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庭最牛系统〕〔盛世独宠:黑帝的〕〔千亿宠妻〕〔邪王独宠:纨绔异〕〔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甜妻逆袭,霸道老〕〔Hello,小甜心〕〔民调局异闻录之勉〕〔飞穹剑〕〔重生九七之锦绣人〕〔萌宝来袭:总裁爹〕〔重生之乖乖做上将〕〔七实姐的日常旅程〕〔刻写永世爱你的碑〕〔仙野纪〕〔楚臣〕〔剑鸣九天〕〔99亿闪婚:豪门总〕〔雷霆之主〕〔吾道多情之众里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一百四十三章 你还救过我呢
    木哲武轻咳了一下道:“本将事情多,倒是慢待了。”

    苏文清大方的摆摆手道:“无妨,在下此次来只是想探听一下云沐风对九小姐的态度,如果他因为九小姐被劫走而悔婚,在下乐意负责。”

    他面色郑重而认真,话说的大义凛然、豪气干云,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

    木九久黑了脸,“该干嘛干嘛去!谁用你负责!”

    说完径自绕过众人走了。

    木哲武被他的表面迷惑了,非常感激和欣赏的笑道:“苏先生过虑了,睿亲王岂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之人?”

    苏文清拍拍胸脯道:“那就好、那就好!九小姐这么彪悍的女子,在下还真有些吃不消。”

    没走多远的木九久闻言,脚步一个趔贴。

    采诗忙扶了她一把,“小姐,怎么了?”

    木九久咬牙:“没事!早晚我好好好教训一下这些人!”

    采诗以为她指的是木婉宁等人,就压低声音道:“婢子已经按您说的,把鬼医的那半截蜡烛和木婉宁房间烛台上的蜡烛对换了。”

    木九久轻笑:“那样她得消停段时间了。”

    采诗轻声问道:“那六小姐那边.?”

    木九久轻叹一声,道:“说起来,木婉颖才是最厉害的人物啊。只要看透了人心,在关键的时候点拨一句、两句的,就有人替她出手了。”

    采诗不解道:“她是为了什么?如果说为了太子,木婉宁对小姐不利的时候,小姐已经和太子退婚了呀。”

    木九久冷笑:“许是不甘和嫉妒吧。”

    木婉颖各方面在贵女圈里都是佼佼者,但偏偏就因为是一个庶女而处处低人一头。

    将来木九久是睿亲王妃,木婉颖是太子侧妃,两方不在一个阵营,这对手戏恐怕还有的是。

    回到衔月庭,木九久让采诗去洗掉脸上恐怖的妆容,自己进了房间,准备休息。

    突然觉得房间内似有异样,立刻警觉的四处查看。

    见到床帐似有微动,她从腰间拔出冰心魄匕首,收敛了气息,放轻脚步慢慢走过去。

    一手猛地掀开床帐,一手朝床上的身影刺过去。

    手腕被擒住,轻轻一带,她就趴在那人身上。

    那人轻笑:“真是经一事长一智,本事见长!”

    木九久收起匕首,娇嗔道:“你怎么还来?不是成婚前,男女不能见面的吗?”

    云沐风箍住她的细腰,不让她从他身上下来,“苏文清都找上门了,孤王再不来,难道等他把你拐跑?”

    呃!好吧,你有理!

    木九久轻轻咬了他的下巴一口,“是你不自信还是信不过我?”

    云沐风语气里带着幽怨,“你们毕竟是共患难过的。”

    “我们也是共患难过呀,你还救了我呢!”

    “那不一样,你当时中了药,并没意识,也只是情急之下无奈的选择。”

    “我们不是同床共枕这么长时间了吗?俗话说一夜夫妻百日恩,我不会丢下你的!除非……”

    云沐风神色一凝,翻身把木九久反压到身下,“除非什么?你难道还想离开孤王?”

    木九久郑重道:“未来难测,如果将来你有了别的女人,我会离开的,去一个你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当然,那个时候你也许不会在乎我的去留了。”

    云沐风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会的!不会有那一天!”

