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蔺先生,一往情深〕〔创神纪:女王有毒〕〔女神的超凡高手〕〔飞剑问道〕〔全能废柴:邪妃七〕〔宠后多娇:昏君养〕〔吻安,绯闻老公!〕〔破产魔王战记〕〔吞天龙王〕〔捡到一个星球〕〔私人科技〕〔甜婚来袭:腹黑老〕〔绿皮救世主〕〔美女总裁的贴身兵〕〔鸿天神尊〕〔怎么又是天谴圈〕〔绝色小毒妃:邪皇〕〔劈天斩神〕〔极品废材:腹黑狂〕〔宠妾为后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一百三十六章 俊俏的衣冠禽兽
    翌日一早,木九久被黄氏叫醒。

    她吃力的睁开眼睛,看看外面的天色,打了个哈欠,“时辰还早呢。”

    黄氏浅笑盈盈的看着她,柔声说道:“小姐,起来吧,今天你是主角儿,得忙一天呢。”

    笑容甜蜜的样子,就像看着自己养的白菜终于长成了。

    木九久伸了个懒腰,起床,晕晕乎乎的洗漱。

    今天的事情多,早上例行的瑜伽和练功只好免了。

    刚吃完早餐,就听到院子里一阵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和叽叽喳喳的说笑声。

    木九久往外看去,只见木婉颖、木婉灵、木婉宁和一个她没见过的女孩儿说说笑笑的走在回廊上。

    那女孩儿穿着很奇怪,不是繁琐的裙装,是利落的窄袖劲装,显得不男不女,但别有一番英姿飒爽的韵味。

    走路也不是莲步轻移的扭捏,而是大步流星、昂首阔步。

    木九久认出,这是原主舅舅沈善治家的表姐沈晓晓,十六岁,是她及笄礼的赞者。

    沈善治是沈夫人的嫡亲大哥,曾任礼部侍郎。

    但在几年前不幸病逝了,沈晓晓一家扶灵回江南胡洲桑梓地,一直到出了三年热孝,前几日才回到京城。

    赞者一般是及笄人的姐妹或者闺蜜担任,木九久的姐妹都是庶出,自然是没资格的。

    堂姐妹和她的关系又不好,沈夫人就让离京前和原主关系很好的沈晓晓来做她的赞者。

    沈晓晓走的快,带着一阵风进了屋,瞪着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的打量着木九久。

    木九久起身笑道:“怎地到的如此早?”

    也打量着沈晓晓,柳叶眉、杏仁眼,肤若凝脂、面如挑花。

    隐约有沈夫人的影子,长的是南方女孩的柔美,但做派却如此豪爽洒脱。

    “我是你的赞者,自然要早到啦!”沈晓晓说着,自己坐到软塌上,看着她道:“你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

    “女大十八变,都三年没见了,”木婉颖笑盈盈的进来,“肯定和那时候不同了。”

    木婉宁也随后进来,“是啊,我们都变了呢。”

    她虽然不是那么萎靡,但神色依然阴郁,眉眼间带着愁绪。

    木九久眼底闪过暗芒,幽幽道:“我若再不变,怕是要吃苦头了。”

    沈晓晓眼睛神采奕奕的放着好奇的光芒,“真的是你救了大将军?”

    木九久道:“我只是帮助大夫处理了一下伤口而已,是大夫们的功劳。”

    她认为这话一点也不是谦虚,是大实话。

    沈晓晓的眼睛亮了亮,“那么说是真的了!真没想到,你怎么敢取出大将军的肠子查看的?”

    “我只是打开伤口看了看,没有取出肠子,”哪有这么血腥?

    “你还是这么谦虚,”沈晓晓亲热的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好啦!我们去正院吧,今天可是你的大日子!”

    几人结伴出了衔月庭。

    木九久和沈晓晓走路步子大、不拘小节,很快把几个轻移莲步的小姐抛在身后。

    走在最后面的木婉宁在经过假山的时候,突然被一个男人拉入假山后。

    她的丫鬟认出男人是端木海,捂住嘴不敢惊叫。

    木婉宁本就差点失身与他,如果再让人看到他们在一起私会,怕是有嘴说不清了。

    木婉宁吓了一跳,好好的内宅园子里怎么进来一个男子?

    木婉宁定睛再瞧,略微一愣。

    见端木海丰神俊朗,一双丹凤眼顾盼生姿,好一位俊俏的衣冠禽兽。

    端木海见她失神,勾唇而笑,“七小姐,想表兄没?”

    木婉宁看她一脸不怀好意,暗呼糟糕,转身就要走。

    男女授受不亲,孤男寡女在园子里见面,要是叫别人看见了,没有事情也会被说成有事情。

    今天大将军府里人多眼杂,一个不小心自己的名声可就全毁了。

    谁知端木海却拦住她,“七小姐不怕在下把那天的事宣扬出去吗?”

    木婉宁脸上青红交加,咬牙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怎么样?”端木海把她禁锢在假山壁上,眼角泛起红晕,“继续那天没做的事,知道你看着在下和云儿行周公之礼,你眼馋的很。”

    木婉宁又羞又怒的浑身发抖,“你休想,快滚!不然我喊人了!”

    “喊吧,在下可不怕!”端木海的手在她身上乱摸起来,料定她不敢。

    木婉宁还真不敢出声,忍着恶心任他所为,“你、你到底要怎样?”

    她不信他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做那事。

    端木海隔着衣服在她身上蹭着,咬住她的耳朵,“一会儿你……”

    正院,

    已经有宾客上门了,木哲武和沈夫人迎接宾客。

    木九久则开始沐浴。

    浴桶内撒着花瓣,黄氏、采诗、采莲、采荷,细细的为她擦洗。

    其实平时也是她们伺候的,但今天她们的表情尤其肃穆,好像在做一件很神圣的事。

    木九久是知道及笄礼对古代女子很重要的,但没想到如此重要。

    全身涂完香膏,皮肤完全吸收后,换好采衣采履,安坐在东房内等候。

    东侧的小案上摆放着及笄礼的礼服,按顺序分别叠的整整齐齐, 衣领朝东,由北向南依次置于案上。

    三次加笄的服饰,分别有不同的蕴义,象征着女孩子成长的过程——

    采衣色泽纯丽,象征着女童的天真烂漫;

    初加礼服色浅而素雅的襦裙,象征着豆蔻少女的纯真;

    再加礼服端庄的曲裾深衣,象征着花季少女的明丽;

    最后三加是隆重的宽袖礼服,分襦和裙,主要体现雍容大气,典雅端丽。

    听到音乐响起,钟磬叮咚、琴瑟和鸣,场面似是很宏大。

    木九久觉得这一切恍然如梦,很不真实。

    木婉灵眨着大眼睛好奇的问道:“九姐姐,紧张么?”

    木九久笑笑道:“有点儿。”

    沈晓晓笑道:“有何紧张的,不过就是个仪式而已。”

    木婉颖柔柔笑道:“过了今天九妹妹就成了大人了,自然会紧张。”

    木婉宁推门进来,笑道:“成了大人就可以嫁人了呢!” 木婉灵诧异道:“七姐姐这是去哪里了?怎么走着走着,回头就不见你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