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妃倾城:王爷宠〕〔异界超级神医〕〔颜夕江墨琛〕〔极品神医〕〔假老公,你是鬼哟〕〔她比蜜糖甜〕〔生死帝尊〕〔军少住隔壁:丫头〕〔都市最强皇帝系统〕〔暴力甜妻:帝少不〕〔浴血武神〕〔退役特种兵之全能〕〔刁蛮战王妃〕〔断案奇妃:九王爷〕〔万古魔君〕〔诸天降临大逃杀〕〔极品神医奶爸〕〔田宠医娇:腹黑将〕〔无限英雄之无尽征〕〔霸道帝少惹不得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一百二十六章 捉奸的来了
    自从百花会木九久被赐婚后,木九久还没见过顾非墨。

    莫不是顾非墨在大婚前要见她一面,要跟自己的过去做个了断?

    想起那个温润如玉、清雅如风的小鲜肉,她心里一阵柔软。

    木九久侧头对沈夫人和卫氏道:“我出去一下。”

    “怎么了?”沈夫人关心地问。

    木九久站起身来,笑道:“没事,我吃好了,去吹吹风,等会儿就回来。”

    沈夫人吩咐了采诗仔细跟着。

    木九久离开大厅,厅外伺候的下人问明她的意思,领着她往后园走。

    安王府的的花园因常年没有主人居住,似乎疏于打理。虽然假山堆砌,幽泉池水,但花草并不茂密。

    走到花园里,隐约瞧见假山后那抹月白色的身影,站定了脚步。

    对带路的下人道:“我就在这里歇一会儿,吹吹风,回去的路我们省得,你自去忙你的吧?”

    “是!”下人躬身退下。

    采诗犹豫道:“小姐,小心有诈。”

    木九久抬手制止她的话,摸着腰间的匕首,紧走几步,来到了假山后。

    顾非墨正靠在假山上,看着假山脚下的清冽群水呆呆出神,背影失意又落寞。

    还真是他,木九久松口气,收起匕首,走到他的身后,说:“怎的也不带个小厮跟着?”

    顾非墨在溪水里看到了她的倒影,随即转过头来,嗔笑:“你吓我一跳!”

    短短一个多月没见,他憔悴、成熟了很多,那澄澈如秋水的眼睛中,带着丝丝落寞和苦楚。

    木九久心中泛起疼惜,叹气道:“怎么瘦了这么多?保重身子要紧。”

    他的眼中似浮起雾气,垂下眼睑,蝶翅般的卷翘睫毛掩去眼底的痛苦和复杂。

    喃喃道:“九久,我不想娶别人,我一直想娶的人是你。”

    他俊美的脸上浮起红晕,呼吸也有些急。

    木九久无奈道:“皇上赐婚,我们也只能遵旨。想开些,人活着不光是为了感情。我们做不成夫妻还是表兄妹呢。” 顾非墨是一直喜欢原主的,换成了她,感情有增无减,可是她对他只是停留在颇有好感的阶段,没机会进一步发展。这个曾经让她心动的纯情小鲜肉为了她而失恋、而憔悴,她却和自己的未婚夫夜夜厮守

    ,把他抛之脑后,她心里泛起一丝愧疚。

    顾非墨漂亮的眼里浮起一丝决绝和痛楚,突然把她抱住,紧紧的。

    木九久大惊,想推开他,但他固执的不松手。

    采诗有些着急的轻声提醒道:“小姐!”

    顾非墨把头埋在她馨香的胫窝里,“让我抱抱你,就这一次!”

    木九久感觉他身上烫的很,连呼吸都是热的。

    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语气也冷了下来,“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这个?”

    顾非墨惊诧的抬眼,双颊泛红,眼神朦胧,“什么意思?不是你让人带信说在此等我么?”

    坏了!

    这是二人脑中同时闪现出的两个字。

    “快走!”木九久迅速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顾非墨心里想放开她,但身体却把她抱的更紧,“九久,我好像不对劲!”

    说着就吻向她鲜红甜美的樱唇,生涩而热烈,急切而粗鲁,手也慌乱急切的在她身上游走。

    采诗上前把他制住,焦急道:“小姐,他好像中药了!”

    木九久从手镯内取出一枚解毒丹,捏开他的下巴让他吃下去。

    幸亏可能有公孙慧和肖雪莹出现的地方,她的装备都很全。

    对采诗道:“快!把他送回前院!”

    今天皇亲贵胄齐聚,若是让人发现可就麻烦了。

    她一个开放的现代人还好点儿,怕顾非墨一个纯洁的古代小男生会受不了舆论的软刀子。

    顾非墨恢复了点理智,哑声道:“不!你快走!我一个男人怎么能自己先走?”

    您都这样了,还逞能呢?

    把你自己留在这儿,让其他花痴妹捡了便宜怎么办?

    木九久焦急的给采诗一个眼色。

    采诗正要去揽顾非墨的腰,用轻功带他走。

    “住手!”韩潇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脸寒气,抢先提起顾非墨的领子,一个纵越就没了踪影。

    刚才他本来要出来,但顾非墨和木九久抱上了,他一个下人真的不应该出现。

    木九久骂道:“特麽的!竟然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对付顾非墨那么好的孩子!”

    “怎么了?心疼了?”假山内传出一个清越好听的声音,但语气尤为的讨厌。

    “什么人?”木九久的手放在腰间的匕首上。

    这人在假山里,这么近的距离她和采诗以及韩潇竟然都没察觉,可见武功定不一般。

    与此同时采诗也按住腰间软剑的剑柄,怒喝道:“出来!”

    假山内缓缓走出一人,一身赭色的长袍贴合地穿在他宽肩窄腰的身上,倒是别有一番器宇轩昂。那双桃花眼,光华熠熠,像宝石一样流光溢彩,魅然万分,让人忍不住心生警惕。

    “苏文清,可真是好巧啊!”木九久咬着牙挤出笑。

    他此时毫无在军营里那种大义凛然的一身正气,整个人优雅邪肆却又带着致命的高贵气度。

    苏文清将一身女装的木九久上上下下地看了个遍,抿唇一声轻笑:“九小姐穿什么都别有一番味道。”

    “谢您夸奖,不过就此别过!”木九久翻了个白眼,有些不耐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这家伙穿的那么显眼,偏生还明晃晃地站在这里和她聊天,捉奸的人来了,老远就先看到他。

    他想害死她不成?

    苏文清挡在她身前,似笑非笑的斜睨着她道:“九小姐害的在下好惨,就这么甩手走了么?”

    木九久回头,眼底泛起点点寒光,“我害了你?”

    苏文清无辜而哀怨的道:“是啊,你穿着男装出来招蜂引蝶,让在下一见倾心,还以为自己有龙阳之好,苦闷了这么长时间。”

    木九久唇角抽了抽,她算明白了,这是遇到无赖了!

    当下爆了粗口:“滚!本小姐没空跟你废话!”

    却不想苏文清根本不在意,反倒是凑得更近:“对那小子你又是抱又是哄的,怎么对我如此凶悍?”

    木九久眼底冷色一闪,刚想说什么,就听远处有人在小声说话,也有人踩到碎石树枝弄出的动静。 捉奸的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从姑获鸟开始〕〔第一强者〕〔重生军嫂有点甜〕〔一品道门〕〔君临星空〕〔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凌天至尊〕〔大完美主播〕〔大千劫主〕〔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