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1号宠婚:军少追妻〕〔绝境逃生〕〔雷神皇〕〔蔺先生,一往情深〕〔盛世为凰:暴君的〕〔萌妻不服叔〕〔医痞农女:山里汉〕〔盛宠皇妃:夫君,〕〔惹火狂妻:邪帝,〕〔逆天千金之制霸豪〕〔重生悍妇〕〔国民男神是女生:〕〔娇娃联盟:小妻超〕〔重生之全能男神:〕〔先婚后爱之独宠世〕〔首席独宠:军少的〕〔尸王噬宠:妖女要〕〔绝色毒医王妃〕〔绝世符神〕〔我的姐姐很弟控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一百九十五章 醋海生波
    木九久简直要暴走了,目光森冷的瞪着太子道:“太子殿下,这么晚了,您来这里不是梦游吧?有事您去忙!”

    滚你丫的!

    太子温和笑道:“孤经过此地,见睿亲王府的车马停在宫门口,特来问候王叔和王婶,不知王婶为何在此?王叔呢?”

    木九久翻了个白眼儿,是得到云沐风深夜进宫的消息,前来查探情况的吧?

    淡淡道:“睿亲王进宫去了,您请自便!”

    “哦!”太子做了然状点头,“还不知王叔何时出来,要不,让孤送九久回府吧!”

    木九久深呼吸一口气,强压下一脚把他踹飞的冲动,皮笑肉不笑的道:“多谢太子殿下,臣妇与睿亲王夫妻恩爱,一刻也离不开他,臣妇要在这里等他。”

    太子笑着摇头,一副‘你这是在嘴硬气我’的表情,“你就不要说赌气话了,以前类似的话你跟孤说过千万遍……”

    “以后这样的话她只会对孤王一个人说!”云沐风眸光森然,周身带着肃杀的之气,大踏步而来。

    太子唇角一抖,不慌不忙,施施然的行了半礼道:“睿亲王叔,孤行经此处,见王婶在此,特上前来问候则个。”

    那云淡风轻、理所当然的样子,一点也没调戏人家老婆被当场抓包的窘迫感。

    云沐风揽住木九久的腰,柔声道:“九久,我们回府吧!”

    语毕旁若无人的相拥着上了马车,待到车帘落下,他松开放在她腰间的手,身体有些生硬,面上的寒霜和微抿的嘴唇显示了他此时的心情。

    木九久心中一沉,靠在他肩膀上,做小鸟依人状,温柔的问道:“事情很顺利啊?皇帝佬儿有没有自己打脸?”

    云沐风冷硬的道:“怎么?是孤王出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你们叙旧了?”

    木九久讨好的笑道:“哪有叙旧啊?他以前巴不得我死,现在突然转性还不知憋着什么坏呢!”

    云沐风胸膛一起一伏的,显然是在生气,不阴不阳的道:“你以前可是对太子痴迷的很,那种甜言蜜语他都听腻了吧?”

    都没一本正经的跟他说过一句情话!难不成她心里始终装着太子?

    木九久表示很无辜啊!那是原主那傻妞儿干的好么?跟她没关系啊!

    但这话怎么解释啊?

    她承认有点小心虚,撒娇道:“哎呀~,人家没记得跟他说过那么肉麻的话,就算说一句半句的也是因为那时候不懂事嘛!”看他的脸更冷了,弱弱的道:“再说,都过去了。”

    云沐风这些道理都懂,但一想到她以前痴恋太子,跟太子说过跟他没说多的这样那样的情话,他心里就难受想被谁踹了两脚似的。

    痛的喘不上气来!

    木九久简直想跳下马车,回去暴揍太子那渣男一顿。又想告诉云沐风她不是原主了,她是全新的木九久。

    可是云沐风周身逐渐变冷的气场,让她感到颇为委屈和恼怒。

    骨子里的骄傲,让她默默的坐直了身子,远离这个制冷机,坐到马车一角,透过车帘的缝隙,茫然的望着大街上的灯火,不由得鼻子一阵阵发酸。

    云沐风见她这样子,心里也是又怒又委屈,别过头不看她,省的心软。

    二人就这样僵持了一路,到了睿亲王府,云沐风首先跳下车,但没像往常那样回身把木九久抱下来,而是头也不回的大步进了府。

    木九久在车上坐了半刻,才面色平静的掀开车帘,下了车。

    带着一大帮子侍从、护卫走在华灯璀璨的睿亲王府,心里却觉得分外孤单,她没谈过恋爱,不知道这样的情况该怎么办?

    刚才她已经放下骄傲,讨好的解释、道歉了,还要她怎么做?若是前世的自己,死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撒娇卖乖的讨好一个吃飞醋的男人。

    这就是爱吗?

    爱让她幼稚,让骄傲的她放下自尊,让坚强的她变得脆弱,让女汉子变成了小萝莉……

    现在的她还是她吗?

    还好,她的内心依然强大,没有哭闹痴缠。表面看起来若无其事的按照平时的习惯,练功做瑜伽,洗洗睡了。

    云沐风在前院书房走来走去的来回踱着步子,他以为木九久会亲自来或者派人来请他回揽月阁就寝,可就等来等去,都过了平时就寝的时间,还没见揽月阁来人。

    韩潇悄悄的进来,在门口站住,小声道:“主子,刚才我去揽月阁看了一下,王妃已经歇下了,不会有人来请您啦。难受就回揽月阁吧,您这样转的咱们眼都花了!”

    这次陆乘风也点点头,他从小跟着主子,还没见过主子这样心神不宁的时候。

    云沐风顿住脚步,厉眸射向韩潇,韩潇早就准备好了,侧身就闪了出去。

    云沐风纠结了半天,最后还是坚持不住回了揽月阁。

    他是男人,应该让着女人!他比她大,而且大了十岁,应该让着小孩子!

    云沐风敛了气息,进了卧房,见木九久已经睡着了。她抱着被子,睡得并不香甜,眉头微微蹙着,似乎在做一个苦恼的梦。

    他退去了外衣,在她旁边躺下来。

    木九久的警觉性很高,在他脱衣服的时候她就察觉了,她没有睁开眼睛,唇角的线条柔和了些。等着他像往常一样搂着她睡,但是他只躺在床边闭上了眼睛。

    感觉到二人中间的距离,木九久一阵火大,他这是还来劲了?翻身给他一个后背继续睡。

    翌日一早,木九久醒来,云沐风已经上朝走了。这是成婚以来她第一次早起不腰酸腿痛,以前总是咬牙切齿的骂他索求无度,今天如此轻松应该高兴才是,为什么她的心里酸酸的呢?

    蜜月还没过完呢,感情就开始变淡了么?然后呢?慢慢的左手握右手,慢慢的形同陌路?

    她要不要把自己是穿越而来的事告诉他?他会把她当成怪物吗?

    真是烦死了!木九久甩甩头,还是不想了,她没做亏心事,干嘛把自己搞得这么烦?他云沐风不是瞒着她初恋的事吗?一个和尚都有情史,有什么资格对她甩脸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