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星之勋〕〔神级强者在都市〕〔报告长官:夫人在〕〔重生小俏娘:摄政〕〔重生蜜宠:景少,〕〔大道朝天〕〔惹火萌妻:总裁老〕〔娇妻入怀:霸道老〕〔临时老公,吻慢点〕〔北宋大表哥〕〔蜜捕成婚〕〔锦堂归燕〕〔生存进度条[穿书]〕〔绿茵风暴〕〔残王嗜宠:透视小〕〔歆底沉千念〕〔王者荣耀之超级召〕〔报告妈咪:爹地要〕〔都市之时间主宰〕〔替嫁小妻有点甜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二十六章 木九久昏迷不醒
    秦芸娘知道的道理,大家肯定都知道,那是谁还在这个时候动手呢?

    外面远处传来打斗声,木九久的马车被双方的护卫和暗卫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倒是安全的很。所以云承睿和云沐风并没赶过来,而是调集人手去解决暗中的埋伏。

    有人在外面惊呼起来:“马惊了、马惊了!”

    木九久搂住秦芸娘,伸出腿抵在了马车的车壁上,同时吩咐:“像我这样,然后将自己的腰背微微的弯曲起来,如果受惊的马撞过来的话,可以将伤害降到最低。”

    采诗和秦芸娘的丫鬟有样学样,心里觉得外面有那么多侍卫应该没事。

    马车竟然剧烈的震动起来。

    从街边一条与主街垂直的小路里面冲出数匹惊马,所过之处路上的行人吓都吓死了,纷纷避让造成混乱。

    疯马冲到大街上,拦腰将马队给截成了几段,剩下的护卫们也只得分成几组来保护马车,还要抵挡四处放过来的冷箭。从街边甬道处窜出许多黑衣人,冲向木九久的马车。

    云沐风这才知道暗处埋伏的弓箭手不过是想把护卫引过去罢了,而真正的杀招在这里!

    飞身超木九久的马车掠过去,云承睿也意识到了这点,紧随其后。韩潇带着护卫和刺客交起手来,两匹惊马冲过来被护卫拼死打杀,但有一匹中了箭的惊马速度太快,护卫截杀不及时,朝木九久的马车冲了过来,驾车的车夫已经来不及驾车让开,唯有死死的勒住了缰绳

    。

    “九久!”云沐风惊叫一声,飞身而至。在疯马快到马车跟前的时候,拦到马车前面,一掌拍碎了疯马的头,疯马轰然抢到地上。

    木九久的马车是两匹马拉车,尽管被车夫和一名护卫牢牢牵住缰绳,两匹马也被吓得扬起四蹄,几人在车里重重的撞了一下,好在木九久和秦芸娘被护的严实,但她听到采诗腿骨闷响了一声。

    云沐风运气硬把马拉住,让它们前蹄着地。但是听到马车底部‘咔嚓、咔嚓’几声木头断裂的声音,本来竖起的马车厢与车辕分开,被马后蹄一蹶子,就翻了出去。

    正在和刺客厮杀的护卫,再来扶马车已经来不及了。云沐风和韩潇飞身追过来抓车厢边缘,一只暗箭射中韩潇的后背,他身体一僵没抓住。

    木九久把秦芸娘护在怀里,翻滚飞出,最后大头朝下撞了一下,紧接着听到马车碎裂的声音,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直觉。

    “九久!”云沐风红着眼珠扑到木九久身边,抱起她开始探脉。

    “芸娘!九久!”云承睿飞扑过来,吓的脸都白了,颤抖着手试了试秦芸娘和木九久的鼻息,舒了一口气坐到地上。

    云沐风给木九久把脉,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惊喜又担忧又愧疚。

    云承睿看他神色复杂变幻,担忧的问道:“怎么了?九久没事吧?”

    云沐风蹙眉,无论是身份还是辈份还是男女大防,他都不应该直呼木九久的闺名!

    冷飕飕的瞥了他一眼,抱起木九久道:“只是晕了!”语毕,飞身掠上屋顶,眨眼不见了踪影。

    木九久被救走,刺客很快就撤了。

    秦芸娘被木九久保护的很好,丝毫没被伤到,只是速度太快,一时吓晕了而已,她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云承睿怀中,眼眶一红落下泪来,“世子!”

    云承睿忙柔声哄道:“莫怕,你没事,孩子也没事。”他这个小妻子就是爱害羞、爱哭鼻子。

    采诗冷汗淋漓的咬着牙,韩潇皱着眉头检查她的腿,他背上的箭还插在那里,往外渗着血。

    采诗推开他的手道:“我没事,只是腿断了而已,你处理自己的伤吧。”说着自己挣扎着要起来。

    韩潇蹙眉,很受伤的道:“腿都断了,还叫没事?”

    昨天亲了她,她一开始拼命挣扎,后来还很享受的样子,甚至还回应了他,怎么今天就又一副冷眉冷眼的样子?

    “不用你管!”采诗站起来,单条腿往前蹦。

    韩潇简直要被这个没心肝的东西气死了,上前霸道的把她抱起,不顾她的挣扎,施展起轻功朝睿亲王府的方向飞去。

    送葬的队伍回来的路上遭遇刺客的事很快就传遍京城,官兵四处搜查逮捕刺客。

    公孙漠自从知道麝月公主的事一直担心、挂念木九久,身体又不好了,一直呆在府里休养。听到木九久被刺杀昏迷的消息,当时就犯了病。

    幸好贴身伺候他的清风、明月随时带着药,也会紧急救护的方法,大长公主也常年给他备着擅长治疗心疾的大夫,这才把他又从鬼门关上救了回来。

    大长公主见公孙漠没事了,把清风叫到外间,问道:“五公子是因何犯病的?”

    清风跪在地上,恭敬回答:“是听了送葬队伍遭遇刺客,惊吓而至。”

    大长公主冷哼一声道:“是听说那些刺客是冲睿亲王妃去的,睿亲王妃为护安王世子妃而重伤昏迷才发病的吧?”

    上次公孙漠在睿亲王府养伤,云沐风让人传话,暗示她去接公孙漠回来,她就起了疑心。

    清风低着头一愣,忙道:“小的不知。”

    “大胆!”大长公主一拍桌子。

    清风吓得一个哆嗦,磕头道:“小的真的不知道啊!”

    为什么一个两个有事都来问他啊?明月也是公子的贴身小厮啊,为何单单来问他啊!

    “抬起头来!”大长公主冷冷的观察了一会儿清风的神色,确定他不是撒谎,“不知道不要紧,以后这些事不要传到五公子的耳朵里,尤其是睿亲王妃的事更不能在他面前提,让五公子好好静养!”

    “是!小的知错,小的记住了!”清风连连磕头,心中哀号:小的做不到啊!

    公孙漠是千机阁的掌舵,这些事哪能瞒得住他的耳目啊!

    沈夫人因为孕期反应严重,木哲武没让她去参加葬礼,回来也没敢告诉她木九久的事。沈夫人从下人口中知道事情的始末,心急如焚,马上带了人去看木九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重生八零:媳妇有〕〔首席律师〕〔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