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火影之医者日记〕〔在现实中开BOSS〕〔武欲封元〕〔矿世英雄〕〔从励志到丽质[重生〕〔1胎2宝:墨少,别〕〔诱宠鲜妻:老婆,〕〔帝妃临天〕〔神医小萌妃:帝尊〕〔99次逃婚:顾少,〕〔超时空微信〕〔都市之无上医仙〕〔隐婚蜜宠:傲娇老〕〔武逆焚天〕〔三界微信群〕〔热血仕途〕〔极品狂医〕〔特战之王〕〔玄学天师的开挂日〕〔蔷薇色的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一百八十六章 这个女人有病
    木九久知道云沐风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他绝对不是看起来那样,是个刚还俗返朝根基不稳的睿亲王。

    但他没主动跟她说,她也就没深追究,他不告诉她肯定有不告诉她的理由。再说谁没个隐私呢?她自己有惊人的秘密,所以也没要求云沐风对自己完全的坦诚相待。

    皇贵妃突然咯咯笑起来,如花枝乱颤、姿态妖娆之极。

    但木九久给出了诊断:这个女人有病!神经病!

    皇贵妃自己笑了片刻,忽然停住了笑,笑声就像被关了开关的播放器般戛然而止。她定定的看着木九久道:“看样子云沐风也不是很宠爱你嘛!这么大的事都瞒着你。”

    木九久眨了眨天生萌萌的大眼睛,讪笑道:“王爷是九久的天、是九久的地,他即使有事瞒着九久,也定是为了九久好。”

    皇贵妃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这她,梨涡浅笑,“他离天只差一步,你想不想做那天下的第一尊贵的女人?”

    天下第一尊贵的女人不就是皇后么?木九久心中一愣,表面大惊失色道:“皇贵妃慎言,这可是了不得的话。”

    她朝周围张望了一眼,贼兮兮的道:“您离那个位置最近,我是做梦也不敢想的。我家王爷曾经是佛门弟子,对权势心思寡淡的很。”

    这人还病的不轻,您现在独掌凤印,又是皇上最宠爱的皇贵妃,和皇后的位置就差一个名分了,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是试探云沐风有没有谋反之心么?

    皇贵妃看着地上被她扯的七零八落的菊花,唇角扯起一抹讽刺的冷笑,氤氲的泪雾弥漫了她美丽的双眸,连带说话的语气都哽咽起来:“本宫不稀罕!本宫希望云沐风夺得皇位。”

    木九久瞳孔一缩,神色肃穆起来:“皇贵妃还是谨言慎行的好,我家王爷并无此心!”

    要扶植你丫也该扶你儿子宁王云承离上位啊,怎么也轮不到云沐风一个外甥啊!

    联想到云沐风对皇贵妃避之唯恐不及的态度,看看面前这个妖精一样的女人,木九久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莫非二人之间有什么?

    别说她太污,就在刚才还听见瑞王和自己的妹妹十公主那啥那啥呢,在皇室这肮脏的地方,什么都有可能。

    皇贵妃似乎知道她的想法,淡淡道:“你肯定在纳闷本宫为何不支持宁王?”

    木九久点头:“于情于理,您确实应该扶植自己的儿子,不是吗?” 皇贵妃自嘲的苦笑的一下,道;“宁王他不听本宫的话,本宫让他往东他必定往西,是以本宫也只好选择云沐风。本宫和云沐风的母亲是亲姐妹,是前北月国的亡国公主,姐姐临死前把北月国的残余势力都

    交给了云沐风,他有这个实力也有这个能力匡复北月国。”

    木九久明白了,这皇贵妃这是还做着复国的梦。看样子是说服不了云沐风,所以叫她来,想让她吹枕边风。

    她也不想想,云沐风可是南月的皇子,凭什么要匡复北月啊?

    有病!

    木九久呵呵笑道:“匡复北月,这性质可比谋朝篡位大多了,皇贵妃这不是把睿亲王往死路上推吗?这样的话以后可万万提不的,小心为自己惹来祸事。”

    皇贵妃对她的答案并未意外,换了个和蔼可亲的笑容,“既然你们执意如此,那本宫也无可奈何了,”把一个细白瓷的小盅推到她面前,“这是本宫特意让人做的奶羹,是北月的美味,睿亲王妃尝尝。”

    木九久看那盅里的东西是雪白的膏体,猜想应该是酸奶之类的东西,看皇贵妃那笑颜如花、坦然自若的样子,貌似这东西没问题。 但不能以常人的思维来评判一个轻微的神经病患者,木九久敏感的嗅到危险的气息,欠身道谢道:“谢娘娘抬爱,这东西在外面放置了这么长时间已经不宜入口了,这是睿亲王嘱咐九久的,你知道他最懂医

    术和养生了。”

    忽略皇贵妃眼里的那一抹意外和复杂,施施然的起身道:“皇贵妃娘娘,现在已经中秋季节,此处虽然景色宜人,但天气渐凉,娘娘怀着龙嗣,不宜在这里吹风太久,还是回宫殿里去吧。”

    皇贵妃笑而不动,径自端起水壶,为她斟茶,“这茶水热着,是用这院子里菊花烹制的,睿亲王妃喝一杯尝尝。”

    木九久见有小虫在周围飞,指尖轻弹用内力打落一只小虫,小虫敲好落进茶杯内。

    “哎呀!我看到有小虫掉进去了!”

    皇贵妃停住斟茶的动作,果然见到一只小虫在水里翻腾,微笑着的唇角抖了抖,正要再换只茶碗。

    就见小喜子迈着小碎步跑过来,跪地磕头道:“启禀皇贵妃娘娘、睿亲王妃,睿亲王来接睿亲王妃了,在昭华宫门口等着呢。”

    木九久忙道:“那臣妇告退了!”

    “好!小喜子送睿亲王妃出去。”皇贵妃笑的明艳,眼里明显出现失望和愠怒。

    木九久跟着小喜子出了昭华宫,果然见云沐风眉头微蹙的等在那里,见到她就快步迎上来,抓住她的手腕,“孤王议完政事,接你一起回去。”

    二人并肩往回走,云沐风不着痕迹的在广袖的掩饰下为木九久把了脉,唇角浮起微笑,眉头也舒展开来。

    木九久抽回手,嗔怒道:“你猜到她要给我下毒?”

    云沐风霸道的又拉起她的手,冷冷道:“孤王知道你会事先服用解毒丹,也料想你不会这么轻易就着了道。”

    木九久翻了个白眼儿,“这是考核吗?”

    云沐风闷笑道:“但还是不放心,所以来接你。”

    木九久对他的信任和担心很满意,手指挠了一下他的手心道:“她给我下毒是为了要挟你?我有那么重要吗?”

    “当然!”云沐风回答的很干脆,侧头微微低着头小声道:“你也是孤王的天、孤王的地,一会儿在上,一会儿在下!”

    “噗!”木九久给了他一记粉拳,“坏死了!”

    这货刚才定是躲在哪里偷窥、偷听!云沐风抓住她的小拳头,亲了一口,“孤王听你说那些话,简直心花怒放,赶紧回去,孤王要和你‘翻天覆地’一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首席律师〕〔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重生八零:媳妇有〕〔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