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之升级系统〕〔天界娱乐传媒公司〕〔天行〕〔剑修男神打脸之路〕〔我的总裁老婆是女〕〔贵女当家〕〔重生八零幸福路〕〔都市修仙之最强学〕〔重生之军门狂妻〕〔刀镇星河〕〔重生学霸:校草,〕〔麻衣神探〕〔叔,你命中缺我〕〔神魔之上〕〔诸天我为帝〕〔报告首长,我重生〕〔总裁凶猛:甜心要〕〔逆天九小姐:帝尊〕〔盖世仙尊〕〔烽火佳人:少帅的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一百三十章 皇贵妃有孕
    木哲武眼底闪过复杂,柔声道:“这不管你的事,你一直做的很好。”

    她做的太好了!一点毛病也挑不出,但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沈夫人被他揉的有些不自在,微红了脸,“多谢老爷能体谅妾身。”

    “这些年你受累了,为夫南征北战,时常让你独自撑着这个家,担惊受怕、牵肠挂肚之余还受老夫人的委屈。”木哲武说着,一双温暖的大手慢慢的伸进她丝滑的里衣。

    沈夫人浑身颤抖,不着痕迹的躲了躲,“老爷言重了,这都是为妻的应该做的。”

    木哲武低头吻着她雪白的玉颈,道:“为夫以后只要你一人可好?这些年为夫心里只有你一人,那些女人不过是奴才罢了。”

    他不断的往府里纳女人何尝不是因为赌气?多希望她能醋一醋,闹一闹。可是没有,她一如既往的贤良淑德、温柔大方,不但不嫉妒,还把那些女人、孩子照顾的很好,可谓贤妻良母之典范。

    沈夫人心里感到震惊,这么多年他从未说过这样的话,羞得满脸通红,嗔道:“老爷今日怎么说这样的话?为妻惶恐。”

    他已经阅女无数,庶子庶女也生了不少了,现在说这些已经太晚了!

    那些煎熬的日子她已经挺过来了,心也伤的麻木了,早就不在乎这些了。

    木哲武的手一路往下,轻轻揉捏,喃喃的说道:“不说出来,为夫怕你永远也不知道。”

    他比那两个男人更爱她,天知道他知道安王回京时,心里有多煎熬。看到二人不用说一句话,只消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彼此的心意,他心里有多痛!

    当看到肖云卿那极力掩饰的眼神落在她身上时,他简直想杀人的心都有。

    沈夫人的两只柔荑紧紧的抓住他不老实的大手,抖着身子求饶连连的说道:“老爷,别、别这样……”

    “叫我的名字,”他蹭着她雪白的脖颈,用自己能听到的声音道:“我宁愿你打骂于我,也不想看你不悲不喜的样子。”

    他这些年不断的纳妾,多希望她跟他哭一哭、闹一闹。可是,她总是那样温婉娴雅的样子,把一个大度贤惠的正妻演绎到极致完美。

    “哲、哲武.”沈夫人仰着头闭上眼睛。

    木哲武把她打横抱起,迫不及待的走到床边,床幔落下,衣衫被一件件抛出。

    风光无限好,铜雀春深尽缠绵。

    木九久早上去梧桐院请安的时候,看到木哲武前所未有的精神气爽、容光焕发,沈夫人也面色微红、美目湿润,这才暗暗放了心。

    还好,这木哲武是个有脑子的,没回来吃醋闹情绪甚至打老婆,而是聪明的用温柔战术。

    一早皇上便下令,让皇贵妃和顾贵妃共同执掌凤印,管理后宫一切事宜。

    不管皇上此举是抬举宁王还是瑞王,反正皇后是被架空了。

    皇后神色黯淡,后悔不已。

    太子垂头丧气、精神不振。

    贺王面色凝重,愁眉紧锁。

    皇后带着护甲的手猛拍了一个椅子背,“都怪本宫,听了慧儿那蠢货的挑唆!以为此次定能不着痕迹的把木九久弄死,然后把嫣然赐给睿亲王,谁知……”

    太子自责道:“不怪母后,是儿臣无能,没早早弄死那木九久!”

    贺王道:“现在不是后悔自责的时候,还是想想怎么弥补吧。尽快把圣心从宁王和瑞王那里夺回来才是。”

    太子叹息,“这种争争夺夺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孤都累了。”

    除非太子登基!

    皇后眼底闪过凶芒,不着痕迹的和太子对了个不言而喻的眼神。

    贺王思索片刻道:“今年南方大旱,儿臣想申请去赈灾,若做的好,父皇定会龙心大悦。”

    皇后眼底失望之色一闪而过,“你为皇上分忧的孝心是好的,但不能一味做事不知变通。”

    贺王眸中有一抹受伤闪过,低声应道:“是!”

    太子眼底闪过嫌弃,嘴上却说道:“龙生九子各有不同,贺王兄踏实能干,这些年也帮了孤不少忙。”

    皇后叹息:“若是你们的兄长健在就好了。”

    贺王太过愚钝,太子又太过奸毒,都不是储君最好人选。

    此时外殿传来脚步声,刘嬷嬷面色凝重的进来,禀报道:“皇后娘娘,昭华宫里的人刚才来报,说皇贵妃娘娘有孕了!”

    “什么?”皇后和太子都大惊。

    贺王问道:“当真?”

    刘嬷嬷道:“太医当着皇上的面诊出来的,估计一会儿就来向皇后禀报了。”

    皇后颓然的靠在椅背上,目光呆滞的道:“这个贱人,竟然在这个时候有孕了!她不是一直偷偷服用避子汤,不想再给皇上孕育子嗣吗?”

    太子冷笑:“估计是觉得复国无望,现在睿亲王又还朝,宁王有皇上的宠爱和睿亲王的扶持,也能拼一拼了。”

    贺王道:“就凭她是北月国的亡国公主,大臣们也不会支持宁王的!不然南月岂不是成了北月了?”

    太后恨铁不成钢的看了贺王一眼,道:“他有皇上的宠爱就够了!北月余孽这些年也没消停过,一直骚扰北方百姓,如果宁王能登基,北月余孽肯定就消停了!”

    太子见贺王一脸的茫然不解,解释道:“全国太平,百姓安居乐业,也是个很好的筹码。”

    贺王了然点头,道:“皇贵妃已经仅次于母后了,这些年又一直圣宠不衰,现在掌了凤印,这又怀孕,怕是如日中天,后宫无人能及了。”

    皇后靠在椅子上,转着手上的玉镯,淡淡道:“你都能这么想,那些女人肯定也想到了,本宫现在是一点错也不能再犯了。自有顾贵妃、德妃一干妃嫔去对付她。”

    太子道:“母后英明!皇贵妃有孕不能伺候父皇,也是其他嫔妃的一个机会,母后和父皇夫妻多年,定最了解他的脾气、爱好,相信凤印很快就能回到母后手上。”

    宁王从素心殿里出来,一身红衣在阳光下散发着上好丝绸特有的柔和光芒。

    看到台阶下的太监,唇角的笑容扩大了些。

    小太监跪下行礼:“小喜子给宁王殿下请安!”

    “可是母妃有事?”宁王居高临下的看着小喜子,笑容微僵,眼底寒意风起云涌。 小喜子回道:“皇贵妃娘娘请殿下去趟昭华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