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庭最牛系统〕〔盛世独宠:黑帝的〕〔千亿宠妻〕〔邪王独宠:纨绔异〕〔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甜妻逆袭,霸道老〕〔Hello,小甜心〕〔民调局异闻录之勉〕〔飞穹剑〕〔重生九七之锦绣人〕〔萌宝来袭:总裁爹〕〔重生之乖乖做上将〕〔七实姐的日常旅程〕〔刻写永世爱你的碑〕〔仙野纪〕〔楚臣〕〔剑鸣九天〕〔99亿闪婚:豪门总〕〔雷霆之主〕〔吾道多情之众里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一百六十二章 木府双喜临门
    沈夫人大喝一声晕厥过去,惊到了门口送行的人。

    木哲武惊呼一声,把她抱在怀里,“快!府医!”

    说完,在众人的惊慌喧哗中,抱起沈夫人,急匆匆的回了府。

    远远的街角处,一辆简朴的马车不知停在那里多长时间了。

    车窗的帘子被一只白皙瘦弱的手微微挑起一丝缝隙,那只手微微颤抖着放下车帘。

    一个虚弱、清润的声音道:“去睿亲王府。”

    车夫道:“是,安王殿下。”

    一甩马鞭,马车转入一条窄巷,超近路去了睿亲王府。

    大将军府内,沈夫人被安置到内室,让赶来的府医诊治。

    府医切脉片刻,起身作揖道:“恭喜大将军、贺喜大将军!夫人是喜脉,已经月余。”

    “什么?”木哲武愣怔一下,继而大喜道:“好啊!哈哈哈!”

    一想又担忧道:“那为何晕倒?可有大碍?”

    府医道:“夫人只是一时情绪激动,并无大碍。”

    沈夫人红着脸道:“我都这岁数了,怎么还能有孕?”

    她都要四十五了,这一年多,小日子也断断续续的。上个月没来,还以为是绝经了呢。

    木哲武蹙眉问道:“夫人生九小姐时伤了身子,十几年都没再孕,现在这个年纪会不会有危险?”

    府医道:“夫人的身子一直很好,倒是不必过于担心。”

    木哲武松了一口气,喜道:“今日大将军府双喜临门,给喜宴上的客人多添两个菜!”

    木九久不知道出发后发生的一切,此时正坐在八抬大轿里,她偷偷地掀起一角盖头,看见轿子颇为阔大,里边描金绘彩,妆点得十分奢华。

    风掀起轿帘,木九久无意间瞥向外面,在街边茶楼的二楼窗子口,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怎么还敢出现在这里?

    苏文清一身锦衣蓝袍,斜倚在窗子前,灼灼的目光黏在喜轿上。

    二人霎时四目相对,苏文清勾唇一笑。

    轿帘落下,掩盖了那抹大红的身影。

    苏文清唇角的弧度扩大了些,他在对上她目光的那一瞬间,读到了她目光中些许茫然和不安。

    他还有机会的,不是吗?

    可是晚上她就是别人的新娘了,他猛地捂住胸口。

    那里,好痛!

    他也曾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人物,为何会为一个只见过几次面的女子而心痛?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从怀里拿出昨天用来擦手的那方手帕,放在嘴边吻了吻,那上面有她的口水!

    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到了睿亲王府。

    睿亲王府正门大开,门上挂满了红绸。

    门前聚集了看热闹的宾客。

    下人看到迎亲的队伍,就点燃了鞭炮,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

    云沐风扫视了一眼门前的情况,翻身下马,折回到喜轿前。

    喜婆拿着一把拴着红绸的弓箭递给云沐风道:“请王爷射轿帘、踢轿门!”

    南月有大婚射轿帘踢轿门之说,新人落轿进入夫家时,男人射轿帘、踢轿门,乃是下马威。

    表示自己是一家之主,不惧内。

    云沐风显然在婚礼前也被科普了婚礼仪程,但他想起木九久的性子,觉得自己不需要这个程序,挥挥手示意喜婆把箭拿下去。

    缓缓走到花轿门前,平息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周遭的纷纷扰扰顿时都在瞬间消失。

    俯身,就要掀开花轿的轿帘。

    一边的喜婆一张老脸都急红了,“王爷,您不射轿帘,也要踢轿啊!”

    就连跟在云沐风身边的韩潇也急了,压低声音提醒道:“王爷,您忘了踢轿,踢一下就好!”

    云沐风拿过喜婆怀里抱着的红绸子,冷声道:“你觉得这下马威有用吗?”

    韩潇想想这些日子木九久训练新兵的情形,知道是没用,但看看周遭看热闹的人,小声道:“王爷,这只是个习俗而已。”

    云沐风像没听见一般,知道没用,为何还要多此一举的添堵呢?

    昨天她虽然什么都没说,但他感觉出她心里不痛快了。

    伸手把轿帘掀起,就看到里面腰背挺直端坐着的稳健女子,红盖头遮着,看不清她的容颜。

    不知道苏文清的话,对她影响多少。

    不管如何,他都会信守对她的承诺。

    伸手把红绸子的一端塞到她的手里。

    木九久握住红绸的一端,外面的情况她自然一一听在耳中。

    喜婆的急切焦躁、韩潇的无奈,周围人群的窃窃私语。

    她没有动,淡淡道:“你现在不踢,以后就没机会了。”

    云沐风冷哼一声道:“踢不踢,孤王都是一家之主,用不着在大庭广众之下显威风。”

    这才是真男人!木九久低低的笑了,扶着采诗的手下了轿子。

    周围人声鼎沸,不知道围了多少看热闹的人。

    他们不知道自此以后大婚不踢轿门成了神州大陆女子争取家庭地位的第一战。

    采诗在一旁小心地搀扶着她,提醒她底下有火盆,有马鞍。

    跨过了马鞍,又稀里糊涂地走了好长的路,才进了睿亲王府的正殿,然后扯线木偶似的跟云沐风拜了堂。

    云沐风父母早亡,她很想知道现在和云沐风拜的到底是什么。

    可是她盖着厚厚的红盖头,眼前都是红彤彤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这中式婚礼就是不如西式的,这时候就是换了一个人和她拜堂她也不知道啊。

    木九久这个时候还有心思胡思乱想!

    终于礼成。

    木九久被送进新房,有下人扶着木九久坐到了喜床上。

    一片莺声燕语,新房里似乎很是有几个人在。

    木九久刚坐下就有人嬉笑着说道:“王爷,赶快掀开盖头来,叫我们瞧瞧新娘子!”

    屋子里的喜娘就递过来一杆缠着红绸的乌木镶银角的秤,云沐风接了,小心地挑起木九久头上鸳鸯戏水的大红盖头。

    木九久觉得眼前骤然一亮,眯缝着眼睛适应了半天才终于适应了屋子里头的光线。

    抬起头来,看见云沐风就站在她的身前。 他身姿高大挺拔,那双漂亮的凤眼微微眯起,正在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木九久,满满地都是舒心畅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