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庭最牛系统〕〔盛世独宠:黑帝的〕〔千亿宠妻〕〔邪王独宠:纨绔异〕〔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甜妻逆袭,霸道老〕〔Hello,小甜心〕〔民调局异闻录之勉〕〔飞穹剑〕〔重生九七之锦绣人〕〔萌宝来袭:总裁爹〕〔重生之乖乖做上将〕〔七实姐的日常旅程〕〔刻写永世爱你的碑〕〔仙野纪〕〔楚臣〕〔剑鸣九天〕〔99亿闪婚:豪门总〕〔雷霆之主〕〔吾道多情之众里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们没感情基础
    晴天的夜晚,满天星斗闪烁着光芒,银河像一条淡淡发光的白带,横跨繁星密布的天空。

    夜风裹夹着醉人的花香,吹的树叶哗哗作响,却被紧闭的窗子挡在了屋外。

    云沐风推了推窗子发现栓的紧紧的,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

    拿出匕首把窗栓拨开,然后跃入屋内。

    脚还没落地,就感觉到有一股劲风袭向他的小腿。

    他左脚踏右脚,一个借力往后跃了一步躲开。

    “这也行?”木九久接着出招戳向他的眼睛。

    “本事见长!”他唇角微弯,不慌不忙的化解着他的招数,那姿态如行云流水、闲庭信步。

    木九久招数翻来覆去用了好几遍,最后累成了狗也没接近他分毫,恼羞成怒的逆着他的掌风欺上去。

    他没想到她会用这种近乎自杀的招数,及时收住掌风。

    她趁机一拳捶在他的小腹,他闷哼一声跌坐到床上。

    “闹够了没有?”他的声音里带着丝丝怒气。

    木九久喘着气着,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凉凉的问道:“你的意思是我无理取闹?”

    云沐风眸色微冷,沉声说道:“看看你今天的样子,成何体统?哪有一点大家小姐的风范?”

    木九久的心一痛,冷笑道:“我一直是这个样子,你才发现啊?这是新鲜够了,开始厌倦了是吧?幸好,还来得及!咱们还没成婚呢!”

    他抿了一下嘴唇,眼光随着一滴汗水从她白皙粉嫩的脸颊上慢慢滑向如玉的脖颈,在锁骨处滚了滚,滑落进中衣内。

    不由自主的咽了一下口水,随着喉结的滑动,猛然转开眼睛,哑着嗓子低声说道:“你知道孤王不是这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在你面前我受人欺辱,你不替我出头就算了,我自己还得装孙子?”木九久单手掐腰,伸手扯了扯因为出汗沾在身上的绸衣。

    他幽怨而薄怒的咬唇看着她,片刻后道:“今天的事还不是你自找的?如果你不去见顾非墨,怎么会有后面的事?还不是你心里想着他……”

    呃!她只是想和顾非墨画个句号好么?

    木九久有些小心虚,但还是嘴硬道:“我知道有鬼才去的!顾非墨那么纯净自持的人怎么会在这种场合约我?这叫将计就计,不然我怎么知道是谁背后捅我刀子!”

    愧疚,升上云沐风的心底,她们对付木九久也有他的原因。

    他没给她应有的保护,还让她遭受这样的险境和侮辱。 他站起来,小心的搂住她的肩膀,柔声道:“行了,都是孤王不好,今天在那么多皇亲贵胄面前,你真的不宜出手。会给你和大将军府带来麻烦的。现在时机还没成熟,不是动皇后和太子一派的时候,孤王

    不会放过他们的!”

    好吧,她承认当时太冲动了,忘了在这里是皇权至上的,律法公德什么的都是给老百姓制定的。

    感受着怀中软下来的身躯,云沐风的心,仿佛这才落到了实处,但沉甸甸的愧疚与铺天盖地的心疼,同样搅的他不得安宁。

    他曾决定要好好的照顾她,但如今却是自己间接给她带来了委屈跟灾祸,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夫君。

    良久,木九久闷闷的道:“我们的婚事还是取消吧。”

    “你休想!”云沐风面色一变,低声一喝,但马上,他口气又软和了下来,郁郁的道:“今后,孤王会尽全力保护你,不让你受委屈。”

    木九久淡淡的道:“我觉得我们没有感情基础,只因为那晚解毒的事就拴在一起,真的没有必要。你就当行医救人,做一次解药吧。”

    “我们都耳鬓厮磨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感情基础?大多数人新婚之夜才见第一面!”云沐风紧紧的把她拥在怀里。

    她表示跟伦理观、道德观相差一千多年的古人,真的沟通无能。

    感受到他胸膛的温柔,与那颗跳动的心。

    她便自私的想要暂且依赖,暂且的不想起来,只想这么安静的呆着,呆他个天荒地老,外面的俗世纷纷,都是见鬼吧。

    良久,云沐风错以为已经雨过天晴了,看着怀中的女子,轻叹一声,试探性的问:“气可消了?”

    “没呢!”语气很是生硬的回了一句。

    云沐风清润的眸中,越发无奈,却也越发的宠溺。

    双臂缓缓收拢,他如一只受了伤的大兽,只想将他想要保护的人儿,紧紧的纳入怀中,再不让她受到丝毫的委屈。

    “你是要将我活活勒死吗?”谁知怀中的女人,冷冷一语。

    他浅浅一笑,手臂一松,然后俯身,淡淡的吻了吻她的眉眼。

    “夜了,我们歇息吧。”云沐风将怀中的女人打横抱起,朝床边走去。

    木九久却故意要与他唱反调,硬着脖子道:“什么我们歇息?是我歇息,你走吧,深更半夜到我闺房里来,成何体统!我还要大家闺秀的风范呢!”

    在这儿等着呢?!

    云沐风一噎,好笑道:“乖,别闹了,气可真大……”

    “谁跟你闹了?我说的是正格的!”

    “哎!对了,今天验身是怎么回事?”

    “你猜。”

    “不会是这也能缝吧?”

    “你怎么这聪明呢。”

    “小狐狸!”

    ……

    梧桐院里,

    沈夫人沐浴完毕,眯着眼睛让丫鬟给她擦头发。

    木哲武也是刚沐浴过,一身水汽走了进来,丫鬟想要行礼被他制止。

    他从丫鬟手里接过棉巾轻轻的给她擦头发,动作有些笨拙。

    沈夫人觉察到不对,睁开眼睛回头看到木哲武,吃惊的叫了声:“老爷~!”

    惶恐的就要站起来。

    木哲武把她摁回椅子,“别动。”

    继续擦她满头的秀发。

    沈夫人有些拘禁,身体有些僵硬,默默的任他不算轻柔的给她擦头发。

    丫鬟们识趣的悄悄退出去,轻轻的带上房门。

    许久后,木哲武把带着厚茧的大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轻轻揉着她纤弱的肩膀,微哑着声音问道:“这些年跟着为夫,你觉得委屈么?”

    沈夫人身体一颤,想站起来,又被木哲武按住。 她只好坐着不动,垂眸说道:“老爷怎么说这些?妾身只觉得做的不够好,不然也不会出现这些糟心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