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1号宠婚:军少追妻〕〔绝境逃生〕〔雷神皇〕〔蔺先生,一往情深〕〔盛世为凰:暴君的〕〔萌妻不服叔〕〔医痞农女:山里汉〕〔盛宠皇妃:夫君,〕〔惹火狂妻:邪帝,〕〔逆天千金之制霸豪〕〔重生悍妇〕〔国民男神是女生:〕〔娇娃联盟:小妻超〕〔重生之全能男神:〕〔先婚后爱之独宠世〕〔首席独宠:军少的〕〔尸王噬宠:妖女要〕〔绝色毒医王妃〕〔绝世符神〕〔我的姐姐很弟控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二十三章 采诗不想嫁
    韩潇有些急了,大声道:“现在想!”

    采诗怒目瞪着他,冷冷道:“我不想!”

    木九久摊摊手道:“既然这样那我就没办法了,刚才赵宇桓将军送了聘礼过来,我已经……”

    “什么?!”韩潇惊的从床上跳下来,急的脸都红了,“王妃你已经把采诗许给赵宇桓了?!”

    木九久也不更正,似笑非笑的道:“不可以么?”

    韩潇红着眼珠子道:“不可以!采诗是属下的!”

    采诗也惊的目瞪口呆,问道:“王妃!婢子不嫁人,婢子没想过嫁人!”

    韩潇又气又急,胸膛一起一伏的,“属下去杀了那个赵宇桓!”

    采诗拽住他,“你这是做什么?”

    韩潇都要急哭了,一脸的生无可恋,“你都看了我的身子了,难道还要嫁给别的男人?”

    木九久和黄氏闻言,齐齐八卦的看向采诗,求解释。

    采诗脸色爆红,窘迫的解释道:“婢子没有,只是他把药撒到衣服上了,婢子帮他换了次中衣而已,而且还是上身!”

    韩潇不服的争辩道:“上身不是男子的身子么?你的手还碰了我的胸膛呢!”

    采诗啐道:“帮你换衣服,碰触一下那是难免呀!”

    韩潇吼道:“我不管,反正你得负责!”

    木九久无语望天,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啊!

    采诗也气的满脸通红,她自小就在暗卫营受训,男子光着上身练功那是很正常的呀!怎么他就要让她负责呢?

    韩潇见采诗一脸的无辜,更加气愤,守着木九久又不好发作,只咬牙道:“我要和赵宇桓比武决斗!”

    黄氏吓了一大跳,求救的看向木九久,赵宇桓的武功跟韩潇可没法比啊!

    木九久无奈道:“是采诗不答应你的求婚,你找人家赵宇桓拼命干嘛?”

    韩潇一愣,疑惑蹙眉道:“王妃不是把采诗赐给赵宇桓了吗?”

    木九久挑眉,“我说了吗?是你没等我说完就跳了起来!”

    韩潇仔细回忆了一下,喃喃道:“王妃说赵宇桓送来了聘礼,这聘礼不是给采诗的给谁的?这府里只有采诗最好了。”

    木九久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还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啊!

    黄氏羞的满脸通红,采诗欣喜道:“是给黄姑姑的!恭喜黄姑姑!”

    韩潇不可思议的上下打量着黄氏,“天哪!赵宇桓瞎眼了吗?放着采诗这么好的女子不求娶,竟然娶个半老……啊!”

    话没说完就被采诗一拳捶在肚子上,顺势抓住她的小拳头摸了一把,道:“采诗,答应嫁给我吧?”

    采诗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冷冷道:“你不是身子很虚弱,连饭碗都端不动吗?”

    韩潇这才发现因为太激动而露馅儿了,随即又像没骨头似的朝采诗扑过去,嘴里叫嚷着:“哎呀!我好晕啊!”

    采诗哪里肯再上当,闪身就躲。

    韩潇哪里肯让她躲的掉,伸手就去拉她,她反手拍出一掌。

    得!人家打起来了,真是不便打扰啊!木九久带着黄氏,若无其事的出了韩潇的院子。

    韩潇直接接了采诗的一掌,不当没事,还抓住她的手不放,“采诗,你的手好小哦!”

    见他武功都恢复了八九成,采诗越发火大,冷喝道:“你竟装伤骗我!”

    韩潇略微用力,将她一个旋转扯到怀里,低头在她颈窝里香了一下,“你好香!”

    “请你认真一点,我在跟你吵架!” 可恶!非得给他点颜色瞧瞧。

    韩潇把她紧紧箍在怀里,在她耳边轻轻吹气道:“我不会与你吵架,要打要骂随你便,我不跟你吵。”

    伸出舌头触碰着的耳廓,他忙着呢,没空跟她吵。

    再说她这气哼哼的样子,像只炸毛的小野猫,别提多可爱了,他还想多看一会呢。

    “你……你可恶!”采诗被一阵心慌意乱,气的咬牙切齿,却挣脱不出他的钳制。

    这个家伙,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

    韩潇低头在他颈窝里拱了拱,哄道:“别气了,你已经是我的人了,除了嫁给我,你别无选择!”

    采诗简直要被气个倒仰,“我谁都不嫁!”拼命的挣扎,却被他抱得更紧。

    韩潇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还是故意的,抱着采诗往榻上摔去。顺势一个翻滚将采诗压到,趁机就含住了她的唇,辗转起来。

    采诗大脑瞬间空白,徒劳的挣扎了几下,就缓缓闭上眼睛。这种感觉,是她从来没尝试过的,真的很美妙。

    采诗回揽月阁的时候,木九久发现她的嘴唇又红又肿,大家都是过来人,打趣道:“采诗,你的嘴唇怎么肿了?”

    采诗脸红成了煮熟的虾子,捂着嘴唇跑回自己房间里去了。

    木九久对黄氏笑道:“看样子被韩潇这头猪给啃了!”

    黄氏抿唇而笑,拿着一盒子珍珠坠子,让木九久挑,“王妃,这是王爷命人给您做的珍珠坠子。明日是临川公主和肖云卿下葬的日子,戴珍珠正合适,你看喜欢哪串?”

    “明天是临川出殡的日子?”木九久看着盒子里的一百多对珍珠坠子,哭笑不得,随手指了一对儿,“这对儿吧!”

    木九久以她特工的敏锐度察觉到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默默的取出那只带机关的手镯,开始往里面放解药和毒药、药。

    此时云沐风走了进来,坐在她身边,默默的看着她把东西准备好。

    木九久抬眼微笑,“看什么呢?”

    云沐风把他拥进怀里,低声道:“看你!”

    木九久从他声音里听出些许不安,有事被心爱的人瞒着,心里很不痛快,淡笑道:“怎么回来了?事情都处理完了吗?”

    云沐风在他耳边轻轻道:“想让你给孤王上药。”

    木九久点点头把他轻轻推开,把他外袍脱下来,然后缓缓的解开他的中衣,露出他肩膀上的伤口。

    这是救她留下的伤口,平时都是韩潇和陆乘风给他换药,今天他却特意来找她换药。他是在暗示什么吗?暗示是他救了她吗?

    他需要让她记住他的恩情吗?

    云沐风蹙眉,垂眸掩饰下心中的不安:平时若是他露出肌肉和皮肤,她定会吃豆腐调笑一番的,可是今天她只默默的为他收拾伤口。 她察觉什么了吗?还是她已经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