春杏是春草的堂妹,可问问她春草嫁到哪里去了。”

    木九久对采诗道:“你让黄姑姑去问问此事,然后派人去看看春草的手背上有没有红痣。”

    黄氏去了没一会儿就回来了,面色难看。

    采诗没等她站定,就着急的问道:“怎么样?”

    黄氏神色凝重的道:“春杏说春草回到家也就三四天就暴毙了,吐血而亡,七小姐还送去了二百两抚恤银子。”

    卫氏问道:“那她手上有没有红痣?”

    黄氏道:“春杏说不知道,从来没注意过。那红痣只有米粒大小,又在手上,是不容易引人注意。”

    采诗恨恨的道:“小姐,婢子去刨了春草的坟看看。”

    木九久眼底泛起淡淡的寒光,“不用了,估计那春草也是被‘七日黄泉’灭口了。”

    木婉宁,呵呵,倒是比木婉云有脑子。

    她木九久一个一千多年后的金牌特工竟然着了一个深闺小姑娘的道儿,真是丢人啊!

    城内一处茶楼的雅间内,公孙慧冷着脸摘下帷帽,忿忿的径自坐到椅子上。

    木婉云一身宫女打扮,优雅的喝了一口茶,缓缓放下茶杯,轻笑道:“看样子公孙十小姐日子过的不怎么好啊。”

    “少废话!”公孙慧冷傲的斜睨着她,“鬼鬼祟祟的约我出来做什么?”

    太子侍妾是不能随便出东宫的,看木婉云穿着宫女的衣服就知道是偷跑出来的。

    木婉云莞尔一笑,“当然是找你合作了。”

    公孙慧讥笑道:“我跟你有什么好合作的?别以为你先进东宫就占了先机,不过一个不入流的庶妃。我可是侧妃,你老实点儿,将来日子还能好过点儿!”

    木婉云眼底闪过寒光,咬牙道:“我这样还不是被木九久害的?你也在她手上吃过几次闷亏,想不想报仇?”

    公孙慧眼睛一亮,但面上还是冷淡的道:“本小姐怎么会跟她一般见识。”

    木婉云没错过她眼底的亮光,幽幽的道:“本来想给你个一击把木九久弄死的机会,既然如此那就算了。”

    公孙慧见她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不禁动了心思,但嘴上还是嘲讽道:“有这机会,你自己怎么会让木九久搞的身败名裂,灰溜溜的逃出大将军府?”

    看木婉云极力掩饰的憔悴面容,公孙慧的心情大好,“看样子太子哥哥也看透你这狐媚子就是个破鞋了吧?”

    木婉云气的满脸通红,正要发作,想起今天的来意,又生生把怒气压下去。

    冷冷一笑道:“你以为太子会瞧得上你吗?你不过也是个落了水被人看了身子,还在百花会上丑态百出的贱人。如果你想咽下这口气,看着木九久坐上仅次于皇后的睿亲王妃之位,就当我们今天没见过。”

    公孙慧被她戳中了心口,气的喘着粗气问:“你说!”

    木婉云奸计得逞的一笑:“木九久几个月前就在玉竹寺失身了,而且是和一个脏污的乞丐。”

    公孙慧闻言精神一震,复又黯淡下来,狐疑的问:“既有这样的事,你早就捅出来了,怎么会忍到现在?”

    木婉云阴恻恻的笑问:“你不信?”

    公孙慧冷冷道:“我不是傻子!”

    木婉云嘲讽的扯了一下唇角,“乞丐是太子找的,药也是太子找的.”

    她把揽翠山玉竹寺的事,大略给公孙慧讲了一遍,然后道:“我们并未当场捉奸,但深更半夜、荒郊野外的她找不到解药,只能用男人解毒。”

    公孙慧将信将疑,还是那句话:“你怎么不早用这件事羞死她?”

    木婉云不耐烦的道:“俗话说捉奸捉双,没有当场堵住,我说了也只是传言而已,再说我一家还要在大将军府立足呢!没有证据,又没立场验身。”

    看公孙慧的样子已经信了七八分,木婉云暗示性的接着道:“除了宫里和她未来的夫家,谁有权利验她一个大将军府嫡小姐的身?”

    公孙慧最后一丝怀疑也被打消了,嘴角露出算计的微笑。

    木婉云优雅的喝了口茶道:“只要有了理由验她的身,是不是完璧,还不是那嬷嬷一句话的事。再说就算她是完璧,被人怀疑贞洁,也不配做睿亲王妃了!”

    锦城最大的戏楼妙音阁内,木九久坐在二楼的雅间内,优哉游哉的喝着茶,隔着珠帘看着戏台上咿咿呀呀的唱作念打。

    灼热的夏风吹进窗户,裹夹着淡淡的花香飘进屋来,让人的心情也不禁跟着敞亮起来。

    门被轻轻敲响,一个带着帷帽的女子带着两个丫鬟进来。

    木九久淡笑着打招呼道:“芸娘,都要做新娘了,怎么还出来?”

    这个时代的女子出嫁前几天,为表示害羞是不能出门的。

    丫鬟替秦芸娘摘下帷帽,露出那张已经羞得通红的小脸儿。

    但眼底却带着淡淡的忧伤和不安,一双杏眼,雾蒙蒙的蓄着泪水。

    木九久神色一惊,忙道:“怎么了这是?快坐下!”

    秦芸娘在丫鬟的伺候下落了座,拿出帕子轻轻拭泪,道:“让九小姐见笑了,我只是心里郁闷的难受,约你出来说说话儿。”

    木九久很同情她,任谁嫁给一个已经有一堆妾室和庶出子女的相公,心里也憋闷的吧。

    何况婚后还有可能跟着安王回西南封地,远离家乡和亲人。对于这个时代的深闺女子真是一件很恐怖和迷茫的事。

    只好假意劝解道:“安王世子我也见过几回,应该是个不错的人,你也别太忧心了。” 总不能撺掇她逃婚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重生八零:媳妇有〕〔首席律师〕〔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