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职业圣殿〕〔伏天氏〕〔戏闹初唐〕〔冷酷男神的傲娇妻〕〔重生舞妃:锦绣嫡〕〔痴情摘心〕〔混蛋爹地妈咪要改〕〔重生之巅峰强少〕〔大争酣歌〕〔特种兵王〕〔重生之机甲大师〕〔僵尸玄学精通〕〔总裁,你家宝宝我〕〔奉孝夫人是花姐[综〕〔都市重生之修仙系〕〔一遇北辰,一世安〕〔我有祖宗十八代〕〔贴身军医〕〔踏天神王〕〔女总裁的特种保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零六章 耳坠子事发
    见到木九久和公孙漠肩并肩的出来,云沐风心中不快,喉咙里像被塞了什么东西。

    “王爷来啦?妾身已经要回府了,要不要妾身等你?”木九久见到云沐风,眉开眼笑的迎上前,连她自己都没发现声音也异常的柔和下来。

    公孙漠垂眸行礼:“拜见睿亲王。”长长的羽睫很好的掩去了他眼底的神色。

    “免礼吧,”云沐风微微抬了抬手示意他免礼,转头对木九久道:“一起回去吧,孤王是来接你的。”

    木九久眼睛一亮,“真的?你真好!”

    因为来吊唁,她穿了比较素净的衣裙和首饰,倒是更显得清丽脱俗、气质高雅。见了云沐风一颦一笑都明媚起来,这是见了喜欢的人才有的神情。

    云沐风心里的乌云立刻散去,顷刻间就晴空万里。

    公孙漠默默的手指有些发抖,不着痕迹的收入广袖中,面带浅笑的看着夫妻二人上了马车。

    车帘一落下,云沐风就搂过木九久腰,低头攫住了她的唇,热烈的辗转品尝。

    “唔……”木九久对这突如其来的热情心中纳闷,不过很快就被吻的一塌糊涂,手臂攀住他的脖子,自然的回应起来。

    直到二人都气喘吁吁,马上要不能自持,才放开对方。

    云沐风呼吸紊乱的看着她有些迷离的大眼睛,在她长而卷翘的睫毛上啄了一下,微笑道:“孤王喜欢你这样。”

    “哪样?”木九久回忆刚才的一吻,没什么特别的啊?和平时亲热时差不多。

    云沐风闷笑,又在她鲜红的樱唇上啄了一下,道:“孤王喜欢你对孤王说甜言蜜语。”

    呃!有吗?木九久无语望天,她竟然毫无察觉!爱情果然可以让人变傻。

    云沐风笑的欢畅,自从前两天冷战后,木九久好像越发小女人起来,好的让他恨不得把她变小,天天放在袖子里、放在胸口,时刻带在身边。

    因为离开一刻,他都思念的紧!

    这么想着搂着木九久的手臂开始收紧,缓缓低头……

    又要来?她要受不了了!木九久忙用手按住他线条完美的嘴唇,“好了!回府再来嘛!”

    说着,脸上飞起了红云。

    云沐风也不坚持,亲了一下她的手指,道:“孤王查到那天半路刺杀你的人是木婉云,太子似乎并不知情。”

    木九久出了事,木哲武肯定要彻查,那样太子不但会失去木家的势力,而且是大将军府的敌人了。毕竟木婉颖只是他的庶女,木婉云只是个侄女而已。

    见木九久并未惊讶,云沐风问道:“你知道了?”

    “猜到了!”木九久觉得既然他知道了就没必要告诉他是公孙漠“猜”到的。

    因为云沐风的醋劲似乎挺大。

    二人相携回了睿亲王府,进了揽月阁,云沐风就火上房似的拉着木九久往卧室走。

    木九久急道:“你要做什么?大白天的!”

    “你路上可是答应的!怎么反悔了?”云沐风不依不饶。

    木九久拉住他的袖子,“这要让人笑死了!晚上好不好?”

    “谁敢笑?立刻打杀发卖了去!”云沐风一把抱起她,往内室走。

    黄氏正在内室的妆台前,收拾木九久的首饰,见二人进来,忙行礼要退下。

    突然云沐风的身子一僵,看着黄氏手中的东西问道:“这是什么?” 黄氏举了举一只手中的一盒子珍珠道:“二公子这次从南方带回来的珍珠,”又举了举另一只手中的珍珠耳坠子,“王妃的耳坠子丢了一只,婢子看想找个成色、大小差不多的珍珠,看看能不能让人照样再做

    一只。”

    云沐风的脸色掩饰不住的阴下来,缓缓松手,木九久站到地上。

    感觉到他的气场开始慢慢变冷,木九久疑惑道:“这个坠子我还喜欢,当时就没让她们扔,想着有机会配一只。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云沐风从黄氏手里拿过那只珍珠坠子,咬牙道:“丢了?”

    木九久和黄氏齐齐点头。

    “何时丢的?”云沐风的眼神冷下来。

    黄氏吓得一个哆嗦,回忆了一下道:“大、大长公主寿宴那天丢的。”王妃的贴身物品一向都是她管,如果王爷怪罪下来,她难逃其责。

    莫不是被人捡了去?木九久蹙眉问道:“有什么问题么?”

    云沐风冷飕飕的眼光在她脸上逡巡几息,忽然一笑,道:“这种随身的首饰怎么可以到处丢,丢了就不要了!孤王让人做上几百对各式各样的珍珠坠子给你!”

    说着手下用力,手中的珍珠坠子马上变成的齑粉。

    黄氏见云沐风脸色不好,忙跪地道:“王爷说的是,都是婢子的疏忽,请王爷责罚!”

    木九久挑眉,一脸的哭笑不得,“有这么大惊小怪的吗?一个耳坠子而已,上面又没我名字。”

    云沐风捏了捏她的小脸,柔声道:“若是被人捡了去,编排些是是非非就不好了,你歇着,孤王去书房处理点事情。”说完转身大步流星的出了卧室。

    木九久对他的小题大做不置可否,无所谓的耸耸肩。

    云沐风到了书房,叫来陆乘风,吩咐道:“你去找清风,问一下公孙漠身上那耳坠子的事,不要让公孙漠知道。”

    “是!”陆乘风领命而去。

    云沐风坐下拿起书桌上的书看起来,半晌才发觉书拿倒了,干脆扔了书,开始在房间内踱步。

    公孙漠和木九久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看木九久的样子她并不知道她的耳坠子在公孙漠那里。

    他是相信木九久的,也相信公孙漠不会做出格的事儿。但自己的王妃被人惦记着,随身的首饰还被人贴身收着。这种感觉,真是太不爽了!

    没一会儿陆乘风就回来了,看样子是用轻功飞着去的,回禀说清风和明月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云沐风蹙眉,公孙漠的贴身小厮不知道,黄氏那样子看起来也不知道,那就是当时二人很有可能单独在一起!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回事? 最后还是决定去问问木九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