    说完不由分说,吻上木九久的唇,把她要说的话堵在她口里。

    翌日一早,木九久去梧桐院请安,见木哲武没去上朝,沈夫人面色阴沉。 木婉颖跪在地上哭的梨花带雨,见到木九久进来,哽咽道:“九妹妹,真的不是我挑唆七妹妹害你的。姐妹们闲话的时候,我只是无意间说见到柳儿去了一间药铺,觉得府里有府医有药方,柳儿还去外面的

    药铺,有些奇怪。并未说其他的啊!当时有许多丫鬟、婆子在场,十一妹妹也在。我真的是半句别的话也没说啊!”

    一边的木婉灵仔细回想了一下,道:“是的,六姐姐说的没错,除此之外,六姐姐确实没多说什么。”

    柳姨娘也跪在地上哭哭啼啼的道:“老爷,婉颖的性子最是温和娴雅,怎么会做出这等事?老爷你不要相信木婉宁的挑拨离间啊!”

    沈夫人淡淡的道:“确实是不应该为了木婉宁那心思歹毒的人一句话就怀疑六丫头,不要让自己骨肉受了委屈。”

    木哲武有些愧疚的看了沈夫人一眼,微微颔首。

    木九久行了常礼,假装不在意这个话题,问道:“父亲怎么没去上朝?”

    木哲武道:“今天为父去大营。”

    木九久脑中灵光一现,道:“父亲,我觉得军队里应该选拔一些精英组成一个特种部队。”

    木哲武一听这名词就眼睛一亮,奇道:“特种部队?”

    跪着的木婉颖眉头微微一蹙,凝神静听。

    沈夫人宠溺笑道:“好了,九久,你个女儿家,安心备嫁吧,那些不是你操心的事。”

    木哲武的好奇心倒是被木九久调动起来了,问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具体说说。“

    木九久道:“昨天去救我的也算是父亲队伍里的精锐了吧?但是他们面对百丈的悬崖峭壁只能驻足兴叹,如果不是女儿自己逃出来,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沈夫人心有余悸的点头。

    木哲武蹙眉道:“那种情况能攀爬上去,除非轻功非常好,但军队里会轻功的人可寥寥无几啊。”

    木九久道:“那倒未必,咱们边走边说,我回去换身男装。”

    沈夫人忙阻止道:“你这新嫁娘,怎么可以出门?何况还是去军营?你把方法跟你父亲说清楚就是了。”

    木九久不置可否道:“说怎么说的清楚?我换了男装去,只要知情人不说,谁知道是我?”

    木哲武倒不是个恪守死板教条的将军,道:“那你快去换,为父在大门口等你。”

    说完父女二人不顾沈夫人的白眼儿,一前一后出了梧桐院。

    木九久换好男装到了大门口,见到苏文清正好也在,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从怀里把那块墨玉玉佩掏出来,扔给他,“还你的东西!”

    苏文清忙伸手接住,一副很宝贝的样子。

    木哲武好奇的以眼神询问:怎么回事?

    木九久道:“那天端木海要给他下药,他想以死护住清白,把这玩意儿交给我,让我给他收尸。”

    苏文清的脸黑了黑,笑道:“那种情况,在下宁死也要护住九小姐清白,这样才对得起大将军对在下的知遇之恩呐!”

    木九久听了,差点没吐出来,“苏公子真是大仁大义!”

    得提醒一下木哲武不要被这狐狸的忠义表像给骗了。

    苏文清谦虚的笑道:“不敢当,在下就这点儿优点,都被九小姐发现了!”

    木哲武翻身上马,爽朗笑道:“哈哈哈!文清太谦虚了,若不是你出谋划策,有好几次战斗,咱们都要吃大亏的!”

    苏文清也上了马,谦逊而优雅的笑道:“都是大将军慧眼识珠,信得过在下!”

    木九久撇嘴,也利落的翻身上马,动作如行云流水。

    苏文清咂舌道:“没想到,九小姐还会骑马?” 木哲武闻言,疑惑蹙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