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宠婚:蜜吻小〕〔撩一送二:总裁大〕〔修仙之重生仙帝〕〔魔法日记:魔伊传〕〔傲天弃少〕〔早安,龙先生!〕〔快穿:炮灰女配要〕〔剑鸣九天〕〔来自男主后宫的宠〕〔恋爱手册,萌妻掌〕〔喜劫良缘,纨绔俏〕〔韩先生,情谋已久〕〔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医杀手妃〕〔神医凰后〕〔慕川向晚〕〔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狂医废材妃〕〔国民男神是女生:〕〔创神纪:女王有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一百八十四章 小别扭与润滑剂
    木九久看着霸气侧漏的云沐风,这才意识到那个在她面前时而温柔、时而傲娇、时而幼稚、时而小气的云沐风,他在人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睿亲王,是睥睨众生、掌握生杀大权的睿亲王!

    默默叹息:在佛门修行二十年还这样嗜血,如果在这皇室污浊之地长大,云沐风不知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成了个杀人魔王?

    韩潇悄悄的溜到采诗身边,见她脸色苍白,安慰道:“没事的,不要怕!我不会这些手段的。”

    采诗虽然没听见他和陆乘风的对话,但看到云沐风先给他递的眼色,白了他一眼,冷着脸不搭理他。

    韩潇不着痕迹的扯了一下她的袖子,讨好道:“主子们都合好了,咱们也合好吧?”

    采诗无语望天:她和他什么好过啊?哪来的合好之说啊!

    韩潇见她不说话,厚脸皮的小声道:“不说话就是同意了!”

    采诗拿他当空气。

    他以为她默认了,乐不可支:“我就知道你是个面冷心热的,心里是喜欢我的!”

    采诗目视前方,从牙缝里吐出一个字:“滚!”

    韩潇吃吃笑道:“你看、你看,又口是心非。”

    他没注意,采诗气的都翻白眼儿了,恨不得一拳打在他的娃娃脸上。

    木九久暗暗腹诽:在这样肃穆、血腥的背景下,真的适合谈情说爱吗?

    手被一直大手抓住,一个清越温柔的声音道:“咱们回去吧,剩下的让他们处理。”

    木九久有片刻愣怔,这货变身速度真快啊,从冷酷王爷一下子就成了贴心暖男。

    看了一眼木桩上已经成了血骨架的采莲和满地吓得抖如筛糠的奴仆,木九久觉得刷新了对这时空和对云沐风的认识。

    时值中秋,花园里一簇一簇的秋菊开得正艳,像在绿锦上用金线银线勾边的精妙刺绣,装点着这一片花褪残红的余秋。

    云沐风摘下一朵半开不开的菊花,将她拥在怀里,替她簪在发间,默默念道:“尘世难逢一笑,况有紫萸黄.菊,堪插满头归。”

    木九久靠在他宽阔而温暖的怀抱里,微微眯上眼睛,能够来这里真的很好,能够遇到你真的很好……

    不远处,韩潇也摘下一大朵开的正艳的菊花,望向采诗的发髻。

    采诗心中一颤,忙躲他到十步开外。

    韩潇也不恼,闻了闻菊花的香气,笑道:“这菊花真好,又大、又香。”

    呃!您在夸馒头吗?

    他往采诗跟前走了两步,把花递给她,真诚的道“你看多美!你就像菊花!”

    “噗!”木九久实在忍不住了,在云沐风怀里笑喷。

    艾玛!采诗像菊花?

    采诗闹了个大红脸,啐了韩潇一口躲的更远了。

    韩潇一脸的哀怨,生无可恋的道:“王妃,您笑什么啊?采诗都要接属下的花了!”

    木九久强忍住笑,道:“呃!对不起、对不起!菊花让我联想到了别的东西,和你们没关系,你继续、继续!噗!哈哈哈……”

    采诗红着脸直跺脚,只用眼睛瞪着一脸懵逼的韩潇。

    “什么东西?”云沐风虽然纳闷,但从她狡黠而明亮的眸子里就知道不是什么雅物。

    木九久收住笑,一本正经的挥挥手道:“没什么新奇的啦!每个人都有,回去了!回去了!天都快黑了!”

    云沐风蹙眉,似乎想到什么,弯腰在她耳边道:“那你也有?晚上孤王要看看。”

    “啊!停!别说了!”木九久的脸又红了,向前跑去。

    自从成婚,她越来越爱脸红了,这还是那个冷血孤傲的金牌特工么?

    云沐风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在后面追上她,低笑道:“要不,你看孤王的也可!”

    “……”这个臭不要脸的是刚才让她肝儿颤的睿亲王吗?

    于是晚上,云沐风揪着这个问题不放,木九久不说,就死缠活缠的把她翻来覆去的折腾。以至于早上木九久又起晚了,摸了下身边的床都凉了,知道云沐风是上朝早走了。

    木九久望着床帐发呆,自己这么懒下去,长此以往非得退化了不可!

    她忽视了每晚的运动量和练功也不相上下,呵呵!有时候情人之间的小别扭也是调解剂,昨晚真是累到她了。

    幸好今天不用去军营练兵,梳洗打扮了一番,就带着采诗和黄氏和一帮子随从进了宫。

    进了宫门发现平时就庄严肃穆的皇宫今日越发的寂静,来来往往的奴才们都踮着脚、低着头走路,看起来就战战兢兢的。

    “宫里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吗?”木九久问带路的小太监。

    小太监惊恐的抬起头,迅速的朝四周望了望,小声道:“王妃莫要多问了,奴婢不敢说,宫里为此死了不少人了!”

    是不敢说而不是不想说。

    木九久给了黄氏一个眼色,黄氏把一个荷包不着痕迹的塞到他手里,“公公给个提示,免得咱们触怒了天颜,招了祸事。”

    小太监不敢收,警惕的朝周围望了一眼,把银子往黄氏手里推了推,“奴婢不敢。”

    “哎~,公公收着,”黄氏把荷包推过去,“这是王妃赏你的。” 小太监这才把荷包收好,待走到开阔地界,确定暗卫听不到他说话,才边低着头走路边小声道:“昨天瑞王和十公主在琉璃宫乱……,被整个后宫捉了个正着,皇上下了封口令,但还是传的满城风雨,现在

    正在查此事,好多人都被下了诏狱。”

    木九久心里觉得一阵肉疼,都满城风雨的消息了,她还得花银子买!

    转到一条窄窄的巷道,木九久看到太子带着一帮子随从迎面走来。许是少了一个对手的原因,他意气风发,一脸的志得意满,

    木九久想退回已经晚了,但她现在是他的王婶,不必给他一个半君行大礼,只退在路旁等着他过去再走。

    谁知太子远远的看到她,眼中闪过一丝亮光,抬手阻止了后面的侍从,自己朝她走过来。

    尼玛!这是要干嘛?

    太子龙行虎步,走到木九久面前,温和道:“九久!” 语气里竟带着些许意味不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