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宠婚:蜜吻小〕〔撩一送二:总裁大〕〔修仙之重生仙帝〕〔魔法日记:魔伊传〕〔傲天弃少〕〔早安,龙先生!〕〔快穿:炮灰女配要〕〔剑鸣九天〕〔来自男主后宫的宠〕〔恋爱手册,萌妻掌〕〔喜劫良缘,纨绔俏〕〔韩先生,情谋已久〕〔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医杀手妃〕〔神医凰后〕〔慕川向晚〕〔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狂医废材妃〕〔国民男神是女生:〕〔创神纪:女王有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零四章 王爷出卖色相的代价
    采荷轻笑笑,“王妃果然聪明,婢子前脚跟人暗示和采莲是好姐妹,后脚清秋就拿着银子来找婢子了。”

    采诗也跟着抿唇而笑。

    韩潇看着得意洋洋的主仆三人,暗暗翻了个白眼,好心的提醒道:“王妃是不是先去看看王爷?王爷出卖色相配合王妃,还不知委屈成什么样呢!”

    一听王妃的馊主意,王爷就黑了脸,但看王妃兴致勃勃也只好配合,王爷心里,止不定多憋屈呢。

    “对对,我先去看看。”木九久一边笑,一边去书房。

    云沐风正坐着生闷气,想想又觉得好笑。

    那会儿她要他如此这般,他就想吐血。

    想除掉几个女人而已,他有的是办法让她们死的悄无声息。用得着他堂堂亲王做出如此“牺牲”吗?

    当然他也知道,木九久是不想他跟皇上在这个时候闹翻,所以就由她来扮演一个“妒妇”,就算皇上生气,也不好明目张胆对弟媳怎样。

    可这……

    “还生气呢?”木九久进来,直接绕到他跟前,坐进他怀里,亲他一口,“亲亲夫君,我知道你受了委屈啦,可你要不配合,这戏怎么能这样精彩呢?”

    云沐风哭笑不得,“这有什么精彩的,一个女人,孤王还没放在眼里。”

    “我也没有要杀她,别说是你,就算我杀了她也易如反掌,”木九久不屑冷笑,“好歹也要给皇上一个面子不是?”

    云沐风斜睨着她,那幽怨委屈的小眼神儿,让木九久一阵心痒难耐。

    木九久又亲了他一口,“好好,我知道你受委屈了,你以为看你搂着别的女人,我心里舒服啊?你没趁机乱碰吧?”木九久白他一眼,把自己弄的像贞洁烈妇一样,一个大男人,要不要这么矫情?

    云沐风笑骂,“没良心的小东西,孤王看你是欠收拾!”说罢头一低,攫住她的红唇,狠吻起来。

    木九久闻到一股刺鼻的脂粉味道,唔唔两声,推开他,“把衣服换了!抱的还挺实在,沾了这么大的味儿!”

    云沐风表情很无辜,眼神很无奈,“孤王不换,直接脱了!”

    说着当真就站起来宽衣解带,那双璀璨的星眸亮的吓人。

    木九久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忙道:“这大白天的,你要做什么?”

    可云沐风正火大呢,哪那么容易放过她,三两下就把衣服除了个干净,紧紧抱住她,呢喃道:“孤王两天没要你了,想死孤王了……”

    要不要这么猴急啊?木九久羞的脸脖子都红了,环顾了一下四周,“可、可这里是书房啊!”古代的桌椅都是实木的,会很硌人的啊!

    “我们今天在椅子上!”云沐风急切的剥去她的衣裙,坐到椅子上,伸手把她拉到怀里……

    外面的护卫和暗卫听到此起彼伏的声音从书房内传出来,都自动退后五米,然后给自己催眠:听不见、听不见,我什么都听不见。

    可是他们武功太好,内力太强,那连绵不绝的声音还是无孔不入的钻进他们的耳朵里,真的很折磨人啊!

    采诗的内力一般,往后退了十米就听不见了。但韩潇可听的真真儿的,咕咚咕咚的咽着唾液,看着采诗的目光也越发灼热起来。

    采诗被看的有些不自在,见他的眼睛都冒绿光儿了,瞪了他一眼怒道:“看什么?再看把你眼珠子挖下来!”

    韩潇舔了一下嘴唇道:“采诗,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咱们也像主子们那样吧?”

    有护卫打了个口哨道:“这事有商量什么?女子面皮薄,肯定不会答应。”

    “直接抱上去她也就半推半就啦!哈哈!”

    “韩潇,上啊!”

    “韩潇,别扭捏了,亲啊!”

    ……

    采诗气的直跺脚,但主子在这儿,她作为贴身丫鬟又不好走开。

    韩潇觉得自己要炸了,去拉采诗的手。

    采诗闪身躲开,正欲抬脚踹,但眼睛落到他袍子支起的小帐篷上,又羞又怒,终于面红耳赤的羞跑了。

    后面还穿来侍卫起哄的声音:“韩潇,追啊!”

    “韩潇,怂喽!”

    “哈哈哈!”

    “韩潇真威武!”

    韩潇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化,娃娃脸瞬间爆红,逃也似得跑了。

    ……

    翌日一早,皇上早朝前就把云沐风宣到了内殿。

    “臣弟参见皇兄。”云沐风行礼。

    玄德帝微微抬手,“免礼吧。”

    云沐风心中有数,必是清秋来见过皇上了,但装傻道:“皇上可是要问临川和肖云卿的事?”

    皇上的脸色不太好,只得顺着他的意思道:“肖云卿烧死了,临川又是怎么回事?”

    一个火一个水,还真是应了那句水火不容。

    云沐风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复述了一遍。

    皇上叹气道:“临川本来就性格偏激、脾气暴躁,凡事爱钻牛角尖儿。朕看她从小就不正常,如今受了刺激发疯倒是情理之中。”

    云沐风点头称是。

    皇上又询问了些葬礼的情况,然后道:“皇弟啊,听说清秋被木九久赶出来了?她伺候的不好吗?”

    云沐风暗暗冷笑,好不好重要吗?重要的是她是你的眼线,面上却露出无奈的样子来,“皇兄,不是说那几人是睿亲王府的人了么?是木九久,她的性子……臣弟也没法子。”

    皇上被噎了一下,冷冷看着他,说的好像有多惧内一样,到底是怎么回事,当他什么都不知道吗?如果不是你默许,木九久能这样放肆?

    “皇弟,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你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能受制与一个妇人?你要振夫纲啊!”

    云沐风不以为然道,“皇兄此言差矣,木九久是臣弟的王妃,臣弟理由应爱她敬她宠她。木九久醋劲儿大,臣弟只好由着她。”

    皇上皮笑肉不笑地道:“皇弟啊,你一直出家,不明白这女人太妒忌了,都是男人太纵着她,你要多多约束弟妹才行,这绵延子嗣才是最紧要的事!”

    云沐风不置可否的淡笑到:“皇室的繁荣有皇兄就行了,臣弟曾答应木九久要与她一生一世一双人,臣弟也是一言九鼎的人,自然也不会容许对臣弟有非分之想的人在身边。”

    皇上的眼睛眯了眯,看样子云沐风是对木九久动了真情了。木九久是他的软胁,若是拿捏住木九久,到时候想要让他做什么都行了。 若他听话还好,如若不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