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英雄联盟之暴君〕〔目标瓦良格〕〔神器收藏家〕〔我要做门阀〕〔海贼之海军鬼神〕〔火影神树之果在异〕〔造化神宫〕〔万古魔帝〕〔系统小农女:夫君〕〔娇妻太生猛:顾少〕〔超级护花天王〕〔狼王的娇宠〕〔一战惊九霄〕〔极品龙帝〕〔儒武争锋〕〔玩家信条之锦时少〕〔三寸人间〕〔茅山鬼王〕〔纵天神帝〕〔快穿:炮灰女配要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一百三十七章 及笄礼上被劫持
    木婉宁垂眸掩饰下眼底的异色,貌似不好意思的道:“早上喝的汤水太多了,去了趟恭房。”

    沈晓晓呵呵笑道:“还真是事儿多。”

    她对以前的木婉宁一点好印象也没有,现在更是觉得她阴恻恻的让人不舒服。

    木婉宁面色微沉,抿唇不语。

    木婉颖忙道:“吉时就要到了,咱们出去观礼吧。”

    木婉灵笑道:“卫太妃和木太妃同时做正宾,怕是又要吵嘴了。”

    正宾是由有身份的德高望重的长辈担任,卫太妃和木太妃都符合条件,但沈夫人不能厚此薄彼,只好两位都请了。

    外面音乐暂停,几人除了赞者沈晓晓都出去,坐到观礼席上观礼。

    木哲武说了几句小女木九久及笄,感谢各位光临之类的开场白,然后就宣布及笄礼开始。

    木九久在丫鬟的陪同下走出东屋。

    礼仪程序在优美的音乐中有条不紊的进行,木九久按照教习嬷嬷的教导,把最美好的一面展示给大家。

    当给父母磕头时,沈夫人泣不成声,木哲武也红了眼眶。

    他们没想到还能见到木九久的及笄礼,以前总以为她身子弱,随时都会夭折,那种揪着心、担惊受怕的日子真是不堪回首。

    终于到了三加,木九久穿着那身明艳靓丽、雍容华贵的礼服从东屋走出来的时候,观礼席上一阵唏嘘赞叹之声。

    “真是邻家有女初长成啊!”

    “好美啊!竟比沈夫人年轻的时候更美几分。”

    “大将军和沈夫人的女儿能差的了么?以前只是让病容掩去了大半风姿而已。”

    “真是女大十八变啊,没想到木九久出落的这等好颜色。”

    听的木婉宁紧紧的握住拳头,恨不得冲上去抓花了木九久的脸。

    凭什么她家世比她好?凭什么她得到顾非墨的喜爱?凭什么她成了睿亲王妃?

    给了身边的丫鬟一个眼色,那丫鬟不动声色的悄悄退出了大厅。

    六小姐木婉颖眼里升起一层雾气,垂下眼帘掩饰住眼底的嫉妒和不甘。

    凭什么同是一个父亲,只是她从沈夫人的肚子里爬出来,就拥有了一切让人羡慕的东西?

    当初她的及笄礼何等寒酸!都是大将军府的小姐,凭什么她这么风光?

    卫太妃洗了手,走到木九久跟前。

    木太妃把她头上原来的发簪取下。

    黄氏捧着托盘走过来,盘子上盖着锦帕。采诗上前把锦帕掀开,一枚稀世血玉簪子安静的躺在托盘里。

    卫太妃拿起簪子,簪在木九久的发髻上。

    木九久跪坐在地上,正要在司仪的唱和下给木哲武和沈夫人再行大礼,听到外面一阵喧哗。

    有人喊道:“走水了!”

    “马厮和柴房走水了!”

    观礼的都是女宾,此时一听就坐不住了,一阵惊慌躁动,有些站起来抻着脖子朝门外张望。

    音乐也停下来,乐师有些惊慌失措,抱起自己的乐器,随时准备逃命。

    木哲武坐在主位上不动如山,见场面要乱,蹙眉说道:“我儿的及笄礼什么也不能破环,继续!”

    声音里是足以震慑三军的威严。

    大家立刻安静的坐下来,音乐再次响起,仪式继续。

    木易峰毫不慌乱的带人去灭火,木易非带人搜索大将军府,木易衡则带着护卫守住正院,保护宾客安全。

    木九久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跪在软垫上听坐在前面的父母聆训。就是教训以后如何、如何。

    那绕口的词儿,让她晕头转向,左耳朵进去就从右耳朵出去了。

    聆讯毕木九久给在场的人揖礼答谢,及笄礼宣布礼成。

    木九久回东屋去换下繁琐的礼服,却没想到刚推开房门就闻到一股甜香的味道。

    采诗警觉道:“不好!”

    木九久感到浑身无力,顿时心就沉了下去:“中道了……”

    还没来得及细想,她身后也冒出两个丫鬟打扮的人来。

    两个丫鬟个子虽然和普通女子差不多,但骨骼宽大,应该是男扮女装的。

    她觉得眼前一黑。

    丫的,居然把她给装麻袋了!

    一轮明月挂在嶙峋的山峰之上,清冷冰凉得没有一点人间气息。

    微凉的夜风呼啸着刮过,像野兽的呜咽,不停地回荡在附近。

    黑暗,冰冷。所有的一切都好似笼罩在未知的恐怖里。

    “滴答……滴答……滴答……”

    木九久手指微微一动,眼睫颤了颤,却没有睁开。

    她的记忆似乎还停留在及笄礼完毕的那一幕。

    后来怎么样了来着?

    好像……来了两个人,将她套麻袋里扛走了!

    记忆清晰了一些,木九久陡然睁开眼睛,骂咧了一句:“尼玛,又是下毒!”

    因为在府里,所以她没做任何预防措施,也没事先吃解毒丹,是谁居然在大将军府能绑走她?

    且不管是谁了,还是先逃出去要紧。

    木九久目光环视一下周围,连忙观察地形。

    四周黑漆漆的,只能勉强辨别一些景物的大致轮廓。

    身边的环境好像是一处天然的山洞,有细小的水流从山洞顶上渗漏下来,在洞中滴答滴答地响着。

    一道大铁门镶嵌在两边的石缝当中,中间缠绕了一圈铁链,落了一个罗盘大小的锁,将她牢牢锁在里面。

    “卧槽!这么狠,这要怎么逃出去?”木九久不由得爆粗口,起身准备四处看看,远处隐隐有一道光亮透进来,说不定有希望。

    可是刚刚用手撑着地面准备起身,却发现手按着的地方很是柔软。

    她一时奇怪,却碍于光线不好,只能伸手再仔细地摸了摸。

    等这里摸了一下、那里摸了一下之后,终于有声音忍不住道:“九小姐是在勾—引苏某吗?”

    “呀,苏文清!”木九久这会儿终于反应过来那软的是什么了, “你怎么在这儿?”

    刚才她的举动,真的是无心的啊!

    话说,她刚刚到底有没有摸到重点部位上去?

    木九久有些小心虚,干脆质问道:“是你把我抓来的?” 黑暗里,苏文清似乎并没有起身的意思,只哀怨的道:“在下本在树上观礼,发现有两个人扛着个麻袋从窗子里跳出来。在下猜到是你,拼命相救,谁知竟然中了他们的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