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庭最牛系统〕〔盛世独宠:黑帝的〕〔千亿宠妻〕〔邪王独宠:纨绔异〕〔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甜妻逆袭,霸道老〕〔Hello,小甜心〕〔民调局异闻录之勉〕〔飞穹剑〕〔重生九七之锦绣人〕〔萌宝来袭:总裁爹〕〔重生之乖乖做上将〕〔七实姐的日常旅程〕〔刻写永世爱你的碑〕〔仙野纪〕〔楚臣〕〔剑鸣九天〕〔99亿闪婚:豪门总〕〔雷霆之主〕〔吾道多情之众里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一百七十二章 又见智空大师
    木九久见云沐风的眼中闪着打趣的精光,知道应该不是她想的那样,于是清了一下嗓子道:“你不是说来见一个人吗?”

    朝四周张望了一下,“这里也没见有人啊。”

    云沐风知道她是口是心非,闷笑一声,带着她沿着竹林掩映的小路,走到了一个幽静雅致的小院子前。有木鱼声从院内有节奏的传出来。

    小院子的门额上挂着一个木质的匾额,上面写着三个大字:伽蓝院。

    一个这三个字就知道这里和僧人有关。

    云沐风敲开了门,开门的是陆乘风。

    陆乘风引着二人来到正房,打开了房门。

    木九久抬步进去,看到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和尚盘腿坐在蒲团上,敲着木鱼念经。

    待看清老和尚的样子,木九久大惊,这不是在玉竹寺为她解签的老和尚吗?

    木九久有转身逃跑的冲动,但魂魄已经跑出了十万八千里,身体却惊呆在那里不动。

    云沐风笑道:“这是孤王的师傅智空大师!”

    木鱼之声戛然而止,智空大师停止念经,缓缓抬眸,唇角带着高深莫测的笑容,缓缓道:“施主别来无恙?”

    木九久结结巴巴的道:“你、你、你……”

    你有没有把我是穿越来的事告诉你徒弟啊?

    但是据平时云沐风的表现,应该还不知道,现在贸然问出,不是自己不打自招么?

    云沐风以为她紧张,握住她手的手紧了紧,“怎么了?这么紧张?”

    木九久呵呵干笑道:“没有,只是有些意外而已。”

    陆乘风已经懂事的拿过两个蒲团放在智空大师面前,云沐风拉着木九久跪在蒲团上给智空大师磕头行礼:“拜见师傅!”

    智空大师慈祥的笑着,微微点头道:“嗯,嗯!好,有缘人终成眷属,可喜可贺!免礼说话吧。”

    二人就势在蒲团上盘腿坐下来。

    木九久心里怦怦直跳,暗暗想着,晚上得偷偷回来,问清楚她穿越的事,不然心里总揣着个谜团,真的很难受的!

    谁知智空大师像看透她的心事似的,用那清越如钟磬般的声音道:“女施主莫要纠结彷徨,顺其自然方得自在。”

    转头对云沐风道:“夫妻二人以后总有起龃龉的时候,你们要知道礼让,懂的沟通,……”

    此时的智空大师不像一个得道高僧,倒像一个普通的长辈,絮絮叨叨的嘱咐了二人一些话。

    最后道:“见过你们,老衲也要告辞了,俗事红尘不是老衲久留之地。”

    “别呀!”木九久急了,“别走啊,我还有好多疑惑等着您帮忙解开呢。”

    “天机不可泄露,万事且看天数。”智空大师淡笑,那明亮的眸子里似蕴藏着无穷无尽的智慧。

    又来了!咱能不说这些废话么?

    木九久嘟着嘴,明显的不高兴。

    云沐风察觉到二人之间有他不知道的事,蹙眉看向智空大师,但知道师傅的脾气也没多问。

    只转移了话茬子道:“师傅,公孙漠刚才犯了病,现在徒儿把他安置在了客院,师傅临走以前去看看他,要不要调整一下药方?”

    智空大师垂眸缓缓转动手里的佛珠,好似转动着生命的轮回。

    半晌,抬起深邃的眸子,缓缓道:“心病还需心药医,情是劫也是缘,他暂时不会有事的。”

    云沐风煞有介事的微微点头。

    木九久觉得周围阴风阵阵,浑身起鸡皮疙瘩:这是灵魂去看过公孙漠了还是算出来的?

    智空大师站起身,往门外走。

    云沐风改坐为跪,恭敬磕头道:“恭送师傅!”

    木九久正要有样学样,一听他这话大惊:“啊?这就走了?不是,师傅!你别走啊……”

    爬起来追出门,院子里哪还有智空大师的影子?

    艾玛呀!艾玛!要不要这么渗人啊!

    云沐风施施然从室内出来,显然对这“灵异”现象并不吃惊,他若有所思的看着神情复杂的木九久,抿唇不语,似乎等着她自己招供。

    木九久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干笑道:“呵呵,时候不早了,该用晚膳了,好饿哦!”说着先一步往回走。

    既然智空大师没告诉他,那就有不让他知道的理由,万一他知道她是穿来的,把她当成怪物怎么办?

    这么作死的事,还是不要尝试的好。

    云沐风迈开大长腿,几步就追上了她,侧头垂眸看着她有点心虚的脸,淡淡道:“你和师傅瞒着孤王的事是否和神女幽瞳戒指有关?”

    木九久一个踉跄,心虚的挥挥手道:“我们这是第二次见面,怎么会有事情瞒着你?你不信我难道还不信智空大师?”

    云沐风抿唇不语,智空大师是算定他和她有夫妻缘分才让他还俗的,应该不会有什么变故。

    这么想着,心情就轻松了起来,搂住她的纤腰,低声道:“这个竹林像不像我们相遇的那片竹林?要不要重温一下?”

    木九久面红耳赤的啐他一口,“没正经!”

    云沐风咬牙:“这天下敢骂孤王的恐怕只有你了!”

    语毕矮身把她抱起,并向上托了托。

    艾玛!这是举高高儿吗?

    话说王爷您能不能别像抱两岁孩子似的抱人家呀?很尴尬的有木有?人家喜欢公主抱!

    木九久坐在他铁臂般的胳膊上,惊叫一声,嚣张的揪住他的头发维持身体平衡。

    他的头发已经有三寸来长了,随意散着,有黑又亮。若不是穿着古装,真以为是现代的艺术青年。

    那丝绸般的触觉,真让人嫉妒,木九久赞道:“你发质真好!”

    云沐风轻笑:“恭维孤王也没用,晚上看孤王怎么教训你!”

    木九久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忙求饶道:“王爷,明日还要回门,今天咱们就好好歇息吧!”

    昨天晚上那一番胡天胡地到现在体力还没有回复呢,身体的某个地方现在还在隐隐作痛。

    云沐风幽怨道:“中午你答应孤王什么了?”

    木九久耍赖装傻:“我答应什么了?我怎么记不得了!”

    云沐风哭笑不得,“想耍赖?”手在她身上瘙痒。

    木九久最怕痒了,痒的阵阵大笑。

    突然云沐风一本正经的道:“九久,我们赶紧生个孩子吧!”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木九久看了看已经发育的很到位的身材,道:“我还小呢,怀孕生子会有危险的。还是等几年再说吧。”

    云沐风哄道:“有我这神医呢!无妨的,再说还有师傅呢!”有了目标,于是,两人晚上又折腾到后半夜,木九久到最后都已经瘫软如泥了,云沐风却还是兴致不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