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能红包群〕〔名门暖婚:陆少,〕〔美漫从超人开始〕〔子昭传之体坛大佬〕〔回流40年〕〔贼行诸天〕〔腹黑娘亲爆萌宝:〕〔暖婚似火:顾少,〕〔漫威里的农药系统〕〔道门入侵〕〔海贼之十日横空〕〔金牌特工:腹黑王〕〔超维之道〕〔都市之活了几十亿〕〔谍影〕〔农家绝世俏医妃〕〔我在香港修文物〕〔时尚大佬〕〔高冷教官:媳妇,〕〔快穿之妇仇攻略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零五章 太子欠揍
    和赵宇桓约定的比试时间已经马上到了,木九久想去军营给他们做最后的冲刺集训,但还要去临川公主府吊唁,只要心不甘情不愿的去临川公主府。

    谁让现在是人家的媳妇了呢?得以家事为重。

    到了临川公主府,见灵堂内多了一副棺材。临川公主的遗体已经被打理过,穿了公主的朝服,画了精致的妆容。

    闭着眼睛的她,没有了平时的跋扈和疯狂,倒也显出几分安详来。

    肖雪莹目光呆滞、茫然,如同木头人。她平时再娇纵跋扈,毕竟只是个十六岁的深闺少女。同时失去了双亲,又亲眼目睹了双亲惨死的经过,受的刺激肯定不轻。

    父母新丧,她按制要守孝三年。今年她十六了,三年后就十九了,在这个年代就成了大龄剩女了。恐怕等待她的不是给人做继室就是做小了。

    她也意识到这点,绝望之极,自请去给父母守陵三年。

    古代的孝子孝女可在家闭门谢客为父母守孝,有的为表孝心也可去父母陵墓守孝。

    有人要问了,住在哪儿啊?

    世家权贵都有自家的祖坟,专门盖的有祠堂和园子,派有护陵人。占地面积很广,大多周围还有良田和庄园。因为若是家族遭难,祖坟墓地是不在抄家范围内的,所以都尽量的扩大祖坟墓地面积。

    那些穷人家的孝子,则在父母坟墓旁边寻个地方结庐守孝,就是盖个茅草屋,住在里面。

    题外话暂不多表,且说木九久装模作样的吊唁一番,出了灵堂沿着一条小径往外走。

    因为正院被火烧了,设置灵堂的院子比较偏僻。虽然此时来来往往都是来吊唁的人,但因为木九久选的路是碎石小径,所以人并不多。

    不知是冤家路窄还是巧合,竟然遇到了太子。

    太子一身月白长袍,腰书束玉带,头戴金冠,加上儒雅的气质,俊朗的容貌,确实是个闪耀夺目的翩翩公子。

    再加上显赫的身份、滔天的权势,也难怪他那么自恋……

    “九久!”毫无悬念的,太子叫住了正欲转身往回走的木九久。

    木九久一阵火大,假笑道:“呵呵!太子殿下,快去看看临川公主吧,她等着您呢,不耽误您了,再见!”

    太子的脸抽了抽,这话怎么这么渗人呢?

    “别走!九久,别跟孤闹脾气了好么?”

    闹你妹!木九久眼珠一转,笑道:“九久不敢,九久只是觉得现在太子是九久的大侄子,不适合谈及其他的。”

    太子一看她态度转变,心花怒放,温和笑道:“九久不必着急,孤将来定会封你为皇贵妃。”

    就说嘛!木九久以前对他近乎痴迷,心思怎么会说变就变?

    木九久淡淡笑道:“太子说完了吗?说完请让路吧!”

    太子好不容易见到一次木九久,哪里肯放?抓住机会,温声道:“现在孤四面楚歌,九久可一定要帮孤啊!”

    来了!总算说道正题了!

    木九久茫然道:“臣妇一个深闺妇人如何能帮得上太子?”

    太子温柔的鼓励她道:“只要九久有这心,木将军和睿亲王定不会拂了你的意的。”

    原来如此!这是利用原主对他的感情用美男计?

    木九久冷下脸,眸光如千年寒冰,“当初太子置我与死地,今日又转过头来勾引我,原来是为了这个?那晚我已经死在玉竹寺了,你就别做白日梦了!”

    “木九久!”太子温润的脸有些狰狞,眼底杀机顿现。

    木九久见他装不下去了,嘲讽道:“太子这变脸的速度也太快了点儿吧?再不让开可别怪婶子不客气了!”

    说着双手握在一起,捏的拳头“咔咔”作响,一副马上就要动手打人的样子。

    太子寒下脸,冷声道:“木九久!你敢威胁孤?信不信明天全京城的人都会知道你对孤旧情未了,对孤痴缠不休!到时候看睿亲王还不休了你!”

    瞄了咪滴!欠揍的王八犊子!

    木九久正要动手教训这个斯文败类,就见公孙漠带着清风、明月拐过晓静,急匆匆而来。

    因为走得急,有些气息不稳,清风见状上去搀扶着他。

    “见过太子殿下,睿亲王妃!”公孙漠远远的顿住脚步行礼。

    太子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免礼吧,你这身子就不要出来了,孤想临川姑姑和肖云卿是不会介意的。”

    公孙漠暗暗调整着急促的呼吸,淡笑道:“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

    太子见他态度不卑不亢,总觉得哪里不舒服,冷冷瞥了他一眼,一甩袍袖,带着一大群侍卫、太监浩浩荡荡的走了。

    木九久知道他是远远见到她和太子对峙在这里,赶过来救场的,感激的冲他点点头:“你身子看起来好多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走的急,公孙漠的脸上泛着红晕,眼底现出零零碎碎的笑意:“那还得感谢睿亲王妃。”

    “哪里,我只是提个建议而已。”

    二人边说边走向大门口走去。

    公孙漠貌似无意的问道:“听说王妃前几天遇到了刺客?可查出结果了?”

    木九久无奈耸肩道:“没结果,只知道和杀手联系的是鬼医的徒弟,本来我以为是那位,”说着超太子离去的方向努了努嘴,“不过看他的神情应该不会是他。”

    太子一直想利用她,怎么会在那个时候要弄死她?不过以后可就说不定了。

    公孙漠了然,垂下眼帘掩去眼底的寒光,淡淡道:“除了太子,鬼医在世时,木婉云的人也和鬼医经常接触。”

    这是暗示是木婉云的手笔?可公孙漠是怎么知道的?

    木九久惊讶道:“你怎么知道的?”

    公孙漠笑容里带着宠溺的意味,“猜的!”

    呃!好吧,你聪明!

    木九久才不信他是猜的,不过也刨根问底,人家不说自然就有不说的道理。追着问,似乎太不礼貌了。

    想想确实有这个可能,她女扮男装去军营的事只有木府和睿亲王府少数几个人知道。军营里也有木哲霖的庶子,木婉云得到木九久行程时间的消息也方便的很。二人刚出了临川公主的大门,就见云沐风正在门口下马。看到二人肩并肩的走出了,眉头微微一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从姑获鸟开始〕〔第一强者〕〔重生军嫂有点甜〕〔一品道门〕〔君临星空〕〔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凌天至尊〕〔大完美主播〕〔大千劫主〕〔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