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1号宠婚:军少追妻〕〔绝境逃生〕〔雷神皇〕〔蔺先生,一往情深〕〔盛世为凰:暴君的〕〔萌妻不服叔〕〔医痞农女:山里汉〕〔盛宠皇妃:夫君,〕〔惹火狂妻:邪帝,〕〔逆天千金之制霸豪〕〔重生悍妇〕〔国民男神是女生:〕〔娇娃联盟:小妻超〕〔重生之全能男神:〕〔先婚后爱之独宠世〕〔首席独宠:军少的〕〔尸王噬宠:妖女要〕〔绝色毒医王妃〕〔绝世符神〕〔我的姐姐很弟控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一百七十三章 回门
    今日是回门的日子,木九久心里有事,不用丫鬟叫,早早就醒了过来。

    伸手一摸,云沐风早已出去了。

    木九久叫了一声“采诗!”

    早就候在外间的黄氏带着采诗、采荷、采莲走进来,黄氏过来挽起了床帐,“小姐……哦,不,王妃醒了!”

    采莲嘴角挂着笑,竹筒倒豆子似的说道:“王爷卯正就起来了,说是到演武场去练功,一会儿回来和王妃吃早膳。”

    木九久点了点头,这云沐风的习惯倒是挺好,这两天她是被他折腾的恨了,不然也能起来和他一起去练功。

    有小丫鬟端着洗脸水进来,采诗和采荷服侍着她洗漱梳妆。

    木九久问黄氏道:“奶娘,今日回门准备的礼物可都齐了?”

    黄氏笑道:“回王妃,都齐整了!”

    木九久正要细问,云沐风回来了。

    他穿着一身雪白的窄袖劲装,更显得肩宽腰细,英姿飒爽。

    许是接连两日x生活比较和谐,他脸上都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一副精神气爽、神采飞扬的样子。

    因为运动出了一身汗,有几缕头发贴在脸上,和白皙如瓷的皮肤一衬,显得有几分柔和和魅惑。

    木九久还没说话,正在收拾被褥的采莲就浅笑盈盈的迎上去,“奴婢伺候王爷更衣梳洗!”

    云沐风淡淡道:“不必了,孤王自己习惯了。”说着自己去了净房。

    以前有韩潇和陆乘风伺候,现在后院他们不能进来,沐浴更衣都是他自己来。

    木九久作为现代人并不觉得奇怪,这里位高权重的人都像自己是废人似的等着人伺候,反而让她很看不上。

    黄氏的脸色有些难看,瞪了采莲一眼:这个贱蹄子,公然向王爷献媚,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她是揽月阁的管事妈妈,调教管理丫鬟们是她的职责,没辖制好她,便是失职。

    等采莲出去,黄氏对木九久惭愧地道:“婢子管束不严,还请王妃责罚!”

    木九久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疑惑挑眉,道:“奶娘,这是何意?”

    黄氏懊恼的道:“采莲那个贱蹄子竟然妄图接近王爷,是婢子失职。”

    木九久这才转着眼珠回忆了刚才的情景,温言抚慰道:“这不管你的事,再说采莲也不一定就有那心思。”

    看木九久警惕性这般低,黄氏不由得着急起来,正要说什么,云沐风已经从净房里出来了,也就停了话头。

    云沐风见木九久还没有弄好,便在床沿上坐下,笑吟吟看着她梳妆打扮。

    看见梳头的采诗加快了进度,云沐风又道:“你们慢慢的,把你家王妃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再出门,不必着急。”

    云沐风看见采诗给木九久梳了一个堕马髻,正在往发髻上插赤金珍珠钗,便叫了一声道:“且慢!”

    回头叫黄氏道:“记得前几日安王送给孤王一串珊瑚垂珠,你去拿来。孤王瞧着今天王妃这打扮带上正合适。”

    揽月阁的财务都归黄氏管,立刻答应了一声,很快抱来一个朱漆的精致小匣子过来。

    打开来,就看见里头躺着两串紫红色的珊瑚垂珠,普通的珊瑚珠子只有豆子大小,这两串珠子却足足大了两倍,而且个头儿均匀,光泽温润,这就异常珍贵了。

    采诗将两串珊瑚珠子缀在木九久发髻两边,果然一下子便添了几分艳色。

    女人就没有不爱漂亮首饰的,木九久站起身来盈盈一福道:“谢谢王爷赏赐!”

    云沐风知道她是在装模作样,宠溺笑道:“这是大婚前安王让人送来的,孤王差点儿忘了,刚才见你梳妆这才想起来。”

    黄氏并几个丫鬟见云沐风和木九久这般恩爱,也都是满脸喜色。

    这边丫鬟已经在西次间摆好了膳,小夫妻欢欢喜喜吃了饭,就坐车去了镇国大将军府。

    三日回门是件大事,何况云沐风位高权重。木哲武、木哲霖、木哲修等谁也不敢装大辈儿,带着夫人、公子、小姐都等在门口。连已经出嫁的老少几辈的姑奶奶也都回来了。

    夫妻二人的八宝华盖车停在镇国大将军门口,木九久的心境和身份都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

    前天从这里抬出去时她还是父母疼、哥哥嫂子宠的大将军府嫡女,如今回来已经嫁做人妇;抬出去时是这里的主人,回来已经是客人了!

    不过,在古代她很好地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干得好不如嫁得好!

    云沐风和木九久刚一下车,木哲武就带着全家走上前来行礼,“给王爷、王妃请安!”

    木九久有点无语,回门本来应该是她和云沐风给各位长辈磕头问安的,可她家这位相公地位太高,派头太大,现在反而是长辈给他行礼!

    云沐风一脸的理所当然,木九久可有点别扭,上前一步托住木哲武和沈夫人的胳膊,道:“父亲,母亲!”

    看到沈夫人那通红的眼眶,不由得也哽咽起来,“快别折煞女儿了!”

    沈夫人握住她的手,落泪道:“九久!……”

    不过是两天不见而已,她竟像经年不见自己的女儿似的。

    木哲武心疼的责备道:“孩子大喜的日子,你这是做什么?”

    云沐风看不上木哲霖、木哲修等人,到底是等其他人行了全礼,这才口气生硬地道:“各位请起吧!该是孤王给长辈行礼才对!”

    大家都知道他这是客气客气,于是也纷纷寒暄。

    这三日回门对于皇家来说可行可不行,云沐风肯亲自过来,已经很给木家面子了,谁敢怪罪他!

    顾非墨站在木慧翎身边,唇角带着似有若无的笑容,目光温柔而寂寥。只是那目光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似乎是成熟,似乎是释然。

    木九久冲他笑笑,微微点头示意问候。

    他也点头,回以会心的微笑。

    感到两道阴冷的目光射过来,木九久目光一扫,看到木婉宁脸色苍白、神色萎靡的站在那里。看向木九久的目光,怨毒而嫉妒。 云沐风的眼神也不善起来,看顾非墨的眼神带着胜利和炫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