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宠婚:蜜吻小〕〔撩一送二:总裁大〕〔修仙之重生仙帝〕〔魔法日记:魔伊传〕〔傲天弃少〕〔早安,龙先生!〕〔快穿:炮灰女配要〕〔剑鸣九天〕〔来自男主后宫的宠〕〔恋爱手册,萌妻掌〕〔喜劫良缘,纨绔俏〕〔韩先生,情谋已久〕〔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医杀手妃〕〔神医凰后〕〔慕川向晚〕〔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狂医废材妃〕〔国民男神是女生:〕〔创神纪:女王有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一百三十一章 皇贵妃母子的爱恨情仇
    宁王慵懒的理了理袍袖:“好!”

    宁王身后的左通紧张的轻声阻止:“王爷!”

    右达也眉头紧拧,紧张的抿了下嘴唇,手紧紧的握成拳。

    去后宫他们是不能跟进去的,如果有什么事,宁王将孤立无援。

    那女人知道宁王的毒已经解了,若是再下更厉害的毒可怎么办?

    宁王微微摇头,示意他们放心,然后跟着小太监进了后宫。

    昭华宫内,皇贵妃正在对镜画眉,她一身素色衣裙,薄施淡妆,面容姣好,身段妖娆。

    一颦一笑,尽显绝代风华。

    宫女来报:“娘娘,宁王殿下来了。”

    皇贵妃抿唇一笑,梨涡若隐若现。

    慢慢起身,轻移莲步,款款而行,腰肢柔软而纤细。

    如此风姿和宁王站在一起,若说他们是姐弟,丝毫没有违和感。

    宁王惬意的倚在豪华的紫檀木椅子上,看着如同双十年华的皇贵妃,慵懒笑道:“母妃可是思念儿臣了?”

    他也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来这昭华宫了,大概是两年,也许是三年。

    皇贵妃的笑容一僵,坐到首位的椅子上,说道:“本宫有了一个多月身孕了。”

    “哦?那恭喜母妃了!”宁王脸上的笑容和皇贵妃有七、八分的相似,都是风华绝代,人神共愤。

    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笑容背后的内容。

    皇贵妃面容一僵,“这个孩子是为你铺路的,母妃希望你放手一搏。”

    宁王邪邪一笑,“母妃一直恨儿臣入骨,怎么想起撺掇儿臣抢那个位置了?儿臣可不想死那么快,现在自由自在的日子很好!”

    皇贵妃神色微冷,问道:“你不想要那个位置?”

    宁王笑容扩大了些,貌似开心的说道:“儿臣现在自在惬意,为何要坐在那冷冰冰的椅子上为一堆折子琐事劳心劳力?”

    皇贵妃冷下脸,冷冷道:“作为皇子,不争就是死!”

    宁王勾唇邪魅一笑,“母妃不必说的这么大义凛然,不过是因为云沐风回来了,北月国的余孽长公主都留给了他,我们任何一个登基都能圆你的复国梦。”

    他眼中泛起嘲讽,“儿臣猜想母妃一定找他谈过了,他无意那个位置,您才屈尊降贵来游说儿臣的吧?”

    皇贵妃又愧又恨,玉手紧紧握着衣袖,娇美的脸有些扭曲,红着眼眶狠狠的说道:“你怎么把我北月国的忠臣称为余孽?别忘了你身上也流着一半北月皇族的血!”

    “忠臣?哈哈哈,”宁王仰脸大笑,“那是乱臣贼子!身为南月的皇贵妃,母妃还想着复国,就不怕父皇知道了失宠么?”

    皇贵妃眼中的锋芒渐渐黯淡下去,有些颓然的弯了脊背。

    “没有了北月国你依然风光无限,没有了父皇的宠爱,母妃怕是活不下去吧?”宁王的笑的肆无忌弹,语气里充满嘲讽和不屑。

    皇贵妃狠狠咬了一下嘴唇,扯出一丝僵硬的微笑,尽量表现的慈爱而温和,轻声道:“咱们母子许久没这样见面,应该好好说说话。”

    有宫女端着一碗奶羹放到宁王手边的小桌上。

    皇贵妃眼底飞快的闪过一抹复杂,随即笑道:“你好些日子没来昭华宫了,母妃今天做了你最喜欢的奶羹,尝尝母妃的手艺退步了没?”

    宁王看着那碗冒着热气的奶羹,笑的寒凉,“母妃,如今儿臣已经长大了,不再吃这些小孩子的食物。”说完起身,“母妃如果没事,儿臣告辞了!”

    说完不等皇贵妃回话,转身朝殿外大踏步走去。

    皇贵妃看着他走出去的背影,笑容渐渐的敛下去,脸上神情千变万化,有悔、有恨、有痛、有惧……

    “哗啦”一声,皇贵妃把那碗奶羹扫到地上,喃喃说道:“他果然知道了。”

    两滴清泪从美目中滑落,她曾经是北月国最美丽的小公主,被父皇如珠如宝的疼着……

    仿佛又回到那个恐怖的夜晚,南月的皇上玄德帝御驾亲征攻入北月国皇宫,烧杀抢掠,血流成河。

    护卫拼死抵抗,她的父皇想带着十五岁的她和只有十岁的太子逃出皇宫,可是还没冲出大殿,就对上持剑而来的玄德帝。

    他丰神俊朗、长身如玉,身穿黄金甲,手持滴血宝剑,带着凛然杀气,如同杀神一样步步逼近。

    父皇把她和太子护在身后,三人在他的步步紧逼之下一步一步的后退,周围的厮杀声不绝于耳,被刺中的惨叫声宣示着这里已经是人间地狱。

    眼看着父皇和太子弟弟被玄德帝一剑穿胸,像破布娃娃一样倒在她面前,她被吓呆了,惊惧让她瘫软在地,闭上眼睛等着那带着父亲和弟弟鲜血的剑刺入自己的胸膛。

    但没有等来那穿心的冰凉,下巴却被一只大手抬起。

    颤颤巍巍的睁开眼睛,看到一张放大的容貌俊美的脸。

    玄德帝看着面前这张惊为天人的容颜,勾唇一笑。

    下一刻把她打横抱起,跨过她最爱的父皇和弟弟的尸体,踩着她北月国兵士的鲜血走出了皇宫。

    身后是冲天的火焰,北月国皇宫淹没在火海里,三天三夜后变成一片废墟,从此北月国破,她的家亡。

    她被囚禁在南月的皇宫里,夜夜承欢。

    她恨身上的男人,多次刺杀,都被他轻而易举的破解。

    可是他却没有惩罚她,反而更加怜惜宠爱。

    除了没有自由她什么都有。

    直到有一天玄德帝新鲜劲儿过了,不是天天过来,偶尔去别的宫妃处,她的伤心和期盼让她发觉爱上了那个让她国破家亡的男人。

    她放弃了报仇,选择了自杀,三尺白绫搭上了房梁。

    苏醒的时候,不但没死成,却被告知有了身孕。

    从此被封为皇贵妃,极尽尊荣,却被更加严密的看管起来,玄德帝对她更加温柔宠爱。

    她沉醉其中,在爱和恨之间不断徘徊,最后把所有的恨和怨发泄在她和玄德帝的儿子云承离身上。

    如果不是他,她就死了,死了就不用受这样的煎熬。如果不是他,她就可以狠下心杀了玄德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