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1号宠婚:军少追妻〕〔绝境逃生〕〔雷神皇〕〔蔺先生,一往情深〕〔盛世为凰:暴君的〕〔萌妻不服叔〕〔医痞农女:山里汉〕〔盛宠皇妃:夫君,〕〔惹火狂妻:邪帝,〕〔逆天千金之制霸豪〕〔重生悍妇〕〔国民男神是女生:〕〔娇娃联盟:小妻超〕〔重生之全能男神:〕〔先婚后爱之独宠世〕〔首席独宠:军少的〕〔尸王噬宠:妖女要〕〔绝色毒医王妃〕〔绝世符神〕〔我的姐姐很弟控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两个人分不开了
    瑞王早已把她按到床上,正攻城掠池,哪管得了那么多,匆匆向上看一眼,“哪有人……心肝儿!你别使心眼儿了,本王这就来了……”

    紫鹃眼神朦胧中,她似乎看到屋顶上露出一张带着诡异笑容的脸,眨眼就消失不见了。

    木九久吃吃地笑,看着云沐风委屈的如同怨妇一样的表情,她实在忍不住,差点狂笑出声。

    云沐风哀怨地白她一眼,拿手捂着鼻子,“又出血了,总是打孤王的鼻子,嘤……”

    木九极力忍笑,往下看了一眼,里面正大战的二人没发现有什么不妥,这才道,“精虫上脑的男人警觉性最低,这句话同样适用你啊!”

    云沐风拿出手帕擦了两下,“你现在让孤王流血,一会儿孤王就会让你流……”

    “哎呀别说了,你这个流氓!”木九久又想揍他了,“进去捉奸吧!这好时机可不能错过了!”

    云沐风冲着空中做了个‘收网’的手势,立刻出现了二十几个暗卫把房间包围起来。

    木九久嗤笑道:“偷学我的手语暗号!”

    她并不感到意外,韩潇带着几个暗卫一直保护她,这些好用的手语在他的暗卫队里应用也是常理。

    云沐风亲了她一口,“这本来就是孤王的,因为你就是孤王的!”

    要不要这么霸道?

    韩潇早把瑞王的人制住,其他的人踹开门进了屋子。

    二人正在兴致最高处,猛然被惊到,吓了一大跳。

    “啊!”紫鹃惊叫一声,忙不迭的找东西来遮挡二人的身体。

    瑞王吓的脸都白了,先是一愣,然后就推开紫鹃要起来,但是,怎么拔不出来了?这是怎么回事?!

    云沐风和木九久在门外等着,并未进去。

    不一会儿,陆乘风冷着脸出来,眼神怪异的道:“启禀王爷,二人竟然分、分不开了,这该怎么办?”

    在木九久面前他极力组织合适的措辞。

    “分不开了?”木九久蹙眉,见他闪烁其词,不由得猜到了几分。

    在关键时刻,受了惊吓或者强烈刺激,确实会出现这种情况,这是有医学道理的。

    云沐风显然不知怎么回事,冷冷道:“分不开?怎么回事?”

    “就是……”陆乘风急的面红耳赤,尴尬的看了木九久一眼,“就是分不开啊!”

    “噗哧!”木九久笑喷,“分不开更好,用个被子一裹,送到皇上面前,这可是铁的事实。”

    “是!”陆乘风行礼,这王妃还真是勇猛,竟然比王爷懂的还多!

    云沐风好像猜到什么,目光灼灼的看着木九久,咬牙道:“等孤王从宫里回来,再好好教训你!”

    木九久奇道:“为什么啊?我又没犯错!”

    韩潇为自家王爷解释道:“王妃不要生气,我家王爷就爱莫名其妙的教训人,今天还无缘无故的把属下打入水中呢!”

    “闭嘴!”云沐风一个眼刀飞过去,韩潇乖乖闭上嘴巴。

    云沐风带着瑞王和紫鹃进了宫,用他的令牌叫开了宫门。皇上被人从一个床上叫下来,心里分外不爽。

    “皇弟,这深更半夜的,你这是作甚?”皇上眯眼看着地上被子裹着瑟瑟发抖的人,看不出是谁。

    云沐风给了韩潇一个眼色,韩潇上前扯住被子的一角,用力一抖,滚出两具纠缠在一起的身体。

    皇上看清了那二人的模样,大惊,“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云沐风冷着脸道:“臣弟也正要问皇上呢,您送给臣弟的使女,半夜去和瑞王私会,还密谋杀害睿亲王妃,这是何道理?”

    皇上目光阴鸷的看着羞得抬不起头的瑞王和紫鹃,“怎么还这个样子?不嫌丢人吗?”

    云沐风淡淡道:“还是请太医来吧,二人现在是难舍难分。”

    皇上现在也没脸,问道:“皇弟打算如何处置此事?”

    云沐风面色平静如水,“紫鹃是皇上的人,瑞王是皇子,此事还是由皇上处理吧。”

    皇上神色微僵,铁青着脸道:“皇弟此话差矣,这贱婢既然朕赐给了你,那就是你睿王府的人。”

    云沐风淡淡道:“既然如此,那就按规矩叫给宗人府处置吧。”

    他不怕丢人,就怕你一国之君不敢把自己丑陋的一面坦露在人前。

    果然皇上的脸黑了,道:“先交给锦衣卫关到诏狱好好审问,然后再交给宗人府处理!”

    这明显是要杀人灭口了,云沐风心下冷笑,“那多谢皇兄,臣弟就不打扰皇兄休息了,臣弟告退!”

    皇上摆摆手,“去吧。”

    太医来了,废了好大的劲把瑞王和紫鹃分开。

    瑞王扯过被子裹上,跪在地上哭道:“父皇!父皇!儿臣一时为色所迷,并无他意啊!”

    皇上气的喘气都不匀了,“你抗旨不尊,禁足期间私自出府,理当死罪!”

    “父皇!饶命啊!”瑞王一个劲儿的磕头,头磕在地上咚咚作响。

    皇上恨铁不成钢的道:“但幸亏你还未酿成大错,就把禁足三月改成一年吧!至于这贱婢,秘密处死!”

    皇室丑事不能外传,消爵、处死皇子是需要大理寺和宗人府备案的,瑞王这点事儿,着实见不得人。

    瑞王脸色发白,绝望的瘫倒在地上,他知道他完了!

    木九久和一众侍卫、暗卫在宫门口等着云沐风,没想到却等来了太子。

    太子见木九久一身家常衣裙,不施粉黛,却更显得清丽脱俗、眉目如画,不由得眼睛一亮,温润浅笑着上前道:“九久,这么晚了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木九久真想脱下鞋来拍他那张虚伪恶心的脸,看了周围的护卫一眼,淡淡道:“太子是有眼疾吗?这么多人在这里,怎么说是臣妇一个人?”

    太子的笑容微微一僵,微微哭笑道:“九久就不要再怨恨孤了,孤已经很后悔了。”

    尼玛!木九久都要吐了,如果不是当着双方这么多下人、护卫,她真要动手打人了!

    呵呵冷笑道:“臣妇不知太子哪来的自信!请太子以后称呼臣妇王婶,谢谢!” 太子眸光一凝,语气带着宠溺和无奈道:“好!好!孤听王婶的,只要你别不理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