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妃倾城:王爷宠〕〔异界超级神医〕〔颜夕江墨琛〕〔极品神医〕〔假老公,你是鬼哟〕〔她比蜜糖甜〕〔生死帝尊〕〔军少住隔壁:丫头〕〔都市最强皇帝系统〕〔暴力甜妻:帝少不〕〔浴血武神〕〔退役特种兵之全能〕〔刁蛮战王妃〕〔断案奇妃:九王爷〕〔万古魔君〕〔诸天降临大逃杀〕〔极品神医奶爸〕〔田宠医娇:腹黑将〕〔无限英雄之无尽征〕〔霸道帝少惹不得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一百九十八章 和好胜如初
    静心见云沐风如此强大,不由得吓的两腿战战,但还是强装强硬道:“慧明!没想到啊,你竟然是睿亲王,还娶了娇妻美眷。”

    木九久凛然道:“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静心一副‘你是不是傻’的表情,“当然,咱们是得了准确消息来的!”

    木九久冷冷喝问:“谁?!”静心冷笑道:“今天我不死也是残,你以为我会说吗?我会留着那人来对付你们,替我报仇!”

    木九久呵呵了,“你干脆投胎当那人的儿子岂不是更好?”

    “哇呀呀——”静心怒吼,“小子,别太得意了,我今日要与你们同归而尽!”

    话音没落,又是一招狂攻过去。

    “手下败将,何足言勇?”云沐风不屑冷笑,轻松迎上。

    顿时你来低我往的过起招来,碰碰之声接连响起,战况如火如荼。

    很快,静心就不支了,云沐风的身法实在太快,如鬼似魅,他仿佛觉得到处都是云沐风的进攻,穷于应付。

    云沐风抓住他一个破绽,一记重拳,打在他心口。

    他登时被打飞,但觉心脏仿佛被打碎一样,痛彻心扉,叫都叫不出,轰然落地,一口鲜血狂喷而出,直翻白眼,打不动了。

    胜负见了分晓。

    “耶,夫君最棒!”木九久举双臂欢呼,冲过去抱住云沐风,送上香吻一枚,“我好崇拜你哦!”

    丫的,老娘再给你一次机会,若是还拽的二七八万似得不理人,老娘就踹了你!

    云沐风脸不红,气不喘,摸了摸她嫣红的小嘴,“亲一下不够,再来。” 不等木九久反对,他低头攫住她的唇,辗转了起来。

    尼玛这货脸面还要不要了?

    木九久羞的要死,您老消气了也不带这样的啊!

    这是大庭广众之下好吗,那么多侍卫,还有那么多杀手,怎么能这样现场表演?

    木九久想挣脱,却被云沐风紧紧的箍在怀里,霸道的用大手摁住她不断躲避的小脑袋,深情而热烈的吸取着她的甘甜,仿佛要把她胸腔内的空气抽空一般。

    木九久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的窒息,仿佛天地间只有二人,周围打斗的人群都成了黑白色的背景。

    待到一吻结束,才发现韩潇和后来的陆乘风已经结束了战斗,把静心和几个活口绑的像死猪一样扔到马车上。

    韩潇走到采诗跟前,小声道:“要不要我也这样亲你?”

    采诗啐了他一口,红着脸走开了。今天她对韩潇有了新的认识,没想到他这么不着调的人武功这么高。合着平时她打的他哭爹喊娘的都是他装的!想到这里,不由得唇角微微勾起。

    马车上有俘虏,木九久和云沐风同骑一匹马回程。云沐风因为和她冷战心里愧疚,又素了一夜,一路上不安分的吃饱了豆腐。木九久因为二人刚刚和好,也没很拒绝他,半推半就的任他所为。

    二人黏黏糊糊的好不甜蜜亲热,恨不得赶紧回府狠狠地融为一体。

    ……

    临川公主此时带着两个丫鬟从一个偏僻的后角门进了临川公主府,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发现肖云卿正负手而立等在那里。

    他面罩寒霜,目露冷光,薄唇轻启:“你去做什么了?”

    临川公主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你怎么在这儿站着?吓死人啊?”

    肖云卿冷哼一声:“回答我的问题!”

    临川公主眼神闪烁了一下,梗着脖子道:“本宫出去转转,怎么?这你也要管?”

    肖云卿冷眸中寒光一闪,厉声道:“别以为你的勾当神不知鬼不觉!你自己作死不要紧,别拿我肖家和十万定西军将士做垫背!”

    临川公主一听也急了,叫道:“你少在这儿叫嚣!本宫是为了定西侯府着想,是为了雪莹的前途着想!”

    “呵呵!”肖云卿怒极反笑,“你休要用这冠冕堂皇的理由做幌子,说起来,还不是为了你那点私心!”

    临川公主也冷笑道:“我就是为了对付那个贱人,怎么了?我就是不让她和她那贱蹄子女儿好过,怎么了?”

    肖云卿嘲讽道:“你是恨当年木哲武视你如弊履吧?你是嫉妒他二人夫妻恩爱,儿女满堂吧?”

    这可戳中了临川公主的痛处,她想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尖叫道:“你!放肆!”说着仰手去打肖云卿,手腕却被他死死捉住。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她脸上。

    肖云卿也是习武之人,这一巴掌用了八成力气,把临川公主给打蒙了,嘴角立刻就渗出了血迹。

    片刻后,临川公主回过神来,彻斯底里的尖叫道:“肖云卿,你敢打本宫!本宫杀了你全家!”

    “那你先杀了你自己吧!”肖云卿吩咐暗卫道:“把公主送回院子,没本侯命令,不得出院子。”

    这是被软禁了?

    临川公主叫骂着被带回院子,她无诏不能进宫,不能找皇上替她做主。只能在院子里摔东西、打奴才出气。

    想起来就骂沈辛婷母女二人,当然捎带脚倒那些陈年后账,把肖云卿也骂了。污言秽语不堪入耳,连市井泼妇都不如。

    肖雪莹除了眼下青黑外倒没什么不对,在院墙外听了一会儿,狠狠的说道:“木九久!沈氏!本小姐一定让你们死!”

    她的奶嬷嬷小声提醒:“小姐莫要乱说,小心让驸马听到。”

    “听到又如何?母亲和我才是他的妻女,他怎么护着外人!”肖雪莹越想越气,“我找他评理去!”

    书房内,肖云卿坐在书案前单手扶额,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若不是皇上诏他回京述职他是不会回来的,就是怕临川像九年前那样闹的人仰马翻,谁知比当年还严重,连肖雪莹也掺和进来。 当年他奉旨和临川成婚,但一直没碰她。一开始临川的心思还在木哲武身上,并没表现出不满,两人也算相安无事了两年。后来临川想要个孩子,多次暗示无果后竟然下药,二人才有了夫妻之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从姑获鸟开始〕〔第一强者〕〔重生军嫂有点甜〕〔一品道门〕〔君临星空〕〔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凌天至尊〕〔大完美主播〕〔大千劫主〕〔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