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庭最牛系统〕〔盛世独宠:黑帝的〕〔千亿宠妻〕〔邪王独宠:纨绔异〕〔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甜妻逆袭,霸道老〕〔Hello,小甜心〕〔民调局异闻录之勉〕〔飞穹剑〕〔重生九七之锦绣人〕〔萌宝来袭:总裁爹〕〔重生之乖乖做上将〕〔七实姐的日常旅程〕〔刻写永世爱你的碑〕〔仙野纪〕〔楚臣〕〔剑鸣九天〕〔99亿闪婚:豪门总〕〔雷霆之主〕〔吾道多情之众里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一百五十二章 皇上疑心重
    云沐风淡淡道:“如果微量,银针探不出。”

    皇上的饮食都是经过层层检验和试吃的,这次是皇上的多疑,救了他自己一命。

    云沐风已经确定了嫌疑人,但他不能说。

    说了,以皇上多疑的性子,只会怀疑他别有用心。

    倒不如让他自己去查,能坐稳这个位置这么多年,这点事难不住他。

    皇上若有所思的道:“上次木九久在宫里中的毒不是也出自鬼医之手吗?可找到凶手了?”

    云沐风微微摇头,貌似愤慨的道:“事情过了那么久,那几天正是木哲武负伤回来的日子,府里每天出入的人很多,无从查起。”

    决不能让皇上知道鬼医已经落到他手上,并且已经被化成了一滩脓水,不然皇上即使不怀疑毒是他下的,也会责怪他把鬼医弄死,搞的无处寻寒烟翠的解药。

    皇上眼底滑过一抹失望,继而又满怀希望的道:“智空大师的长生之道,你可曾学得一二?”

    云沐风淡笑道:“师傅他老人家的修行之术,首先要戒除七情六欲,做到清心寡欲、无欲无求,然后是心法和佛法的修行……”

    皇上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了,叹息道:“看样子朕是个俗人,这些一点也做不到。”

    云沐风自嘲笑道:“像师傅那样的高人能有几个?臣弟自幼跟在他老人家身边,现在还不是还俗了?”

    皇上大笑道:“哈哈哈!你啊!有那么好的师傅,怎么不知珍惜?”

    不好好当和尚,修行长生之术,回到这朝堂上来搅合什么?

    不过想想当一辈子和尚,清心寡欲的一辈子,即使是长生不老,又有什么意思?

    “臣弟也不过是个俗人而已!”云沐风眸底寒光一闪。

    若不是太子和皇后多年来苦苦相逼,他也不会再回这污浊之地。

    谁知道这里面有没有这个好皇兄的默许和纵容呢?

    云沐风心中微凉,起身告辞。

    皇上望着他高大年轻、英挺修长的背影消失在殿门口,若有所思的凝眉。

    片刻后叹息道:“朕老了!”

    皇上身边伺候的大太监得福躬身笑道:“皇上正当盛年,离万岁还远着呢!”

    皇上从龙椅上欠起身,亲热的打了他一下,笑道:“你个老东西最会说话!”

    得福不敢躲闪,恭敬的躬着身子,保持着得体的微笑。

    貌似不经意的说道:“说来这个时辰皇后应该派人送汤来了,自从皇上夺了皇后的凤印,皇后倒是对皇上更加上心了,每天汤汤水水的,都是皇上最喜欢的口味。”

    玄德帝此时条件反射的有些心慌,手心里冒出虚汗,心里迫切渴望喝到那些汤。

    他心中一沉,眼中迸射出凛冽的寒光。

    得福适时的扶住皇上,惊慌的问道:“皇上脸色有些苍白,可是身子不适?”

    皇上颇有深意的看着得福,“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朕说?”

    得福立刻匍匐到地上,“皇上恕罪,老奴该死,老奴只是觉得皇后对皇上用情至深,老奴以后再也不敢多言了。”

    说着啪啪的打自己的嘴。

    皇上紧紧握住龙椅的扶手,冰冷的眸子微眯着,喃喃道:“用情至深?”

    夜悄悄的降临,白天热闹繁华的帝都渐渐进入宁静,夜色下的帝都神秘而安详。

    树梢上一个黑影掠过,连熟睡的鸟儿都没惊动,打更的老人还以为自己眼花了,拿着木槌儿的手揉了揉眼睛,继续打着梆子往前走。

    黑影闪过宫墙,进了一个荒芜的废弃宫殿,把身上已经昏迷的人放下来,在他的穴道上点了一下。

    那人缓缓苏醒,入目是黑漆漆的一片,“这、这、这是哪儿?”声音苍老而惊慌。

    有盒子被打开的声音,有微弱的光从盒子里发出,是一只鸡蛋大的夜明珠。

    老人惶恐的打量着周围,好像是一间破败的屋子,一个蒙面大汉和一个老太监站在前方,二人中间坐着一个身穿明黄色衣服的老人。

    “皇、皇上?”老人的白胡子颤了颤,连忙颤颤巍巍的跪好行礼。

    得福把他扶起来,小声说道:“宁太医,用这种方法把你请来,实属无奈,还请不要见怪。”

    宁太医惶恐的说道:“草民早已告老回家养老了,已经不是太医了。”

    言外之意:有什么事别再找我了啊!

    玄德帝轻咳一声说道:“你给朕诊断一下,然后验一下那碗汤,太医院的人朕信不过。”

    宁太医不知道这种信任是福是祸,只好上前号脉,手搭在皇上的手腕上,神色越来越凝重。

    玄德帝对于他的神情并未感到奇怪,“如何?”

    宁太医收了手,凝眉捋着雪白的胡子说道:“皇上的身子不像外表这么强壮,是否觉得食欲下降、口干舌燥,皮肤瘙痒……”

    “行了!别吊书袋子!到底怎么回事?”玄德帝截住他的话,知道如果任其说下去,恐怕天要亮了。

    宁太医叹息道:“皇上定是服用了类似五石散的东西,不过幸好服用的时间不长,中毒并不深。”

    得福公公说道:“这个皇上知道,请你来自然是想知道如何解毒,如何能验出这东西?”

    宁太医沉吟:“这个需要看看皇上是服用了何物,草民要慢慢研究。”

    阿福拿出一个食盒,打开盒子,取出一碗汤让宁太医验毒。

    宁太医又是用银针验,又是闻,又是尝,最后蹙眉摇头,道:“草民验不出里面是否有毒。”

    得福道:“你可知道鬼医的‘寒烟醉’?”

    宁太医当即了然道:“若里面是寒烟醉,那就有情可原了,寒烟醉无色无味,少量根本查不出,不过化解预防倒是容易……”

    皇上见他的说法和云沐风的说法相同,点点头,让黑衣暗卫把宁太医原路送出宫。

    得福把夜明珠收入盒子,小心的把皇上扶起来,“皇上为何不把宁太医重新宣进宫,伺候在身边?”

    “哼!若这时候让他回来,肯定惊动一些人,朕不想打草惊蛇。”皇上小心的摸黑迈过门槛。

    脚步有些沉重,背影孤寂而悲凉。 在这个位置,注定他享受不到一丝真正的感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