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游之秒杀天下〕〔总裁的麻辣小妻子〕〔我的绝色冰山总裁〕〔萌宝上线:爹地,〕〔帝火丹王〕〔阴缘:鬼夫难缠〕〔都市妖孽神豪〕〔我真是良民〕〔大明钉子户〕〔女总裁的最强兵王〕〔嫡女涅槃:王妃,〕〔神帝归来〕〔穿越之我的多情王〕〔穿越小王妃〕〔总裁娇妻太撩人〕〔冷酷王爷:倾城娇〕〔总裁佳妻惹不起〕〔名门婚宠:半路娇〕〔爱你个人好难〕〔末日之无限逃杀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一百五十章 沈晓晓的心事
    士兵们见沈晓晓轻松的跑远了,好多人泄了气,瘫软在地上。

    但耳边立刻传来木九久嚣张的低呵声:

    “这点运动量就瘫倒了,还当什么兵?”

    “起来,继续!”

    这个声音一直激励着所有将士的心,即使现在人人都疲惫欲死,也没有人愿意妥协半分!

    木九久在前面带头跳的轻松,他们累死也得撑着!

    历时两个小时,当所有的将士蛙跳着抵达早上离开的那片树林后,他们无一例外地全部瘫倒在地上,横七竖八地躺满了一地,脸色发白,汗如雨下。

    靠着树干,步青云也在拼命地喘气,眼睛却是直直地盯着不远处的罪魁祸首。

    木九久白嫩的小脸儿,泛着红晕,有一缕碎发湿答答的贴在光洁的额头上。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一地的残兵。

    他看不出她在想什么,但是此时的她的姿态与刚才的嚣张完全不同,竟有些恬静美好。

    但是她汗湿的后背中间断掉了一大截是怎么回事?

    显然是胸前缠了布,是受伤了,还是?

    步青云眸光一闪,此时再仔细观察她的容貌和身形,再回味她的声音,不由得眼神深邃起来。

    大约一刻钟之后,众将总算稍稍缓过气来。

    但是他们的手因为累得多次撑地,到处是血痕,而他们的脚,早就已经磨得不成样子,不用看,也知道尽是水泡。

    更别说双腿的酸痛感,让他们动一下都难!

    “列队!”这时候木九久的声音在将士们耳里,简直就是魔音绕耳。

    所有人都已经累得像条死狗,全身没有一处不痛!

    这时还能站起来列队的,不过一半。

    木九久眯眼看去,现在的队伍与清早的时候相比,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士兵们一个个疲惫不堪,松散无力,不过瞪着她的眼睛,倒是炯炯有神。

    原本冷着一张脸的木九久忽然笑了起来,“我知道,你们一定在恨我!”

    回答她的是不满和不解的眼神。

    天下哪有这样疯狂的练兵方法!对于这些眼神,木九久不以为意,“恨我没关系,训练的时候多流汗,是为了将来你们在战场上少流血!也许你们会认为我的训练很奇怪,甚至是不可理喻,但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够服从命令,而不是质疑命

    令,即使真有不明之处,也应该先执行命令,再来细问缘由。”

    众人对看一眼,心中有疑惑,有不解,有了然,也有不相信。

    看他们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也训不下去了。

    木九久好心地放他们一马,“第一天训练,运动量就不要太大了,今天就到这儿吧。明日卯时,在这里集合。”

    运动量就不要太大了?

    众将士霎时间傻眼,他们都快被她整残了,还叫运动量不大?

    未来的一个月,性命堪忧!

    “木乃梁你跟步青云讲解一下我们的训练计划,把明天训练需要的东西准备好,带队回营!”

    “是!”连拖带拽,两队人马终于列队回营。

    看着他们叫苦连天的背影,木九久心情愉悦地扬起嘴角,仿佛找到熟悉的前世生活的感觉。

    一直隐在暗处的云沐风眉头紧锁,不可置信的看着似乎整个人都焕发着夺人光彩的木九久,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安。

    这真的是先天不足、自小病弱的木九久吗?

    如果说她只是看过几本奇书,懂的一些理论,他是说什么也不信的,看她那些动作的熟练程度,显然是经过长期训练的结果。

    她那指挥若定、游刃有余的样子,绝对不是一个深闺女子靠看书就能拥有的。

    如果她不是木九久,那么她会是谁呢?

    “你是谁?”回城的马车上,沈晓晓仔细审视着木九久。

    木九久心中一凛,但面色平常的道:“我是木九久啊!累的连我都不认识了?”

    沈晓晓笃定的道:“你不是以前的九久了,变得我一点都不认识了!”

    木九久喝着热茶,貌似不经意的道:“那我是冒充的?”

    沈晓晓摇头,“你脖子上、耳后的小黑痣都在,应该不是冒充的,但我就是觉得你不是九久了。”

    木九久把茶杯交给采诗,懒懒的靠在马车壁上,“有时候一件事一夕之间足以改变一个人,何况是三年的时间。”

    沈晓晓了然点头,“这倒是。”

    木九久转了一下眼珠道:“你也变了很多,不过似乎爱跟在七哥哥身后这个习惯倒是没改。”

    沈晓晓闻言立刻一抹红云飞上她精致美丽的脸上,“你、你休要胡说!”

    “脸红什么?”木九久眨眨眼睛,一副你的心思我看透了的样子。

    沈晓晓的脸更红了,像熟透了的虾子,贝齿咬着下唇,双手绞着衣角。

    完全没有了平时英姿飒爽的样子,现在就是个害羞的思春少女。

    木九久打趣道:“大舅舅的孝期已过,你都十六了,婚事得抓紧了,莫不是你想做我七嫂?”

    这个年代十六算是大姑娘了,过了十八就属于剩下的了。

    沈晓晓红着脸低下头,算是默认了。

    但下一刻,秀眉蹙起,脸上泛起愁容。

    再抬头时,眼睛里已经蓄满了泪。

    “吆!这是怎么了?”木九久有些吃惊,也变脸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沈晓晓用手背抹了一下眼泪,扬起脸说道:“我是自小就喜欢七表哥,为了接近他总是来军营,学骑射、拳脚,可是我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母亲也不同意我嫁给他,说他是庶子,我是嫡女。”

    她父亲虽然去世了,可她也曾是礼部尚书的嫡女,嫁给镇国大将军的庶出儿子确实是低嫁了。

    “关键是木易衡自己是怎么想的?”木九久的现代思想认为门第不重要,关键是看是否两情相悦。

    沈晓晓咬牙说道:“他性格冷清,不善言语,我多次旁敲侧击他都没有回应。” 木九久叹息:“也许他是迟钝呢?也许他心里有别人呢?你应该直接问,喜欢就争取在一起,不喜欢就寻找下一个有缘人。女人的青春可耽误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