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之升级系统〕〔天界娱乐传媒公司〕〔天行〕〔剑修男神打脸之路〕〔我的总裁老婆是女〕〔贵女当家〕〔重生八零幸福路〕〔都市修仙之最强学〕〔重生之军门狂妻〕〔刀镇星河〕〔重生学霸:校草,〕〔麻衣神探〕〔叔,你命中缺我〕〔神魔之上〕〔诸天我为帝〕〔报告首长,我重生〕〔总裁凶猛:甜心要〕〔逆天九小姐:帝尊〕〔盖世仙尊〕〔烽火佳人:少帅的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章 让临川下去继续缠他
    没多一会儿,镇国大将军府就得到驸马定西候肖云卿被烧死的消息。

    “肖云卿烧死了?!”沈夫人接到这个消息有点震惊。

    肖云卿也是武将,身经百战,杀敌无数,怎么会困在火里被烧死?

    木哲武也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随后有些痛惜和悲伤,毕竟二人年少时也是好友。虽然后来发生那些不愉快的事,但都是身不由己,情非得已。虽然心里不舒服,但还未到憎恨他的地步。

    禀报的小厮说道:“听说定西候心情不好喝醉了,不小心打翻了灯烛,引发了火灾,因为醉的不省人事,所以被烧死了。”

    木哲武俊眉微蹙,略一沉吟后问道:“下人、护卫都没发现么?死的还有别人么?”

    小厮说道:“因为定西候心情不好,就把护卫和下人都遣退休息去了,等有人发现起火,就已经来不及了。并未听说有别的人伤亡。”

    “行了,下去吧。”木哲武眉头紧皱,觉得哪里不对,肖云卿是个很节制的人,从不过量饮酒,怎么会出现醉的不醒人事的程度?难道这些年他的性情竟然变化如此大?

    再说他的护卫、下人也都是一起上过战场的,警觉性怎么这么小?火势都不可控制了才发现走水?

    肯定有问题,他揉着眉心对上沈夫人斜睨过来的玩味眼神,身子一僵,他做错事了么?不然妇人怎么这样看他?

    他想了一下,最近并未做什么她不喜欢的事,但那眼神明明就是以往有事瞒着她时她才会这样看他,顿时心里有些心虚:“呵呵,夫人为何这样看为夫?”看的他发毛。

    沈夫人冷笑一声,“你在关心她?现在好了,肖云卿死了,你高兴了?是想入住公主府做驸马还是把她接到大将军府啊?”

    原来是吃味了!木哲武立刻严肃而正经的说道:“胡说什么?我要是对那泼妇有这心思当年就从了。”

    沈夫人扭过身子不看他,阴阳怪气的说道:“当年你是怕但为了当驸马而抛妻弃子的骂名,现在你们成就好事,还落个重情重义,即成全了临川的情,又全了替昔年好友照顾亡妻幼女的义!”

    虽然知道不可能,但想到他可能在关心那个伤害她和她女儿的人,她心里就不舒服。说完起身要出去,今晚让他自己睡吧。

    “哈哈!为夫今天才知道夫人还会吃味!为夫心里欢喜的紧……”他从后面抱住她,低头含住她的耳垂。

    沈夫人恼羞成怒,红着脸努力挣扎,咬牙说道:“谁吃味了?你问的别人是谁?不是临川?”

    “别人就是别人!不是你想的那样!”没人家伶牙俐齿,只好用行动证明心意了,猛地打横把她抱起,往床榻走去。

    床幔放下,一室风光。

    良久后,云雨毕,沈夫人让人伺候着去沐浴,木哲武披衣去了书房,叫来了暗卫吩咐道:“去解决了临川吧,利索点儿,不要让人起疑。”

    “是!”暗卫领命而去。

    木哲武目光阴鸷的看向窗外,若不是看在肖云卿的面子上,他早就结果了临川了。毕竟二人曾经是相互扶持的朋友,如今肖云卿去了,让临川下去继续缠着他吧,谁让他惦记着自己的夫人呢。

    不得不说,木哲武也够腹黑的!

    临川公主脑子里一片空白,她甚至觉得那场大火和肖云卿的死都是一场梦。

    她一身缟素扶着棺材沿儿,目光呆滞的望着里面穿着寿衣却被烧的面目全非的肖云卿。

    干裂的嘴唇微启,喃喃道:“你就这么走了?临走你的心里还是装着那个贱人?”

    红红的眼睛里闪过狠厉和怨毒,“你这么喜欢她,为何不带她一起下地狱?!”

    突然她深色悲戚起来,嚎啕大哭道:“你我虽然只有一夜夫妻,可本宫也为你生下女儿,你怎地就这么狠心?!呜呜……”

    作为公主,尤其是一个性格要强的公主,她自小哭过的次数屈指可数,此时虽然倔强的忍着,但眼泪还是流下来。

    她的丈夫、她孩子的父亲永远离开了她,她以为她不在乎他,但她的心还是痛的不能描述。

    她以为这些年自己恨沈氏是因为木哲武,直到肖云卿死了,她才知道之所以恨沈氏入骨,是因为肖云卿的心里始终没放下她。

    “本宫哪里不如那个贱人?”临川公主几近崩溃,伸手去拉扯肖云卿的衣服,旁边的婆子强忍着恐惧,拉住她,把她拖到一边。

    她在乎他?她爱的是他?不然心怎么会如此的痛?心口那一处就像被人剜去一样,又疼又空。

    灵堂里阴风阵阵,把白烛的火苗吹的摇摇晃晃,让灵堂里的帷幔也影影绰绰。

    这深更半夜的,实在太恐怖了,何况棺材里那位又是被烧的面目全非,光那烤焦皮肉的气味就让人不寒而栗。

    “别拉本宫!本宫是公主!凭什么一个、两个的不把本宫放在心上!”临川拼命挣扎、疯狂尖叫,刺耳的声音穿过黑夜,回荡在大火之后的废墟上。让值夜守灵的下人都瑟缩了身子。

    “死了好!都去死吧!你们都该死!啊哈哈哈!”临川公主仰脸大笑,眼中的怨毒和杀意像火一样灼烧着她的理智。

    身边的嬷嬷发现不对,叫来两个粗壮的婆子把她强扶出灵堂。

    “都去死!本宫要杀了你们!”临川一边挣扎一边嚎叫,如厉鬼一样的声音在被烈火烤焦的废墟上回荡。

    她一直在追求得不到和已失去,最终却什么也没得到,反而迷失了自己。

    她挣脱下人的束缚,边跑边挥舞着手臂做出砍人的姿势,嘴里疯狂的喊着:“杀!杀!你们都该死!”

    下人们一阵惊慌,手忙脚乱的上前要把她制住,她仿佛力大无穷的挣扎跳脚,下人们也不敢很使力气,只好跟在她后面追。 肖雪莹刚回到房间想躺一会儿,却听下人来报说临川公主似乎疯了。连忙带着丫鬟、婆子出来去寻临川公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