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宠婚:蜜吻小〕〔撩一送二:总裁大〕〔修仙之重生仙帝〕〔魔法日记:魔伊传〕〔傲天弃少〕〔早安,龙先生!〕〔快穿:炮灰女配要〕〔剑鸣九天〕〔来自男主后宫的宠〕〔恋爱手册,萌妻掌〕〔喜劫良缘,纨绔俏〕〔韩先生,情谋已久〕〔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医杀手妃〕〔神医凰后〕〔慕川向晚〕〔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狂医废材妃〕〔国民男神是女生:〕〔创神纪:女王有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一百二十四章 睿亲王的身世
    “有什么办法,女人不都是这样么?”秦芸娘的声音弱弱的、细细的,里面夹杂着一丝不甘,“只希望世子能给我些许正妃的体面。”

    这要求也太低了吧?

    木九久觉得自己跟云沐风签那个婚前协议,他都没急,真是很幸运了。

    木九久干巴巴的劝道:“应该会的。”

    心里却说道:天下好男人有的是,干嘛非得在这一棵结了果子的树下等着挨砸啊?

    低声抱怨道:“皇上也是的,干嘛总是多管闲事,管人家儿女的婚事,他自己的儿女都管不好。”

    秦芸娘顿时变了脸色,做出禁声的动作,“嘘~,慎言!”

    木九久笑着探探舌头。

    恐怕皇上是觉得安王和容庆都是闲职不参与朝政,才把锦衣卫总指挥使这个最信任的大特务头子的女儿指给容庆的吧。

    不然朝臣谁和秦绍理做亲家他都不放心。

    秦芸娘柔柔的道:“对了,上次你让我向父亲打听的睿亲王的事,我打听清楚了。”

    “哦?”木九久神色微凝,“快说说。”

    她觉得是应该好好了解一下睿亲王的身世,看睿亲王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只好拜托了秦芸娘,锦衣卫的资料应该是最全面的。秦芸娘拨弄着茶碗里的茶叶说道:“睿亲王是先皇幼子,生母是前北月国的长公主,现在皇贵妃一母同胞的姐姐。听说那长公主容貌不输于皇贵妃,却为了北月国安危自愿到南月皇宫来做细作。当时她冒充

    宫女混进宫,被先帝一眼看中并成宠。不久就发现有孕,封了美人,来年生下了睿亲王,升了嫔位。”

    细作?半个同行啊!

    木九久问道:“后来被发现了?睿亲王母子怎么处置了?”秦芸娘点头说道:“在睿亲王三岁的时候,先帝的一个妃子举报,先帝亲眼发现了她往外传消息。然后勃然大怒,亲手将一杯毒酒灌到她嘴里。当时场面混乱,谁也没发现睿亲王藏在帷幔后,亲眼目睹了这

    一切。”

    一个三岁的孩子,肯定留下不小的阴影,木九久对睿亲王升起一丝怜悯和心疼。

    叹息说道:“被自己宠爱的妃子背叛,先皇肯定气坏了。”

    “是啊,”秦芸娘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嗓子,“当发现睿亲王在场时,先皇气血攻心就吐了血,当时就下令杀了宫里所有的人。因为岁数大了,禁不住打击,当时就病倒了。”

    木九久说道:“听说先皇的皇子们夺位之争非常惨烈,最后只剩下皇上和睿亲王。”

    秦芸娘点头,接着说道:“先皇临终前立当今皇上为太子,怕北月国支持睿亲王夺位,把当时只有四岁多的睿亲王送到佛光寺出家,并立下遗诏,要求皇上以后无论如何要留下他一命。”

    “皇上登基后,剩下的几个兄弟并不服,动作不断,有的公主也参与进来。皇上把那些兄弟姊妹宣进宫,全部射杀。只剩临川公主和寺里的睿亲王。”

    木九久可以相像出当时的惨状,玄德帝可真够狠的,不过不狠怎么能坐稳那个位置?秦芸娘细声细气的说道:“当时睿亲王还没有封王,皇上坐稳皇位后,觉得应该把他从寺庙里接回来,以显示他也是可以兄友弟恭的。就封了睿亲王,封地是东南方的富庶之乡。但是八岁的睿亲王并不领情

    ,表示和皇室脱离关系。”

    想必睿亲王是恨先皇的吧,木九久眼前浮现出一个倔强俊美的小和尚, 挺着脊背跪在佛前,想脱离皇室的纷争,可是却一直没想到自己一直都在纷争之中。

    木九久现在觉得自己的过去,似乎比云沐风要好一些。

    虽然出生就被父母遗弃,被选入特工基地接受残酷的训练。但累的伤的都是身体,她的心是轻松的,除了偶尔的孤寂,没有爱也没有恨。

    真想立刻把那个高大坚强,貌似无坚不摧的男人搂在怀里,好好心疼一番。

    于是,晚上云沐风来的时候,木九久就冲过来,紧紧搂住他的腰,脸靠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

    云沐风有片刻愣怔,平时都是他主动,她还恶言恶语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这陡然而来的柔情缱绻,竟让云沐风有些不自在起来。

    他伸手撩过她垂落的发丝,低着头卡在她耳后,柔声问:“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

    她紧了紧手臂,“没有,就想抱抱你。”

    “那是想孤王了?”云沐风漂亮的黑眸中有波光荡漾,像洒满粼粼月光的河。

    “嗯,”木九久抬起头来看他,一双美目杏眼波光潋滟,映着烛火的微光,显得十分轻灵动人。

    云沐风的呼吸急促起来,“哪里想?表现给孤王看!”

    说着抱起她往榻边走去。

    木九久立刻挣扎捶打:“色和尚!煞风景!你怎么这么不解风情啊!”

    “如何才叫解风情?这样可以吗?”

    “一边儿去!”

    “不!孤王想。”

    “忍着!”

    “……”

    七月初十,

    云承睿和秦芸娘大婚。

    一大早木九久就被梳妆打扮一番和木哲武、沈夫人、两个哥哥嫂子、木婉颖、木婉灵一起去安王府参加婚宴。

    她们来的算是早的了,但刚到后院大厅门口,就听到卫太妃抱怨的声音:“辛婷竟然还不来,这府里的女眷都在西南封地,她也不来帮忙支应客人!”

    沈夫人的神色略显尴尬,但还是保持着娴雅温和的笑容。

    木九久忙扬声道:“这是谁惹美丽大方贤良淑德和蔼可亲的太妃娘娘生气啦?”

    “扑哧!”卫太妃还没见到人,光听这一串儿奉承就绷不住笑出来。

    木九久应声迈进门槛儿,梳着飞仙髻,戴着珍珠步摇,穿浅紫色暗绣石榴花叶交领短襦,系着十二破蓝色齐胸襦裙。

    她背脊挺直,行走间裙裾飞扬,如行云流水般优美流畅。

    粉面含笑、神采飞扬,双目熠熠生辉,顾盼流连间带着慧黠和灵动。她一进来,整个大厅仿佛都豁亮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