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奉旨二嫁:嫡女医〕〔报告王爷:王妃诈〕〔刑侦特组〕〔最强重生:慕少的〕〔日漫攻略者〕〔废柴的飞升方法〕〔抱歉,有系统真的〕〔花都战神〕〔田螺姑娘求人宠〕〔美利坚科技霸主〕〔魔王〕〔无上大道〕〔名震诸天〕〔王者荣耀之英雄图〕〔国王世界〕〔大侠联盟〕〔无敌小皇叔〕〔重生之漫漫余生〕〔元青传奇〕〔都市之最强快递员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二十章 此事与木九久有关
    在云沐风怀里,木九久睡的特别安稳,一觉就到了第二天早上。

    黄氏坐在旁边绣花,见她醒了,放下针线柔声道:“王妃醒了?”

    “嗯!”看看身边空空如也的床铺,“王爷呢?他好了么就到处跑?”

    “王爷去外院书房议事去了,看起来还好,就是不知是什么急事,王爷连端到嘴边的药都没喝,听了陆乘风的话,放下药碗就匆匆走了。”

    “哦?”木九久蹙眉,什么事能让云沐风如此着急?心里隐隐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给我梳妆,让人把药热一热,我去给王爷送去!”

    采诗在照顾韩潇,门外伺候的采荷立刻去安排。

    木九久提着食盒,匆匆赶到前院,远远看到公孙漠和宁王正从书房内走出来。面色都有些凝重,连走路的步伐,都显得格外的严肃。那种紧张的气氛,让木九久的所有神经也都绷紧起来。

    有什么事让平时慵懒邪肆、潇洒不羁的宁王露出如此凝重的神情?

    “你们这是要走吗?”木九久迎上去,微笑道:“我让黄姑姑做了你们爱吃的小点心,不尝尝再走?”

    宁王见到木九久目光闪过一抹复杂,随即恢复了平时的样子,懒洋洋的笑道:“多谢王婶了,不过我们还有点事,得告辞了!”

    公孙漠露出一个浅浅淡淡的笑容,眸低都是担忧和悲悯,“下次吧。”

    木九久猜到有事,因此格外留意他们的神色和微表情,她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而这事与她有关!

    进了书房,木九久看到云沐风把手臂撑在书案上,以手扶额,似是非常苦恼的样子。

    木九久轻声问:“不舒服么?”

    云沐风一个激灵,坐直了身子,眸低闪过诧异,随即恢复了平静,“哦,你来了。”

    “哪里不舒服?”木九久见他前言不搭后语,心里更加起疑,把食盒放到书桌上。

    “啊?不舒服?没有不舒服。”云沐风神色有些慌张,“哦,不,是有点不舒服,孤王头疼,对!有点头疼!”

    似乎怕她起疑,他加重了语气。

    木九久淡笑:“可能是没喝药的缘故,我把药给你送来了。”说着打开食盒,取出药碗和几碟子小点心。

    云沐风看向木九久,眸子深邃,目光有些闪烁,尽管他已经极力掩饰了,但木九久特训过的观察力,还是看出那目光中透着些许心虚和焦虑。

    “我在门口看到宁王和公孙漠,他们都很严肃的样子,可以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说不定我可以帮你们。”木九久在他对面坐下来,笑的温和无害,就像引诱小红帽的狼外婆。

    “没有!”云沐风脱口而出,又改口道:“孤王的意思是没什么大事。”

    木九久拿起药碗,用勺子舀着喂给云沐风,微笑着柔声道:“那就是有小事了?什么小事?”

    云沐风垂眸不敢看她清澈如水的目光,接过药碗一饮而尽,道:“是~一些政事,王妃就不要操心了,有孤王在。”

    “有孤王在”,这句话他在她面前说过许多次,只有这一次如此的无力。

    木九久轻嗤一声,用银筷夹了一块小点心喂给他,淡淡道:“你在说谎。”

    云沐风惊诧抬眸,又连忙垂下眼睑,“没有,你别胡思乱想。”木九久轻笑:“你说谎不带那么明显的。一个人说谎的时候会用他负责思考的右脑,所以眼睛会向右看。你若说的是真话会用负责记忆的左脑,那眼睛会往做看。你刚才回答我问题的时候,眼睛朝右看了。

    ”

    “还有这等事?”云沐风伸手去摸了摸自己的眼睛,真的这么明显吗?

    木九久十分认真地点头:“是的,绝对有。”

    云沐风笑道:“说谎的时候眼睛真的会往右看?这倒是新奇,孤王从来没听说过。”

    木九久看着她的眼睛,十分郑重的道:“这件事与我有关是么?”

    “不是!莫要多想!”云沐风干脆低头去拿点心吃,不让她观察到他的眼神。

    木九久伸出手来,食指和拇指比了一个小小的动作:“那您能不能,提示一点点?”

    好歹让她知道一下,会是什么样的危险吧。

    云沐风利眸微眯,薄唇紧抿,脸上的线条缓缓冷硬起来,周身的气场也冷起来。

    这是要发怒的节奏。

    木九久顿时认命,不告诉她就算了,她相信他瞒着她都是为了她好,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她。

    走过去坐到他腿上,揉着他的脸撒娇道:“好了!我不问了,看你冷下脸人家都害怕了!”

    云沐风见木九久那副模样,脸上线条一软,把她拥进怀里,默默叹了口气,把她拥的紧紧的,好像要把她揉进他的身体里似的。

    木九久靠在他的肩膀上,感受到了他的不安和恐慌,嘴角的笑容慢慢的敛起。

    从外书房出来,她虽然保持着面色平静,但黄氏贴身伺候她这么久了,最是了解她的性情,觉察出了她心情不好。

    “王妃不高兴?可是王爷因为王妃来外书房而生气了?”

    睿亲王府的外书房和木哲武的外书房一样是不允许闲杂人等靠近的,后宅妇人别说是去外书房了,就是外院都不能顺便去的。

    木九久苦笑了一下,道:“奶娘,如果有一天我突然离开了,你不要伤心,那是我去了很遥远的地方。”她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王妃这是何意啊?有何事不要想不开啊!”黄氏大惊失色,担忧的看着她,慢慢的眼中蓄满了泪水。

    以前的木九久确实爱钻牛角尖,有什么事容易想不开,但自从玉竹寺上香回来后,她就变了,变得开朗自信、睿智坚强,现在不会又受了什么刺激变回去吧?

    木九久见她要落泪,大咧咧的搂住她的肩膀道:“奶娘,我只是与你开个玩笑,干嘛当真嘛!”

    黄氏才不信她是开玩笑,擦眼抹泪的道:“不管出什么事,王妃一定要保重自己,万万不可有什么闪失,不然,夫人会受不了的!”木九久拍着她的肩膀哄道:“好了、好了!知道了、知道了。现在我有件事要与你商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医毒绝世:帝尊的〕〔从姑获鸟开始〕〔第一强者〕〔鬼王传人〕〔重生军嫂有点甜〕〔一品道门〕〔君临星空〕〔最强透视〕〔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