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庭最牛系统〕〔盛世独宠:黑帝的〕〔千亿宠妻〕〔邪王独宠:纨绔异〕〔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甜妻逆袭,霸道老〕〔Hello,小甜心〕〔民调局异闻录之勉〕〔飞穹剑〕〔重生九七之锦绣人〕〔萌宝来袭:总裁爹〕〔重生之乖乖做上将〕〔七实姐的日常旅程〕〔刻写永世爱你的碑〕〔仙野纪〕〔楚臣〕〔剑鸣九天〕〔99亿闪婚:豪门总〕〔雷霆之主〕〔吾道多情之众里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一百三十三章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刀疤脸不怀好意的笑着,伸出手就把公孙慧主仆二人拽了出去,“女人就地享用,财物都带回去!”

    公孙慧虽是去出家,但定远侯夫人怎么会让她受苦?还是为她准备了两大车吃穿用度和一些金银细软。

    公孙慧尖叫一声对刀疤脸又踢又咬。

    刀疤脸把相对比较老实的丫鬟扔给一个兄弟,“这个给你们!这个辣的大哥我要亲自好好调教一番!”

    说着就把公孙慧带进树林,扔到遍布碎石枯枝的地上。

    公孙慧被摔的眼冒金星,骨头都快散架了,哀号一声就手脚并用的往远处爬。

    可是裙子被撩起来,紧接着一声衣服被撕裂的声音,肌肤感到山风寒凉的同时,还伴随着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啊!”

    她的尖叫声响彻山林,惊得栖息在树上的山鸟都呼啦啦的飞起。

    她趴在地上,白嫩的玉手抓着地上的杂草,承受着刀疤脸粗暴的侮辱。

    绝望的泪水,一滴滴的滑下来,落入土地中。

    一次过后,刀疤脸还不满足像翻咸鱼似的把她翻过来,再一次动了起来。

    那边的山坡后也传来男子的叫喊声:“这个也是干净的,这次真的赚了!”

    有人喊道:“大哥!你快点儿,兄弟忍不住了!”

    “好嘞!来吧!吼!吼!”刀疤脸像那疯狂的野兽,叫嚣着肆意奔腾。

    他的刀疤脸在公孙慧的眼里渐渐化成了吃人的魔鬼。

    好几个汉子从山坡上跑下来,“大哥!我们来了!”

    “好嘞!”刀疤虎仰头吼叫一声,然后把哀叫的公孙慧丢给了两眼冒着蓝光的兄弟们。

    随着身上的男人一个个离去,公孙慧已经气若游丝,感到着从疼痛的身体里慢慢淌出的滚烫液,生命在渐渐流逝,她看到了地狱的大门。

    她如风中落叶,凄凉落地。

    终于,不甘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夜幕降临,无星无月。

    秦府,书房里。

    锦衣卫总指挥使秦绍理把玩着手里的荷花扇子,上面的荷花和诗都是秦芸娘的手笔。

    “叩叩叩!”书房门被敲响。

    秦绍理把折扇仔细的收起,“进来。”

    一个黑衣人应声而入,恭敬行礼后道:“主子!事情办妥了。”

    “嗯,”秦绍理淡淡应道,“刀疤虎他们可曾怀疑?”

    黑衣人道:“没有,属下只是安排人在他的黑店里透露了公孙慧带着大批财物要经过的消息。”

    秦绍理高深莫测的道:“明日公孙家得到消息,京兆尹和禁卫军定会去围剿刀疤虎,也是他们自作孽不可活。”

    挥退了黑衣人,他又拿起那把扇子,冷笑道:“敢在本官爱女婚礼上闹事,太不把本官放在眼里了!”

    他只想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谁要是危害到一分,无论是谁,他都毫不留情!

    天色渐亮时,公孙慧的丫鬟披头散发、衣不蔽体、浑身是血的敲响了长公主府的大门。

    不一会儿,里面传出妇人撕心裂肺的号哭之声。

    定远侯强忍悲痛安排了人去收敛公孙慧,然后就去京兆尹报案。

    京兆尹路青不敢怠慢,立刻联合锦城禁卫军带了衙役和士兵前去围剿山匪刀疤虎。

    刀疤虎像往常一样藏入深山老林,以为也能像以前一样轻而易举的逃脱官兵围剿。

    哪成想,他得罪的人身份太贵重,派来的士兵不是往常那些酒囊饭袋,而都是精锐,用了两天把他们围困在一个山洞内,放毒烟剿灭。

    消息传到木九久耳朵时,她只是淡淡点头,并无太过激动。

    若非公孙慧苦相逼,何至于走到如今这一步?

    说到底,都是她自找的!

    木九久通过此事知道在这里根本不能讲什么法制,不能指望法律会制裁坏人。

    一切只能靠自己!靠实力!

    如果你不能一击将敌人杀死,那么下一秒,他的刀就会割破你的喉咙。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木九久并未纠结太久,因为她这几天忙的焦头烂额。

    除了例行的练功习武,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学习及笄礼上的礼仪,试穿各种礼服:采衣、初加、再加、三加,繁琐的很。

    当然最爽的就是收礼了,大将军唯一嫡女、未来的睿亲王妃的及笄礼,达官贵人、世家勋贵自然要抓住这个巴结讨好、攀关系的好机会。

    木九久正在试穿修改后的礼服,采莲进来禀报道:“小姐,安王世子妃来了。”

    “快让她进来,”自从秦芸娘成婚,她们还没见过面。

    秦芸娘满面笑容的进来,看到穿着一身繁复礼服的木九久,不由的笑容凝在脸上,怔怔地站在那里。

    只见她穿桃红色暗绣石榴花叶交领短襦,系着十二破同色系齐胸襦裙;衣裙的边缘都用黑色和金银线绣着精致的花纹,在室内的暗光下显得流光溢彩。

    同色滚金边的腰封勾勒出她娉婷纤细的身形,那纤腰真是盈盈一握。胸前已经明显有了少女的风韵。

    艳丽的色彩更显得她肤白如玉、面若凝脂、眉目如画。

    尤其是那双灵动的大眼睛,纯净的像雪山上的清泉,柔光盈盈的闪着慧黠的光芒。

    “怎么了?被我的样子美到了?”声音动听悦耳,如同银铃,眼睛笑起来弯弯的,让人不由得心生好感。

    “是啊!”秦芸娘抓住她的手上下打量,“你真漂亮,总觉得你很眼熟似的。”

    “这就是常说的合眼缘了!”木九久也打量着做新妇打扮的秦芸娘。

    她带着初为人妇的羞涩和幸福,自内而外散发出的喜悦,说明云承睿对她很好。

    至少她很满意。

    木九久打趣道:“看你这小脸儿红扑扑的,安王世子对你很好啊!”

    秦芸娘立刻羞红了脸,跺脚道:“你就会拿我逗闷子!”

    木九久把她让到榻上坐着,道:“我说的没错吧?你成婚前还瞎担心。”

    秦芸娘眼底闪过不安,红着脸低头,细声细气的道:“他、他确实对我很好,我只希望在回西南封地前能怀上孩子,不然回去以后” 回去以后面对那么多如狼似虎的侧妃、侍妾,怕是她这性子争不过人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