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宠婚:帝少老〕〔穿越六十年代之末〕〔御房有术〕〔极品女上司〕〔火影之大美食家〕〔重生八零之极品军〕〔次元法典〕〔女总裁的贴身特种〕〔源起幻想乡〕〔万灵大天敌〕〔导演有点皮〕〔上帝时刻〕〔我的青春不在线〕〔唐时烟雨〕〔无限婚契,枕上总〕〔傲骨狂兵〕〔谋取君心〕〔绝色狂医:魔神大〕〔女总裁的特战兵王〕〔聘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一百六十四章 洞房花烛
    木九久脸更红了,推了他的胸膛一下,嗔道:“我哪有害羞,你醉了!”

    云沐风稳如泰山,眼中的笑意更浓了。

    这时外头有人小声喊了一句,“醒酒汤送来了!”

    云沐风道:“不喝!”

    他根本就没醉,如果不是装醉,能这么早回来么?

    然后凑在木九久耳边哈了一口气道:“孤王没醉,先去沐浴,等着孤王!”

    木九久哪会不知道他话里的意思,脸立刻变得滚烫。

    云沐风目光澄明、脚步稳健的去了净房,哪有刚才醉醺醺的样子?

    木九久坐在床边,一阵胡思乱想。

    不消片刻,云沐风便洗好了,穿了一身大红的中衣,浑身散发着湿漉漉的潮气。

    他走过来,侧卧到床上,单手托腮抬眸,眼睛锃亮的看着木九久。

    这姿势、这表情!太骚了!

    不知怎么的,木九久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心跳就快了起来,脸也越来越烧。

    云沐风看了她一会儿,见她的脸都已经红透了,连脖子都红了。

    不由低低笑了一声,以极其撩骚的姿势招手道:“爱妃,来折磨孤王吧!就像那晚……”

    “你,你!”木九久气结,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云沐风一阵闷笑,来拉她的手:“爱妃,时间苦短,安置了吧!”

    木九久面红耳赤的正要捶他,只觉得眼前一片阴影浓重,身子已经被他整个搂在怀里,往后一倒便滚倒在床上。

    木九久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觉的心脏跳如擂鼓,全身的体温也急剧上升。

    云沐风的那双大手已经毫不客气地伸进了她的衣襟里头。

    “别!还没有熄灯呢!”

    男人小声在她耳旁说:“没事,正好叫孤王看看你!”

    木九久神智已经几近昏迷,但她绝不承认,此时又紧张又害怕。

    在她半推半就下,很快就被云沐风除去了所有的障碍。

    木九久拼命用被子遮住自己的身体,云沐风眼中却是一片火热,欺身压了上来。

    大红的床幔落下,红烛轻轻摇曳。

    一会儿,帐子里传出木九久肆意的笑声:“哈哈!竟然慌不择路,都没人给你科普新婚的知识吗?”

    “住嘴!那些图太模糊,根本就看不清!咱们第一次那晚又是你……”

    “啊!轻点……”木九久感觉一阵刺痛袭来,咝了一声:“好痛……”

    云沐风修长的手指在她娇嫩的背上轻抚,声音低沉中带着一丝沙哑,安慰道:“一会儿就好了!谁让你废那劲儿重新缝上的,这样受了三回罪!”

    “废话!谁知道会嫁给你呀!”

    “怎么?你当时还想嫁给别人?!”

    “……”木九久只好默认,她当时可没想嫁给和尚。

    “看样子孤王要振夫纲了!今天好好教训你!”

    语毕,床幔剧烈晃动起来。

    红烛摇曳,轻吟,一室美景无限!

    不知过了多久,床帐内响起一个呜咽的声音,试着商量道:“今天差不多了,要不,咱们今天就到这儿吧!明天不是还要早起进宫谢恩么?”

    一个慵懒的声音道:“求求孤王,今日便放过你了。”

    “王爷,求……,啊!你怎么又来了,说话不算数!”

    “这个时候应该叫亲亲夫君!”

    “你混蛋!”

    红彤彤的烛光中响起一阵男人诡计得逞的闷笑声。

    云沐风到底是习武之人,体力就是充沛,加之这些日子摸得到吃不着的煎熬着,如今温玉在怀,他怎么会忍得住不一次吃个饱?

    木九久这一晚上不知道被云沐风折腾了多久,一开始的胀疼慢慢退去,竟也在他的引领下试到一种让人欲罢不能难以启齿的滋味。

    到后来连自己是怎么睡着的都不知道。

    ……

    安王和云承睿吃完喜宴已经回到安王府。

    云承睿扶着安王靠到软塌上休息,“父王可要吃药?您身子不好,可以不用去的。”

    安王眼底神情复杂,淡淡的摇摇头,“无妨。”

    云承睿从丫鬟手里接过茶杯,递给安王道:“父王喝口水。”

    安王接过茶杯,喝了一口,淡淡道:“过几天,我们就告辞回西南封地吧。”

    “是!”云承睿从他的神色里看出了无奈和哀愁。

    安王喝完一杯水,把茶杯递给云承睿,“你也忙了一天,去休息吧,这里有下人伺候着就行了。”

    云承睿恭敬的退出了房间。

    小豆子见他出去,立刻凑到软塌前,给安王捶着腿道:“王爷,大将军夫人是有孕了,并无大碍。”

    安王握着佛珠的手剧烈的抖了一下,痛苦的缓缓闭上眼睛。

    半晌,轻轻的道:“把大将军府的人撤回来吧,着人准备回封地的事。”

    “是!”小豆子恭敬的点头。

    云承睿回到自己的院子,秦芸娘也刚刚换上常服,忙迎上来亲手伺候他更衣。

    云承睿微仰着手臂,让她替他宽衣解带,“明日开始收拾行礼,我们很快就要回西南封地去了。”

    秦芸娘的手一抖,怔愣了一下,垂眸轻声道:“是。”

    声音依然是如同蚊蚋,又细又小。

    云承睿从她眼睛里读到不安和痛苦,握住她的小手宽解道:“知道你离开父母会舍不得,这些日子你可以经常回秦府陪陪他们。”

    “妾身谢世子爷体恤。”秦芸娘眨了眨雾气蒙蒙的大眼睛,把眼泪咽下去,继续解开他的衣带。

    回西南封地不光意味着要离开父母亲人,还意味着要面对他的众多妾室、儿女。

    她,真的不想回去。

    心好痛!

    云承睿被那即娇弱又坚强的样子逗得闷笑一声,俯身心疼的吻了她的额头一下,“害怕?放心,本世子会护着你的!”

    秦芸娘羞红了脸,但还是情不自禁的把头靠在他宽阔温暖的胸膛上,用那特有的声音轻声道:“妾身想要个孩子。”

    这样即使失宠,下半辈子也有个依靠。

    呼出的热气吹在云承睿的胸膛上,让他的心柔软成一滩水,一把抱起那娇小的人儿,笑道:“好!今天本世子就满足你的要求!”

    一个回合后,云承睿抚摸着怀里香汗涔涔,分外的外娇羞的小妻子,笑问:“觉得孩子来了么?”

    “……”秦芸娘的脸羞成了猪肝,羞得钻进他的怀里。 云承睿就喜欢逗她,就喜欢看她羞得无处躲藏的样子,嘻嘻笑道:“如果你不确定,不如,我们再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修行在万界星空〕〔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